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文 刘跃进:谎花

同时也欢迎关注刘教授微信公众号:坡上的国安学

谎花

1998年左右在窗外绿地上种下的石榴树,是从邵老师屋外园子里移过来的,原来只有一棵,后来我压枝繁殖,就有了五六棵。

前年,学校统一扩大家属楼住房面积,几棵靠近窗户的石榴树被挖走了,只留下一棵离窗户较远的。

后来,我发现来自邵老师家的那棵“母树”,被人移栽到学校锅炉房北面绿地里了。从此,我就经常顺便去看这棵树,有时也修修树坑,去除杂枝,还把根部长出的枝条,选合适的折弯,连着树根压在土里,待一年后长出自己的根了,再来移植。

最近,无论是留在原地的那棵“子树”,还是移栽后的那棵“母树”,都开了一树的石榴花,比去年多得多,似乎也好看得多。看来前年施工和移栽给它们带来的伤害,已经成为过去。它们又恢复了以往的生机。

我知道,现在树上花虽多,但不是每朵都会结果。那些不结果的花,我从小就听大人叫它们“谎花”。

谎花,这个词很形象。

百度一下,百度百科的解释是:谎花[fruitless flower;blossoms that bear no fruit],是植株的雄性花;不结果的花。也称谎花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