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币修复师:一枚铜钱里的物阜民丰

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任波

在望麓园长沙市文物科技保护中心修复基地,文物修复师莫泽把一批近年发掘出土的西汉五铢钱投放到超声波清洗器中,按下按钮,原本清澈的清洗水,沸腾般释出一团团污浊。这是莫泽日常工作的一个片段。他告诉记者,超声波清洗是古钱币修复工作中的一个重要工序。经清洗、烘干、除锈、修复后的古钱币,还需要制作拓片,最后封存入库。

莫泽说,最近这几年,长沙市内各工地大量出土古钱币,长沙市文物科技保护中心修复基地开足马力,大力清理和修复这些古钱币。作为“老口子”的文物修复师,莫泽评价:“近年来出土的几批数量巨大的古钱币,整体保存较好,部分铜钱泛出铜的金属光泽,真的是‘亮’花了我的眼。”

地底流金淌银,见证长沙古城繁华

长沙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即长沙市文物科技保护中心)副所长何佳告诉记者,近年来,在长沙市区基建中,考古人员已发现和提取了多处地下窖藏的古钱币。这些窖藏古钱币数量多、种类多、品相好,主要集中在秦、汉、唐及五代。

千年长沙古城地下古钱币的发现,也全面刷新了考古工作者对长沙区域地理的认识,比如长沙城北在古代是“北富”,这里原本就是“流金淌银”之地。至少在近几年,考古工作者在中山西路长宝大厦工地、中山路长沙市青少年宫工地以及培元桥华润置业工地发掘出土了大量古钱币。此外,岳麓区三汊矶桃花岭汉王陵的一个殉葬墓内也出土了大量五铢钱。

何佳说,近年来,大量古钱币的集中发现,对研究长沙城市历史具有极高价值,能从侧面显示长沙城市经济发展的历史。何佳介绍,长沙市青少年宫工地出土的大量古钱币为秦半两钱,岳麓区三汊矶桃花岭汉王陵殉葬墓出土的为西汉五铢钱,培元桥华润置业工地出土的为唐代开元通宝,这些古钱币再次生动地展示了长沙“楚汉名城”“唐宋盛邑”的经济繁华。

长沙近年出土大量古钱币,品相较好

文物修复师莫泽将超声波清洗器清洗出来的西汉五铢钱捞出,准备放入烘箱烘干。他端着这批两千多年前的钱币告诉记者:“你看这批五铢钱泛着绿锈的色泽,它们和其他工地近年出土的古钱币均保存较好,这样就为我们修复古钱币节省了好多力气。”

莫泽告诉记者,2008年他毕业于西北大学文物保护修复专业,在2009年初来到长沙市文物科技保护中心修复基地时,他最初遇到的是一批从岳麓区靳江河口出土的五代马楚王国的马殷铁钱。他说,当时马殷铁钱已经锈蚀成一大坨铁饼,清理极为困难,最后他和同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这个大铁坨清理成一枚枚铁钱,当时“我对自己的工作产生了极大的自豪感”。

莫泽说,近年来出土的几批数量巨大的古钱币,年代均比五代更古老,加之材质不同,它们保存的品相比马殷铁钱要好,清理起来也更为便利,比如培元桥华润置业工地发现的唐代开元通宝位于一个窖藏的大陶罐中,每一枚开元通宝拿出来都闪烁着光泽。最后考古人员通过对铜钱称重,估算出2019年底华润置业工地出土的唐代开元通宝数量在28000枚以上。

以职业修复师态度,保护好长沙地下古钱库

莫泽告诉记者,修复清理古钱币,主要有清洗、烘干、除锈、制作拓片四大程序。在清洗、除锈过程中,除利用超声波清洗器清洗、超声波洁牙机除锈等物理方法外,有时他们遇到一些锈蚀顽疾,还是不得不用上化学药物除锈。

莫泽说:“近年来,如果说我们在清洗和修复古钱币中遇到的困难,那就是量太大了,人手紧张。但每一次看到大量的古钱币进入修复基地,我还是感到兴奋,难免‘见钱眼开’。我们的工作就是修复文物,每当有古钱币入‘库’了,就喻示着我们新的工作任务又开始了。”“我们会以职业修复师的态度,保护好这些长沙地下的古钱库。”莫泽郑重地对记者说。

“我是文物修复师”系列报道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