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农强国论”提出者,仅他的名字就明显有文化缺失嫌疑

教授发话:“消灭了农民,中国才能真正富强”

这句话最近一段时间在网络上热度特别高。

起初,我理解这句话所要表达的意思是:加快科技创新和产业优化升级,用工业化的思维、方式强力推进“三农”领域的改革,实现农村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农民工人化。

因为中国目前收入最低、生存环境最为艰苦的人群,依然是农民;发展最为滞后的,是农村;基础最为薄弱,投入产出比、盈利率等指标最低,劳动保障最差的,是农业领域。

户籍显示,中国截止2019年底,中国在册农民有9亿。解决好“三农”问题,中国的问题就解决了多一半。如果真像这句“名言”说的那般,“消灭了农民”,国家富强是毋庸置疑的。

但是我错了。因为在我搜索了相关新闻资讯之后才发现,支撑这句“名言”的,还有一系列观点:农民空有一身蛮力,出大力流大汗是愚蠢和懒惰;农民的辛苦不值得尊敬等等。在经过一番严密论证之后,才得出了“灭农强国论”。

公开发表这番言辞的人名叫王福重,其公开身份是经济学博士、北大博士后、中财大学经济学教授、中国世界经济学会理事。这些年来,含水量未知的学术论文没有让王教授火,四处走穴、演讲也没有让王教授真正火,他的脑子或者舌头上蹦出来的经济理论也没有让世界感觉到他做出了多大贡献。但这一次,“灭农强国论”让王教授彻彻底底红得发紫了。

在王教授开坛讲经,为他的学生演说他的“灭农强国论”的时候,台下听讲的学生居然一片掌声。衷心希望这些学生是出于尊敬师长的礼仪需要,或者用掌声表达反驳和讽刺,也或者是类似于“收费哭灵”的群演的职业操守。若非如此,那便是真正的“有其师必有其徒”,血脉相承了;若非如此,那么出问题的就不是王福重一个人,而是整个中国教育。

“德高为师,学高为范”,教师给学生传承的不仅仅是知识,还有来自道德方面的感召、濡染。“教育”二字的全部含义是教书育人,教学生读书明理,将学生培育成人才;什么是人才,“人”才是决定属性的语素,否则完全可以组合出“狗才”“驴才”等词组。可见中国的老祖先在创造这个词汇的时候,早已经设定了人格属性,“德为才之帅,才为德之辅”,只有人之成为人,会做人、能爱人,方能让才华有所依附,不致落空。

把学历、学位、论文、著作、职称当作文化,把拥有了这些附属品的人当作“文化人”,这实实在在是公众对“文化”一词的最大误会。近代的文化阉割,使得课本、教法、考评体系距离“文化”越来越远。语言类重点教的是语法,而不是蕴藏其中的智慧和伦理;数理化可以通过考卷测试学习水平,古文、诗词也可以通过考分评判优劣,但文化水平是无法通过这些方式测试的。教师的收入与考试成绩挂钩,教师最关心的是成绩,很少有教师会关心学生的人格成长。

人文情怀、人文品质的培养,是当前中国教育最该嗷嗷待哺的领域。那个悍然提出“灭农强国论”的王福重教授,显然就是这种人文缺位教育之下的产品。

没有查过王福重教授的家谱,不能确定王福重教授是“世袭罔替”的皇亲贵胄,还是早已在多少代之前与农民群体“决裂”,但仅仅从他的名字“福重”二字,就可以判断出他至少出身于一个缺乏人文底蕴的家庭——富,就是那种暴发户;贵,就是那种只会吹胡子瞪眼的。

中国传统文化极为重视中庸和谦淡(谦虚、淡泊),所以才会有“福无双受”的古训,即便是对于“福分”这样人人趋之若鹜的东西,中国人也历来讲究适可而止、知足常乐,任何深谙中国智慧的人,都不会期望“福分”“重”,如果读(chong),就是重复、反复的意思,上天岂会容你如此消费?如果读(zhong),那么就是分量太过的意思,须知厚德方能载福,“德不配位,必有灾殃”。不论任何一个读音,都隐藏“物极必反”的悲剧暗示在内。

王福重教授极度反感农民,评判农民愚蠢、无用,仅从起名字的角度看,他的祖辈也似乎高明不到哪里去,骂别人实在是太有“猪黑笑乌鸦”之嫌。但愿王福重教授能通过这一次的网络大火而自省、自励、自制、自强。

知识与文化是两个维度的概念,知识是中性的,没有感情的,甚至是可以脱离人而被储存在各种载体的客观体;但文化是务虚的,是富含慈悲、怜悯、包容、利他等积极情感和行动的。一个高学历的知识分子也许会做出一些令人惊讶的言行,但一个真正的“文化人”绝不会违反人伦。

文化一词是一个宽泛的概念,但其本质最终与伦理学殊途同归、合二为一,“追求真、诱发善、缔造美”,让所有人都成为真正的人,进而让世界愈加美好。但愿我们的教育能够让人文意识回归整个过程,至少不应该让王福重教授这样的“人才”不至于太过如鱼得水。

(观点与视角原创作品,欢迎关注本自媒体号并参与互动;文中配图来自网络,发现侵权敬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