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崩盘不退市,神州租车成功脱手,陆正耀还是大赢家?

深陷瑞幸咖啡负面事件牵连的神州租车终于找到了新的接盘方。

6月1日,神州租车披露公告称,北汽集团与神州优车在5月31日签订协议,北汽将从神州优车手中收购不超过450790855股股份,即神州租车已发行股本总额的21.26%左右。

值得一提的是,陆正耀旗下神州优车在神州租车的全部持股股份即为21.26%。也就是说,若此笔交易完成,陆正耀名下的神州优车将彻底退出神州租车,北汽集团将成为神州租车的第一大股东,神州租车的市场行情也将不会受到陆正耀的负面影响牵连。

不过,神州租车在公告中仍保守地表示,该战略合作协议在性质上还不具有法律约束力,还不能保证该协议会被正式订立,合作细节与条款都还在磋商当中。

受该利好消息提振,神州租车股价周一盘中一度大涨超25%,当日收2.22港元,市值随升至47.07亿港元。

三年连亏

神州租车正是瑞幸咖啡董事长及创始人陆正耀发家的产物。

2007年,陆正耀创办神州租车,2014年在港交所上市。瑞幸咖啡一路来先烧钱发动价格战占领市场再上市的风格,正是向神州租车学得的。

2012年,陆正耀在拿到美国华平投资的2亿美元后,迅速发动价格战,每辆车降价幅度甚至一度高达30%至50%,神州租车通过这种价格补贴的方式,很快占领中国租车市场。

据神州租车官网介绍,目前该公司车队总规模高达14.17万辆,服务网点覆盖全国300多座城市,网点数量超过1万个,是国内最大的连锁汽车租赁公司。

但是与经营规模不匹配的是,神州租车近几年的业绩却是每况愈下。

2017年至2019年,神州租车的净利润分别为8.81亿元、2.9亿元和3100万元,去年同比暴跌89.3%。今年一季度更是因疫情影响由盈转亏,多个服务点关闭,净亏损1.88亿元。

除瑞幸咖啡之外,陆正耀的神州系目前已有宝沃汽车、神州租车、神州专车、神州买车、神州买买车、神州车闪贷,内部关联交易频繁,神州租车与神州优车的租车服务关联交易仅在2019年就高达4.07亿元。

也就是说,如果剥离掉神州系内部的关联交易,神州租车是否还能够盈利值得拷问。

流动性危机压身

另外,在瑞幸咖啡事件之前,神州租车公司早已负债累累。

事实上,神州租车的资金来源主要是债务融资,有息负债规模从上市时的2014年为36.1亿元,到2019年增至148.8亿元,其中,债务融资就高达113亿元。

不仅仅是神州租车,神州租车的大股东神州优车目前的短期负债就高达20.6亿元,货币资金仅有7.58亿元。神州系资金链早已绷紧。

在瑞幸咖啡没崩盘前,陆正耀尚能通过内部其他资金渠道为神州系的债务维持继续维持。但是在瑞幸财务造假事件暴露后,神州系不得不面对由金融机构和供应商挤兑引起的流动性危机,国内国外资本市场对于陆正耀所有控股的企业都持怀疑态度,导致神州系企业的融资成本大幅增加。

标普4月7日将神州租车的评级先是降至B-,接着再下调至“负面”。分析师称,神州租车面临的资本市场融资渠道急剧收窄,与银行的关系可能遭遇考验,公司目前其余的流动性来源很难满足其到期债务偿还所需。

北汽或成第一大股东

作为全国最大的汽车租赁业务服务公司,还在烧钱的神州租车留在陆正耀手上很大可能成为瑞幸咖啡的“陪葬品”。而卖掉它,不仅将解决神州系的流动性危机,还可能为神州租车疫情之后的起死回生找个好“金主”。

在北汽集团之前,携程与吉利集团先后被传出过在洽谈打包收购神州租车的消息,不过,都遭到了否认。

4月16日,神州租车披露公告称,主要股东Amber Gem将分两批收购神州优车所持有的神州租车股份。而Amber Gem正是神州租车的早期投资人华平投资的子公司,若该股份交易完成后,华平投资将拥有神州租车27.22%的股份,成为公司最大股东。

但是这份交易却在北汽集团进入后终止了。5月30日,神州租车发布公告,称Amber Gem已与神州优车签订终止协议,双方同意不会继续进行此前买卖协议下的第二批股份收购。

根据此前的公告,双方仅完成了首批收购,即神州优车向Amber Gem出售了9861万股股份,前者的神州租车股份由25.92%降至21.27%左右,21.27%的股份恰好是北汽集团此次收购的全部股份。

也就是说,北汽集团收购了此前神州租车准备卖给Amber Gem的第二批股份,成为神州租车的第一大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