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为什么会叫成都?

作为一个成都人,往往会问这样一个问题:我们的成都为什么叫成都呢?可能很多成都人都不知道,对于这个看来简单的问题,至今还没有一个公认的结论,还在探讨之中。

根据目前已经掌握的资料,早在10000年以前成都就有了人类的活动,考古学的证据就是成都北外羊子山的旧石器时代晚期的石器。可以考察的历史也有4500年左右,著名的宝墩文化、三星堆文化与金沙文化就是其古老历史的最佳见证。在距今三千多年前,在今天已是成都城区的中心区域的金沙地区,肯定已经成为了当时的古蜀王国的都邑,并且延续了大约500年左右。可是,当时的这个都邑叫什么名字,今天已经无从考察。我们今天所能知道的这个重要都邑最早的名字,就是成都,它的得名在战国时期,目前所见到的最早的的成都地名是出现在战国晚期的出土文物上,如四川荥经出土的一柄铜矛,四川青川出土的一柄铜戈,和湖北睡虎地出土的秦墓竹简。在我们成都市范围内,则是最近才从蒲江出土的战国晚期的一件铜矛上的成都二字。如果要从传世文献上考察,最早出现成都这个城市的名字的,则是中原地区早期的史学名著《史记》和成都地区早期的史学名著《蜀王本纪》。

蒲江出土的战国晚期铜矛上的“成都”二字

自从得名成都以来的2500年间,这个城市就一直没有改过名称,虽然其间出现过几种别称,诸如龟城、锦城、蓉城,但是其正式名称一直都叫成都,这在我国所有的大城市中是唯一的一例。所以会出现这种全国的唯一,一是由于成都位于四川盆地的底部和中心,在地理环境上具有强大的向心力和凝聚力;二是由于成都几千年来一直是四川盆地的经济和文化的中心,不仅具有地域文化的特殊性,更具有巨大的文化延续性与传承性。

为什么会叫做成都?对于这一问题在学术界有过多种说法。最常见的一种说法见于宋代的《太平寰宇记》卷72:“成都县,汉旧县也。蜀以周太王从梁山止岐山下,一年成邑,二年成都,因名之曰成都。”这种解释虽然是历史上最早的一种解释,但却是错误的。这是因为:1,这是套用古代关于帝舜“一年而所居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的故事,这种故事的记载在《史记·五帝本纪》、《庄子·徐无鬼》、《吕氏春秋·贵因》等古籍中都有,绝不是指的成都。2,如果按照这种原因来解释一个城市的得名的话,所有城市都可以叫做“成都”,因为所有的城市都是通过从小型的聚落、中型的城邑,再发展到大型的都邑的,都有一个从聚邑到都城的过程,完全没有作为一个地名的专属性。3,更为重要的是,在战国以前,成都地区还是古蜀文化占统治地位的时期,还没有融入中原文化,这里的人们还不会说中原的语言即后来所称的汉语,不使用中原的文字即后来所称的汉字,他们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字(这种文字已经在战国时期的铜器上发现多例,而最早发现的一例就发现于成都西郊郫县独柏树的一柄铜戈上),这就是古人所说的“蜀左言”,与中原“莫同书轨”。直到秦统一巴蜀之后,经过了著名的“车同轨、书同文字”,“言语始与华同”。也就是说,在成都得名的时候,成都地区还不说汉语,不用汉字,怎么能够用汉语和汉字来为自己定名叫成都呢?

有一种较新的说法认为,成都的得名应当是出于古代蜀人的语言。古代的蜀人是氐羌族的后代,是从岷山上逐步迁移到成都地区的,这在学术界是已经得到公认的。在古代的氐羌语言中,把地方、地区都叫作“都”,直到今天,氐羌的后裔普米族仍然是这种叫法。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在古籍中所见的古蜀地名中有不少的“都”,诸如“武都”、“广都”、“新都”“成都”、“邛都”、“徙都”、“笮都”,而《史记·西南夷列传》明确指出,“邛都”、“徙都”、“笮都”等“皆氐类也”。由是可知,成都的“都”在古蜀语言中就是“地方”的意思。而“成”和“蜀”古音相通,在氐羌系的语言中都是山区人、高原人的意思。关于这一点,有一个现象大家都没有注意:秦统一蜀国之后不久,在成都曾经建立过两个时间不长的地方政权,一个是西汉和东汉之间的公孙述建立的,名叫“大成”,也称“成家”。一个是南北朝时期李雄建立的,名叫“成”,也叫“大成”。为什么都叫“成”?难道和成都的“成”没有关系吗?我认为,不仅有关系,而且就是同源,就是“蜀”,因为“成”和“蜀”古音相通。

正是因为有以上的考察,所以我认为,无论是“成”还是“都”,都是在战国时期用汉字书写的古蜀语言,用今天的说法,就是古代翻译过来的译音汉写,其本义应当是“蜀族人居住的地方”或“山区人居住的地方”。不过,这种译音汉写是一种水平很高的译音汉写,既源于古蜀的语音,又照顾了汉字的字义。可以作一个比较:同样是专有名词的翻译,沙发、纽约是水平不高的译音汉写,马达、大溪地是水平较高的译音汉写,可口可乐是水平最高的译音汉写。而我们的成都,当然也是水平最高的译音汉写。

我认为,上述说法较为接近历史的真实,但是也还需要经过进一步的研究,方能得到学术界的普遍认同。所以,欢迎大家发表高见,批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