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娃眼中的爸爸,居然是这样的……

作者:范骏、熊楚鹏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封面图:@super Ko(一号哨位)

翻开日历本,今天就是“六一”了。

这个特殊的节日里,孩子们都期待着自己想要的节日礼物,可对军娃来说,父亲的陪伴比什么都重要。

军娃的每一个“迷彩色”的童年,都可能面临一次次难以割舍的离别,一个个难以兑现的承诺。在军娃眼中,爸爸总是来了又走,聚少离多。

他们眼中的爸爸,到底是什么样的?看完内容我沉默了……

爸爸是个“大骗子”

这一年,季忆秋念念不忘的节日“礼物”,终究没有到来。

“我要爸爸。”这是忆秋在这个“六一”,最期待的“礼物”。

前不久,妈妈允诺忆秋:“今年六一,爸爸陪你过。”家里的日历本上,妈妈将今天的日子涂鸦,刚学会数数的忆秋掰着手指一天天数着,“一天、两天、三天……”

日子越来越近,远在舟山的东部战区陆军某旅连队指导员季军打算递交休假申请,却不曾想赶上了战备演练。所有人停止休假!一纸命令,雷打不动。

前几天,他跟忆秋视频通话,满口答应了孩子过儿童节的各种要求,孩子开心坏了。可是现在,他又要食言了。

“爸爸是个大骗子!”小忆秋挂断视频,钻进被窝,边哭边用脚踢着被子,表达对爸爸的不满……

“孩子长高了,但还没有长大,慢慢他就知道了。”妻子的支持与理解,让他内心更加自责。他注意到,被窝里的孩子一直耷拉着脸,不愿和他说话。

海岛上,槐树上的槐花开得正艳。演练归队途中,季军特意采了一朵,夹在了作业包里。等待着休假,把它送给忆秋,算是迟到的节日礼物。

爸爸是“妈妈手机里的人”

“犇犇,快来和妈妈一起玩手机。”

每听到这一句,犇犇都会飞奔而去,他知道,又能见到爸爸了。

每到部队不是特别忙的时间段里,吴疆都会抽出时间来和儿子视频通话,父子俩的感情通过6寸大小的通讯设备维持着。

作为驻守在海岛上的副营长,日常工作繁忙,留给他空闲的时间,一年到头没有多少,与儿子视频的时间,在他看来,是一种享受。

近期,这样的时间也被工作占据了。每天除了日常的训练管理之外,晚上还要撰写相关文案,忙碌的工作让他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和犇犇一起开心地聊天了。

一天夜里,当他拨通妻子的电话,孩子已经睡着了。妻子告诉他,孩子一直拿着手机,还不时地问起:“手机怎么还不响,爸爸在里面会来看我的呀?”

爸爸是一个“串门客”

四级军士长向尔友每次归队的时候,总要趁文文上学的时候,从家里偷偷“溜”出来,他知道,万一孩子知道,他一定会“闹”着不上学。

每次回家,儿子天天粘着他。他知道一走孩子肯定会哭,迫于无奈便只能偷偷消失。

果不其然,每次离开后的第二天晚上,妻子便告诉他,孩子闹了一天了,也不怎么认真写作业,哄了好久才肯睡下。

从文文记事起,爸爸总会莫名其妙地不见,这对于文文来说,已经习以为常。每次哭着喊着要爸爸的时候,妈妈总会敷衍他说:“别急,爸爸过几天就要回家了。”

可孩子会在嘴边念叨:“爸爸回来了又要走,都不能陪我一起玩,他就一串门的……”

在孩子的心里,父亲就是这样一个串门客!

爸爸是“给我打饭的人”

饭桌上的团聚是军营里常见的场景,未满三岁的赞赞深有感触。

去年冬天,他第一次来到爸爸工作的地方,因为工作的关系,身为组织科干事的鲁建辉还是没什么时间陪伴她。

有一次同事跟他聊天,逗趣地问他“爸爸是干什么的?”

他的回答令人惊讶:“爸爸是给我打饭的。”

原来,令三岁的赞赞印象最深刻的,是爸爸总在即将开饭的时间段里出现。每次出现总同他说:“赞赞,我去打饭去了哦。”

在来队探亲的这段时间里,都是妈妈带着他在院子里和其他小朋友玩耍,和爸爸相处的时间,也就三餐前后两个多小时。

日复一日,“打饭的爸爸”这个称谓在小小的孩子心里根深蒂固。

爸爸是熟悉的“陌生人”

“妈妈,这个人是爸爸吗?”

听到女儿的这句话,包权明一下就懵了,两岁的小伶俐连他都不认识,顿时让他不知所措。

包权明是东部战区陆军某合成旅班长,责任心强,事事带头干在先,是班排战士眼中严肃而又暖心的老大哥。但这个入伍九年的老兵,在自己的孩子面前,却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个人是谁呀?”

望着手机屏幕上女儿满脸疑惑的表情,他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依稀记得上次和女儿分开已经过去大半年了,每次视频通话的时候,总会被一个一个的电话打断,断线之后也是很少再拨过去。

在小伶俐这个年龄,她对爸爸的印象也只有些许的碎片画面,很熟悉却又很陌生。

爸爸是一个没有“责任”的人

“菲菲,爸爸在你眼里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胡志锐将女儿放在自己的腿上,宠溺地询问道。

小女孩看了看他,认真的说:“爸爸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

听到这个答案,他不由得一愣,没曾想自己在女儿心里被贴上了“不负责任”的标签。

小菲菲的回答是有依据的。

胡志锐现任第73集团军某合成旅某英雄营副营长,在时任连长的一次演习中,他正在研究演习方案,准备当天下午奔赴演习场,而就在这个时候妻子打来电话。

“女儿发烧了,三十九度八,你能回来吗?”

离演习开始只有两个小时,在这关键的时刻离开战位,会打乱原先制定的战斗策略,部队也会遭遇“吃败仗”的可能,回家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他陷入了沉思……

在家庭和任务面前,军人往往都是选择后者,这结果大家都能料到。他没有回去,简单地问候几句之后,便奔向了演习场,妻子只好独自带着女儿去了医院。

几天过去,小菲菲的高烧早已褪去,但“不负责任的爸爸”这个标签也给胡志锐贴了上了。

因工作特殊,军爸在军娃的眼里有了各种不同的身份。但在孩子面前,军爸们都在努力扮演着“父亲”这个角色。可能孩子生日没能陪在身边,也许儿童节期间还在战备执勤,但“父爱”永远也不会缺席。

在孩子的心里,军爸是最忙的,在孩子眼里,再好的“军人爸爸”也只是个“过客”,是个彻彻底底的“大骗子”。但当孩子们慢慢长大,我敢打赌,他们一定会骄傲地向别人这样炫耀:

我的爸爸是一名军人!

是冲锋在前的大英雄!

是世界和平的守护者!

是我最爱的超级偶像!

我的军爸爸,不是普通的爸爸!

是天底下最好的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