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卫生专家说,14天之内美国新冠发病就会激增,因为人们在大规模示威

《大西洋月刊》采访了公共卫生领域的专家并得知,美国各地的大规模抗议浪潮几乎肯定会引发新的新冠病毒感染链。

“当人们大喊大叫(比如喊口号)、打喷嚏(因为被喷了胡椒喷雾)或咳嗽(因为吸入催泪瓦斯后)时,病毒似乎传播得最快。它在人群和大型集会中传播最有效,研究发现,仅仅几个具有传染性的人就能感染他们周围的数百个易感人群。这种病毒特别容易在小而狭窄的地方传播,比如警车和监狱里。”

在过去的几天里,新冠病毒已经找到了在美国传播的新环境。至少有75个城市发生了大规模的示威活动和社会动荡,美国人聚集在一起,抗议系统性的种族主义和黑人乔治·弗洛伊德被杀事件。弗洛伊德上周死在明尼阿波利斯警察的膝盖之下。周末,尽管数十个城市实施了宵禁,还是出现了大范围的抢劫。这是自1968年马丁·路德·金遇刺以来美国社会最动荡的时刻之一。

大流行和抗议示威让这个国家陷入了困境。示威活动反对警察的暴行。但是,和平的蒙面抗议者——以及报道他们的记者——有时会遭到警方过激的反应。

哈佛大学公共卫生研究员马克·什里姆说,“不用问10到14天内会不会有新冠病例激增,有这么多抗议发生,而且规模越来越大,我不认为这是一个会不会发生的问题,而是什么时候、在哪发生的问题。”

波士顿儿童医院和哈佛医学院的计算流行病学家迈穆纳·马基姆德对此表示赞同。“从各方面考虑,毫无疑问,这些抗议活动将增加新冠病毒传播的风险。”

然而,这种风险并没有导致马基姆德反对抗议活动。她说:“我个人认为,这些抗议活动是必要的行动。他们要求的是公正对待被警察残酷对待的黑人和有色人种。”

她说, “结构性种族主义也是一场公共卫生危机,其持续时间比大流行要长得多。”新冠病毒对黑人的伤害大得不成比例。根据新冠种族数据追踪系统的数据,尽管黑人只占美国人口的约13%,但已知患者的种族构成中,有四分之一是黑人。

乔治城大学全球卫生法教授亚历山德拉·费兰也告诉大西洋月刊,即便是在这样一个公共健康危机的背景下,她也认为抗议活动是正当的。她将这些反对警察暴行的抗议活动与今年春天早些时候反对戴口罩和反对社交疏离规则的抗议活动区分开来。她说,至少本周末很多抗议者都戴着口罩,降低了向社区传播的风险。

费兰说,从全球卫生法的角度看由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抗议活动,也和看反对戴口罩的抗议活动不同。因为国际法看重的是利用民权来让政府承担责任。“目前,这些抗议活动是寻求对导致法外处决和警察暴力的治理体系进行问责的主要渠道,同时也是对美国黑人和黑人和有色人种经历的新冠死亡比例过高的问题进行问责。”

尽管抗议活动受到宪法和国际法的保护,但在这个时刻,却不可避免地存在危险。专家告诉大西洋月刊,想要参与抗议的人应该首先关注如何降低将病毒传染给他人的风险。抗议者应该在嘴巴和鼻子上戴口罩,以降低传播病毒的风险。哈佛的什里姆说:“也许有证据——尽管证据很弱——口罩能保护我,但更多的证据是口罩能保护你。”

因为呐喊似乎会传播病毒,马基姆德建议抗议者多使用扩音器去、鼓声和手写标语。她还建议抗议者携带护目镜和盐水喷雾,以防被喷胡椒水。她说:“用无菌溶液舒缓刺激物可以减少咳嗽和打喷嚏,而喷嚏和咳嗽是新冠病毒传播的主要途径。”

然而,归根结底,防止新冠病毒传播的责任并不在于抗议者,而在于警察和政府官员。因此,警察部门必须放弃某些通常会用来控制人群的策略。她说,“如果(警方)他们为了安全和控制而将人群引导到狭小的空间;如果他们摘下面罩;如果他们阻止抗议者使用鼓或扩音器,我们就知道它会促进病毒的传播。或者,如果他们逮捕抗议者并把他们关进监狱……警方这些操作本身就可能会增加传播新冠病毒的风险。”

费兰补充说,取消抗议活动本身是不合法的,它违反了宪法。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世界各地的政府显然都在以公共卫生和安全为借口来限制或侵犯公民权利。因此,国际法学家们制定了一套被称为“锡拉库萨原则”(Siracusa Principles)的思路。“锡拉库萨”是意大利的一个城市,当时的法学家们在此开会。该原则确定了关于什么时候可以侵犯或限制某些人权以保护其他人权(比如疫情中的生存权)。这些规则中包含的内容是,不能以歧视性的方式限制集会权,任何限制都必须以证据为基础。费兰说:“公共卫生就是要将风险降到最低,除了新冠病毒之外,我们还在思考如何把这些抗议活动的风险降到最低。”

如果抗议活动导致感染病例激增,光是数据可能无法充分反映这一因素。美国骚乱的中心明尼苏达州已经是新冠病毒感染的热点地区。本周,明尼苏达州的新冠平均死亡人数比以往任何一周都多,而且该州的住院率自大流行开始以来从未如此之高。由于在报告数据方面的滞后,并因为几天后才有人感染了病毒开始体验症状,这些病例和住院治疗几乎就代表了抗议活动开始前病毒感染的概况。

你可能也很难从这个国家其他地区的抗议活动中找到相关的信号。根据大西洋地区新冠跟踪项目收集的数据,在过去几周,在整个东南部、西南部和西部地区,新的阳性病例有所增加。东北部的病例显著减少。最终可能也很难将这些抗议的信号与许多州和县放松一些社交距离规则的信号区分开来。

哈佛公共卫生研究人员什里姆说,“如果你追踪美国每天的新冠病例,它们每天都在下降。”

他说:“但是现在看来,减少的速度已经在减缓。如果你看看世界各地的新冠病例,他们的速度放慢了一些,但是现在已经迅速上升。在过去的三天里,我们每一天都有新确诊的新冠病例。”

他告诉我:“我们差不多已经觉得,这场大流行已经结束了。但事实并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