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二姐死后,那个为虎作伥的秋桐怎么样了?

尤二姐之死,王熙凤,贾琏,善姐,甚至她自己都有责任,与秋桐的肆意辱骂也脱不了干系,尤二死后,那个为虎作伥的秋桐怎么样了?是继续为所欲为,还是夹着尾巴做人了?

秋桐是有一定优势的,她是贾赦赏下的人,又是邢夫人拿捏王熙凤的棋子,靠山硬的很,可能就是因为这样,这秋桐嚣张的很,平儿,尤二姐不放在她眼里,就是王熙凤,她也觉得该让她三分,不但谩骂尤二姐,告平儿的小黑状,就是王熙凤的话,她也敢找邢夫人出来对抗。但人是没有形势强,尤二姐死后,她也做到头了。

首先,王熙凤就不可能放过她。她是王熙凤心头的一根刺,尤二姐死后,王熙凤势必要把她拔下来,因为,从一开始王熙凤就没打算放过秋桐:

凤姐虽恨秋桐,窃喜借他先可发脱二姐,用“借剑杀人”之法,“坐山观虎斗”,等秋桐杀了尤二姐,自己再杀秋桐。

尤二姐未死,凤姐已经出手:她一面装模作样的“又做汤做水的着人送与二姐,又叫人出去算命打卦”,打卦的结果是“属兔的阴人冲犯了”,而“属兔的阴人”只有秋桐一个。

王熙凤此计一旦成功,秋桐就要到外面“躲几个月”,几个月后,以贾琏的性子,不知又把心交付给谁了呢。虽然不成功,尤二死后,也在贾琏心中埋下了一根怀疑的刺,也会渐渐的疏远秋桐。秋桐虽然有邢夫人护着,难道邢夫人还能管得到贾琏宠不宠她?

尤二死后,贾琏恨王熙凤要命,难道直接谩骂过,侮辱过,虐待过尤二姐的善姐与秋桐会得善终?纵是贾琏想不起,那心眼中比筛子眼还多的贾蓉会不在意?要知道,王熙凤这个“祸首”也是经过贾蓉点拨,贾琏才想来的。

书中从六十九回再不曾写过秋桐,想来一是书中事多,来不及说,或是已经失宠,无需再说。秋桐,从名字就知是已经过气的人。书中虽不曾写王熙凤如何收拾秋桐,但是秋桐的末日已经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