香飘飘一季报遇冷,“创二代”质押持股

“一年卖出10亿杯,杯子连起来可绕地球3个圈。”

这句魔性的广告语我们从小听到大,对奶茶的热情也只增不减。

对奶茶爱好者来说,“如果快乐可以丈量,那它正是奶茶的模样”。

而号称“中国奶茶第一股”的香飘飘,如今也已经15周岁了,开始面临第二代接班的问题。但是为大众所熟知的香飘飘千金却有两位,让人有点傻傻分不清。同时,受疫情影响,今年一季度香飘飘迎上市以来的首度亏损,而部分高管离职也值得投资者关注。

再创业的股东

第一位是2014年通过《中国好歌曲》节目出道的蒋瑶嘉,凭借一首《梦的堡垒》一炮而红。随后,蒋瑶嘉并没有回家继承财产,而是于2014年在上海和宿潇潇一起成立了巨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二人总出资额1000万元,成立之初,她的目标是公司能够广泛涉猎音乐、电影、电视剧等多个方面。

与此同时,她还继承了父亲的商业头脑。2015年年初,蒋瑶嘉跟着父亲学炒股,她用父亲的账户买了几只股票,三个月赚了5000万。在股票市场上留下了自己的传说。

而另一位则是香飘飘财报里的“奶茶千金”---蒋晓莹,走的是十足的创二代生活轨迹。

2018年3月27日,湖畔大学五期开学礼在杭州举办。毕业于浙江大学的蒋晓莹正式踏进湖畔大学,成为马云的门徒。

早在大学时期,蒋晓莹便自主创业,开始了露营设备租赁的生意。

2014年4月,蒋晓莹推出了露营预订管理平台“易露营”,可以一站式解决露营问题。上线后,易露营在短短4个月内就把用户从0做到了10万,交易额近100万元。

2015年9月,易露营拿到了1000万元A轮融资,估值5000万,在内地露营的产业平台和管理系统中位居榜首。

2016年年底,蒋晓莹又推出“订单来了”,经过一年时间,“订单来了”的网站成交金额实现过亿。

2018年6月,易露营拥有全国800多家露营地合作方,承接如阿里、网易、蘑菇街、移动、电信、万科、海康等名企的团建活动,顺利获得初心资本领投的A轮融资。

根据香飘飘招股说明书,蒋晓莹是创始人蒋建琪与陆家华之女,而歌手蒋瑶佳则是蒋建琪的弟弟、香飘飘副董事长蒋建斌之女。

两位创业道路截然不同的千金,正在面临的是创一代们留下来的业绩滑坡、行为令人迷惑的香飘飘。

业绩遇冷

近期公布的年报显示,2019年香飘飘实现营收39.78亿元,同比增长22.36%,其中归母净利润3.47亿元,同比提升10.39%,整体增速和2018年趋近。但是,与温暖年报相对应的却是冰冷季报,本年度一季度报表显示,香飘飘今年一季度的营收为4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了48.61%;而净利润则由盈转亏,亏损额达0.86亿元。这是香飘飘自2017年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经过近两年布局,香飘飘基本确立了固体冲泡、果汁茶类、液体奶茶三个业务板块。

其中固体冲泡类是三大板块的顶梁柱。根据2019年年报数据显示,冲泡类产品营业收入达29.36亿元。但是在2020年一季度,此类产品销售收入同比下降55.46%。这背后的原因不乏疫情所带来的影响。春节作为产品销售的高峰期,因消费者走亲访友,享受生活的购买欲望本应销量大增。然而由于疫情期间禁止外出,导致销量萎靡。同时作为主要消费市场的学校迟迟未开学,市场上对奶茶的需求量减少;工厂复工缓慢,导致一季度供给量较小,最终冲泡类产品表现不佳。

同时,在整体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香飘飘在2018年报中曾提出将在一、二线城市主推相对高端的好料系列和液体奶茶系列,并在三、四线城市逐步跟进。但根据2019年财报数据,这一策略进展明显不及预期。2019年,好料系列和液体奶茶营收同比下降8.04%和37.33%,经典系列则仍保持了9.87%的营收增速。市场上好料系列产品单价约为6元,液体奶茶能达到近12元,经典系列价格仅3元。

对此策略进展不明显的情况,董事会秘书邹勇坚回应说,消费升级大趋势是不变的,公司还会继续推进产品高端化。至于这一策略在去年营收不佳,他解释称主要原因在于经销商考核制度出现偏离,去年按总出货箱数进行考核,导致经销商倾向于多配低端产品,今年该制度已经调整,预计会有收效。

千金缺钱”?

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蒋晓莹持有公司1800万股股票,占总股本的4.3%。蒋晓莹于2018年12月份将其所持有的1800万股份全部质押给云南信托,质押期限为2年,质押目的为个人资金需求。同时,公司实控人蒋建琪的弟弟、第二大股东蒋建斌也将其手中三分之一的股票质押。截至2020年2月27日,蒋建斌累计质押股份1264万股,占其所持股份的35.11%。

然而,从账面上看,香飘飘似乎并不缺钱。根据公司公布的数据,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香飘飘账面货币资金为10.41亿元,交易性金融资产为6.5亿元,两项资产合计为16.91亿元,占总资产的41.36%。

今年一季度末较年初增加了2.4亿元的交易性金融资产,增幅为58%。公司称主要系购买理财产品增加所致。与此同时,公司一季度末较年初增加了2.34亿元短期借款。虽然一面借贷一面买理财产品的操作并不能很好理解,但看起来账面并没有亏损。

同时,香飘飘账面上还有十几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而不用这部分钱的原因或许是因为部分银行存款受限。2019年末,公司受限制的货币资金为1.58亿元,原因是抵押、质押或冻结对使用有限制。

高管离职

除了外部动荡,香飘飘内部也并不太平。

4月7日,香飘飘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蔡建峰先生因个人原因辞职,由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蒋建琪先生代行副总经理职责,直至公司聘任新的副总经理。

事实上,今年已连续有4位身居要职的高管离开香飘飘:3月4日,香飘飘监事会职工代表监事冯永叶辞职;21日,监事会股东代表监事俞琦密提交辞职报告;28日,董事会秘书兼副总经理勾振海辞职。

除此之外,还有高管通过减持公司股票套现。根据香飘飘发布的公告显示,原董事、董事会秘书兼副总经理勾振海在去年9月和今年3月,曾多次减持公司股票,累计超过4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1%,套现约1220万元。

在漂亮的营收和净利润之下,还有香飘飘付出的长期巨额营销费用。2017年-2019年,香飘飘全年净利润分别为2.68亿元、3.15亿元和3.47亿元,广告费用为2.3亿元、2.99亿元和3.57亿元,与净利润不相上下。在“杯子连起来可绕地球3个圈”的广告语轰炸背后,是高垒的广告成本。

另外,随着奈雪的茶、喜茶等网红奶茶产品崛起,香飘飘必须不断加大广告投入,保证自己在年轻群体中的曝光度,才能保持知名度和销量的领先地位。

不知疫情过后,香飘飘还能否继续一路上飘。

(End)

撰文|王慧敏

编辑|陈小鱼

(文章部分图片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