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最严重的四个国家有啥共同点?政府都不听专家意见

据纽约时报报道,最近,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增长最快的四个大国是巴西、美国、俄罗斯和英国。它们有一些共同点。

这四个国家都是男性民粹主义领导人执政,他们把自己打造成反精英、反体制的形象。

这四位领导人——巴西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和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当然也有很多不同之处,这四个国家也各不相同。然而,这四位领导人都认同哈佛大学政府系教授、《民主是如何终结的》一书的合著者丹尼尔·齐布拉特所说的 "激进的右翼狭隘民粹主义"。

许多政治学家认为,这种模式并非巧合。狭隘的民粹主义者倾向于拒绝科学家的意见,并宣扬阴谋论。

《民主是如何终结的》的另一位作者,政治学家史蒂文·列维茨基说:"很多时候,这些领导人抨击几乎所有类型的知识分子和专家。他们声称自己拥有专家所缺乏的常识性智慧,这一点在抗击疫情方面并不十分奏效。"

在巴西,博索纳罗解雇了卫生部长,并多次呼吁各州终止居家隔离的规定。在美国,特朗普在近两个月的时间里一直拒绝专家的意见,预言新冠病毒会 "像奇迹一样 "消失。在英国,约翰逊政府最初鼓励人们继续社交活动,尽管其他国家都已经实行了封锁政策。

上周日,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在巴西利亚向支持者致意。

这四位领导人早先都无视个人防护措施的指导意见,拒绝戴口罩或继续和别人握手。

这种模式在其他国家也明显存在。在奉宗教领袖为国家最高领导人的伊朗,过去两周内,其新冠肺炎病例新增数量,在全球超过5000万人口的国家中排名第五。卫生专家说,伊朗政府没有听从过早地重新开放将带来严重后果的警告。墨西哥排名第六,该国总统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是一名左翼民粹主义者,该国政府发布的海报称新冠病毒“不严重”。

牛津大学布拉瓦特尼克政府学院的托马斯·黑尔正在负责一项有关各国应对疫情的研究。研究显示,政府的应对迟缓会让新冠病毒传播得更快。他表示,许多疫情严重的国家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 "对疫情的紧迫性认识较晚"。

对疫情应对较慢的领导人一般是以经济增长优先为由。但科学家和经济学家表示,经济与公共健康之间此消彼长的关系可能并不存在:实现经济正常化的最快途径,是控制病毒的传播。

哥伦比亚大学流行病学家瓦法·埃尔萨德尔说:“在公共健康和经济健康之间存在着这种虚假的紧张关系”。

在菲律宾奎松市,一具新冠病毒感染者的尸体被抬进了公共火葬场

正如此前一些观察人士指出的那样,站在狭隘的民粹主义者模式的对立面,由女性管理的国家和地区似乎在抗击新冠疫情方面更成功。德国、新西兰都是例子。

民粹主义领导人与疫情严重性之间的关联并不绝对。匈牙利总理维克托·欧尔班和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也是狭隘的民粹主义者,但他们对疫情的应对都很快。这两个国家的感染病例数似乎相对较低。欧班和杜特尔特都以这场危机为借口,进一步打压政治对手。

但全球模式通常也包括例外情况。列维茨基说:"事实上是存在一种模式的。民粹主义者通常不喜欢专家,或者不愿意依赖专家。在新冠疫情中不听专家意见,结果是致命的。"

一些民粹主义领导人,如约翰逊和土耳其总理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最近开始更认真地对待新冠疫情。在美国,特朗普的应对政策几乎每天都在变化,同时这些政策也被联邦制淡化了,因为各州州长自行做出了许多决定。

尽管如此,黑尔怀疑民粹主义国家可能仍将比其他国家遭受更多痛苦。

他说:"我们现在看到的只是最初的浪潮,但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的强烈直觉是,那些拥有真正健全治理体系的国家最终将成为在疫情中做的最好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