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员工会重拳出击要打114场 是绝杀妙招还是中了老板圈套

当地时间周日晚,MLB球员工会(MLBPA)向大联盟提交了一份复赛方案,计划进行114场常规赛比赛,从6月30日打到10月31日。

正如预料,除了季后赛被取消或者缩水的情况下球员们可以接受1亿美元的延迟支付,MLBPA的提案里几乎没有任何薪资方面的让步。球员方面还提出不仅仅是今年,明年也要进行14队扩招版本的季后赛,他们认为这对球员、球队和球迷都有好处。

MLBPA总裁托尼-克拉克

大联盟发言人没有立即对此作出回应,之前球队方面的立场声称,如果球员们不接受进一步减薪,球队打比赛亏损的钱比不打比赛还要多。MLBPA的方案可以视作对大联盟的正式回应,在对方咄咄逼人的提案公布五天之后,他们从多个角度建立了自己的谈判立场。

从表面上看,球员们是在和老板们针锋相对,但“战争”的实质是争取舆论,让球迷们相信自己才是为棒球着想的一方。如此理解,MLBPA提案的巧妙之处就凸显出来了。

首先是安全话题,MLBPA提出球员有权跳出这个赛季,如果某位球员或者其同住家人被视为存在高度风险,他就可以拒绝参赛,同时工龄计算和收入不受影响。如果球员不存在风险,他也可以放弃收入不打球,但工龄照算不误。安全问题事关重大,球员强调这一点难以被指摘。

光芒投手布雷克-斯内尔是反对继续减薪的代表人物

其次是比赛数量的增加,比赛越多,球迷就能得到更多的享受,球员和老板们赚到的钱也会增加,这一点很容易得到球迷们的支持。反过来站在大联盟角度,从原先的82场计划变成114场,足足多出来32场,对于赛程安排会带来很多技术性上的问题,但是他们很难争取公众舆论理解球队一方的难处。

然后是留出了双方拉锯的空间。球员们坚持他们的收入必须要按照实际比赛场次除以正常赛季长度(也即162场)的比例计算,此外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折扣。但MLBPA很可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在薪资方面有所退让,所以要多打比赛,扩大整块蛋糕,这样就更容易找到大家都满意的切法。

至于金钱方面,工会提出的其他要求还包括进入第二轮春训后球队需要提前支付1亿美元薪水,此前球队已经付了1.7亿。相应的,MLBPA同意如果发生季后赛被迫取消的情况,合同金额高于1000万(按比赛场次折算比例前的基数)的球员薪水可以计息延付。

空场比赛是劳资双方的矛盾来源

大联盟有相当一部分收入来自于季后赛,总裁办公室担心2020赛季虽然有可能恢复,但如果冬季爆发新的疫情,季后赛不一定能顺利打完。延迟付款将让一些薪资负担较重的球队大概腾出700万左右的现金流,他们可以在2021年和2022年的十一月支付。

最后为了增加比赛观赏性,球员们同意可以佩戴实时录音的麦克风、参加特殊的场外活动,以及在赛季结束后补办全明星赛、本垒打大赛。

严肃分析,MLBPA的提案有些不切实际之处,如果6月30日就要开打,那么留给球员们春训的时间就非常紧迫。就算两边谈判顺利,要赶上这个日程表都非常困难。球员方面已经表示愿意打一日双赛来完成更长的赛季,这点同样很讨巧——名义上这属于球员们对老板的让步,同时还向球迷们展现出了他们的奉献精神。

大联盟总裁罗伯-曼弗雷德

但是老板们真的被球员们玩得团团转?

有些圈内人士认为,老板们嘴上说最多打82场,其实他们内心未必拒绝更多比赛场次。前MLBPA的律师吉内-奥扎说“罗伯(曼弗雷德,大联盟总裁)的套路能骗到一些人,但是如果你有经验就不会上当了。他会把那些本来没有任何诱惑力的条件挂起来,等你率先提出,因为他知道你想要这么做。然后就变成了‘好呀,如果你想的话我没问题啊,但是,要不你也给我点啥吧?’”

“对此我坚信不疑,他们想要更多的比赛,他们知道球员也想要更多的比赛,所以他们让球员们成为开口提出打更多比赛的一方。我想工会应该能嗅出这一点。”

无论是谁在给谁下套,留给双方谈判的时间已经很有限了,就像一位内部人士评论的那样:“时钟在滴答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