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龙头卓胜微定增30亿转型重资产,国产替代进程加速?

记者 | 曹立

编辑 | 陈菲遐

1

芯片设计企业由于不需要自建工厂,基本都是轻资产企业,以谋求更高的投资回报率。

国内5G射频芯片设计企业卓胜微(300782.SZ)却反其道而行之。

5月31日晚间,公司公告称,拟定增30亿元,投入高端射频滤波器芯片生产线等项目,正式宣告变身成为重资产企业。

轻资产的卓胜微

在此次定增之前,卓胜微一直是一家典型的轻资产企业。

公司在2019年报中提到,“公司专注于集成电路设计,采用Fabless(无晶圆制造)经营模式,此模式中主要参与的企业类型有芯片设计厂商、晶圆制造商、外包封测企业。卓胜微只从事集成电路的研发、设计和销售,其余环节分别委托给晶圆制造商和封装测试厂完成。Fabless模式有效降低了大规模固定资产投资所带来的财务风险。同时,此模式有利于提升新技术和新产品的开发速度,提高市场敏感度,确保公司始终站在行业技术前沿,保持并扩大自身技术优势。”

招股说明书显示,卓胜微将晶圆制造环节外包给以色列公司Tower Jazz和台积电,封测环节则外包给苏州日月新、嘉盛和通富微电(002156.SZ)。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界面新闻研究部

截止2020年一季度,卓胜微总资产为20.73亿元,其中固定资产只有6636万元。在公司217名员工中,以技术研发为主,没有一位生产人员。

这种轻资产的模式给公司带来了很高的业绩弹性和盈利能力。2019年公司营收暴增170%,达到15.12亿元,净资产收益率高达44.6%,而公司当年新增的固定资产也只有6051万元,主要是购置了研发设备。

增“重”另有隐情?

轻资产给卓胜微带来的好处显而易见,但公司转型重资产模式也是另有隐情。

公司主要产品为用于手机的射频开关和射频低噪声放大器,2019年这两种产品的收入分别为12.08亿元和2.55亿元。

数据来源:同花顺,界面新闻研究部

但是,在整个射频前端市场中,射频开关和射频低噪声放大器(LNA)只是很小的一块,更大的市场在滤波器。

数据来源:Yole,界面新闻研究部

这才是此次卓胜微定增的重点,在30亿元募集资金中,有14.1亿就投向高端射频滤波器芯片及模组研发和产业化项目,该项目面向的是手机市场;还有8.3亿元投向5G通信基站射频器件研发及产业化项目,该项目面向的是基站市场。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界面新闻研究部

在这两个项目中,硬件设备都是投入的重点。硬件设备在高端射频滤波器芯片及模组和5G通信基站射频器件这两个项目中的投入合计达到22.4亿元,相比公司原先6636万元的固定资产,这显然是一种质变。卓胜微正宣告转型成为重资产公司。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界面新闻研究部

卓胜微转型重资产可能也是不得已的选择。

目前,世界领先的滤波器厂商大多采用IDM(垂直一体化)的模式,即拥有设计、制造和封测的全产业链能力。高端滤波器基本被Skyworks等少数几家国外厂商垄断。

这是由两方面因素造成的,一方面,滤波器的设计和制造工艺紧密结合,设计者也必须对于制造工艺有扎实的理解,工艺参数等细微变化 都会极大影响滤波器的性能。为了最大化的保证最优设计结果,研发设计与制造工艺必须加强联动、密切配合,以保障设计成果的快速、稳定实现。

另一方面, 由于高端滤波器的市场被国际头部企业所占据,Foundry代工厂企业(只做芯片加工制造,而不做设计的企业)并没有足够的市场空间和动力驱动其投入先进的设备、迭代并提升制造工艺水平。

也就是说,Fabless(只做芯片设计而不做制造的企业)的经营模式在射频滤波器领域并没有充足的生存土壤。因此,公司只能自掏腰包投入产线。但由于单独建造晶圆厂门槛较高,公司只能通过与Foundry代工厂合作建立晶圆前道生产专线,来进入该领域。

短期来看,定增对公司的每股收益摊薄了3%。从公司长远发展看,此次定增并非坏事,公司得以进入滤波器这一更加广阔的市场,开启国产替代之路,打开了成长天花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