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徽酒18亿易主复星 郭广昌“豪饮”志在整合

资本大鳄再度搅动酒业风云。

5月27日晚,豫园股份(600655.SH)和金徽酒(603919.SH)双双披露,金徽酒控股股东亚特集团与豫园股份签署《股份转让协议》,拟以18.37亿元的价格协议转让其持有的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9.9%。

本次股权转让实施后,金徽酒控股股东将变更为豫园股份,公司实际控制人将由李明变更为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这意味着,一旦本次转让顺利完成,金徽酒将成为复星系资本版图中的又一家上市公司。

复星系一向以“买买买”著称,多年来通过频繁的海内外并购,构筑起庞大的资本版图,但其涉足白酒行业却屡屡受挫。

“复星系看上中国酒业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不仅仅是想经营一个甘肃区域酒厂赚点小钱,做行业整合应该才是资本大佬的真实目的。”5月28日,山东温和酒业总经理、白酒营销专家肖竹青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全国性白酒品牌市场占有率格局已定,但是区域酒厂仍然具备投资价值,从今以后,区域龙头酒企会迎来更活跃的并购重组机会。

复星系的入主,将给金徽酒带来怎样的变化?又将如何与复星系旗下其他产业形成协同效应?金徽酒的全国化是否会提速?时代周报记者就上述问题分别联系豫园股份和金徽酒,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亚特退复星进

作为甘肃白酒龙头,金徽酒是国内建厂最早的中华老字号白酒酿造企业之一。2006年底,甘肃亚特集团入主金徽酒。2016年3月,金徽酒以每股10.94元的发行价登陆上交所,成为国内第19家白酒上市公司。

亚特集团控股金徽酒的14年间,金徽酒的营收从2006年的8000万元,一路增长至2019年的16.34亿元,完成了20倍增长;2019年,公司净利润达2.71亿元。截至2019年末,金徽酒总资产约为31.78亿元,净资产约为25.41亿元。

在金徽酒快速发展的这些年里,金徽酒实控人、亚特集团董事长李明并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公司经营主要依靠职业经理人管理。虽然未披露亚特集团股权转让的原因,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是,金徽酒的股份多次被质押。

截至5月27日,亚特集团累计质押公司股份2.03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0.02%,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77.61%。而上述股票质押事项有可能造成导致本次交易无法继续推进的风险。

方正证券食品饮料行业首席分析师薛玉虎在近期研报中认为,本次亚特集团出让股权主要为缓解财务压力。

5月29日,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亚特集团近年来重新聚焦矿业,多年来其持有金徽酒也获得了不菲的收益。因此,现在出售金徽酒,无论从投资回报、主业发展等角度来看,都是比较理智的。

同日,中国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蓬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从亚特集团自身的能力和资源来看,金徽酒的发展应该是碰到了天花板,近年来中外名酒通过渠道下沉,不断蚕食区域酒企的市场份额,金徽酒未来的日子可能会越来越难过,这个时候套现离场,也符合亚特集团自身的需求。

在此次股权转让中,一方是高位套现的亚特集团,另一方则是多年进军白酒而不得的复星系。

自2012年以来,复星系一直谋求进军白酒领域,但一直没有明显进展。

2012年,复星系旗下平耀投资有意参股湖北石花酒业;2014年,牛栏山母公司顺鑫农业(000860.SZ)定向增发时,复星国际曾参与过报价;同年,市场上再度流传金种子酒(600199.SH)将引入复星国际作为战略投资者的传言;之后,复星集团也一度被业内认为是沱牌舍得混改的接盘者。然而,上述多次尝试均无果而终。

复星系继而转战啤酒行业。2017年,复星系豪掷66.17亿港元接替朝日啤酒成为青岛啤酒第二大股东。

即便如此,复星系未曾放弃“白酒梦”。

2019年11月底,郭广昌带队赴乾隆江南酒业进行考察,并与江苏省宿迁市人民政府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郭广昌提出,要不断加强和宿迁在酒都建设、制造业等方面的沟通交流。

此前,复星集团全球合伙人、豫园股份执行总裁石琨,已两次前往乾隆江南酒业进行考察。

“复星系多年来一直在寻找白酒板块标的,像金徽酒这样股权清晰、没有历史遗留问题,并且在全国又有一定影响力的区域名酒,具有不错的成长空间,作为复星布局白酒板块的第一阶段是比较合适的。”蔡学飞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全国化加速

入局金徽酒,圆了复星系多年的白酒梦。接踵而来的挑战是,白酒“新兵”如何操盘运营金徽酒?

虽然营收连年攀高,但金徽酒近年来净利润增速缓慢。2016―2019年,金徽酒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22亿元、2.53亿元、2.59亿元、2.71亿元,分别同比增长约33.81%、14.02%、2.24%、4.7%。

在一线白酒的挤压式竞争下,金徽酒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近年来也在调整产品结构,发力中高端,拓展省外市场。

2019年,金徽酒百元以上高档产品营收6.72亿元,同比增长26.42%,营收占比41.54%;其甘肃省外市场销售额高达2.09亿元,同比增长62.79%。

持续拓展省外市场是金徽酒未来发展的主线。日前,金徽酒董事长周志刚在公开场合表示,金徽酒在牢固把控甘肃市场的同时,积极开发宁夏、陕西、新疆、内蒙古、青海市场,瞄准百元以上消费群体,抢占市场份额。

复星系入主后,背靠复星集团多业务板块和地区优势资源,金徽酒的全国化或将迎来新的机会。

复星集团深耕健康、快乐、富足三大板块业务,豫园股份则是快乐板块业务的旗舰型平台。豫园股份覆盖众多业务板块,包括文化商业及智慧零售、珠宝时尚、文化餐饮和食品饮料、国潮腕表、美丽健康、复合功能地产等业务板块。

其中,文化餐饮和食品饮料板块由公司旗下老城隍庙餐饮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老城隍庙餐饮集团”)负责运营。

而老城隍庙餐饮集团作为全国餐饮百强企业,旗下拥有松鹤楼、上海老饭店、春风松月楼素菜馆、老城隍庙小吃广场等知名餐饮老字号。

“本次投资坚持了公司既定发展战略,在快乐时尚消费主题下,通过投资收购获取服务中国新生代消费阶层的优质资源,进一步丰富、充实快乐时尚版图中的战略性品牌及产品资源。”豫园股份表示。

蔡学飞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由于复星本身资金雄厚,且拥有零售、餐饮等多个成熟业务,这些业务与酒类消费都存在着一定的互补性,所以复星并购金徽酒在一定程度上会推动金徽酒泛全国化战略的实施,并且以金徽酒为开始,可以进一步整合包括酱酒在内的热门酒水品类,对于金徽酒的长远发展都具有极大的价值。

“对于金徽酒而言,在全国化布局方面,只能通过局部地区的持续打造,慢慢走向中原、走向全国。这是一场持久战,不可能一蹴而就。”朱丹蓬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复星系入主,其整个生态圈会给金徽酒带来更大的发展前景,提升金徽酒发展潜力。

中银证券在研报中指出,复星集团虽然缺乏在啤酒、白酒业务方面的运营经验,但“新任控股股东实力雄厚,其餐饮渠道将与金徽酒产生协同效应,未来不排除金徽酒借助控股股东的渠道资源走出西部,布局全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