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掉王力宏,迎来许光汉,谁能接班年营收464亿的娃哈哈?

换掉王力宏之后,娃哈哈火速签约了人气演员许光汉。

王力宏与许光汉之间,是新老一辈思想观念的差异具体体现,也是目前娃哈哈继续突围的一次新尝试,这次尝试的背后其实也折射出了娃哈哈内部一个最重要的问题——传承的问题。

宗馥莉之于娃哈哈,就像一个学着奔跑的孩子,背后的宗庆后总显得不那么放心。

面对接班的问题,宗庆后曾不止一次地表示:“我不能退休,退休了活着就没有意思了”。

今年,宗庆后已经年过75岁,在企业管理的岗位上也已可以掐表开始倒计时了,但娃哈哈的接班人选还未确定。

两年前,在中国企业家领袖峰会上,当宗庆后被问到宗馥莉是否接班时,他说:“接班也不一定是宗馥莉,这要看她是否愿意;另外,不一定非要女儿接班,也可以管理层接班。我们现已经开始在做管理层接班的准备了,包括流程改造、岗位增置、分级授权……”

两年过去了,这个问题还是悬而未决。

面对企业的发展,宗庆后的内心总有一丝焦虑。焦虑来自于行业的优胜劣汰、来自于行业的周期变化。

2010年,伴随着时代的高歌猛进,娃哈哈挺进了500亿俱乐部(销售额)。同年,宗庆后以70亿美元(约合497亿人民币)问鼎《福布斯》中国内地富豪榜首富宝座。

随后的三年里,宗庆后两度登上了《福布斯》中国内地富豪榜首。

2013年,娃哈哈的年销售额达到了783亿,而宗庆后的身价也增长至116亿美元(约合824亿人民币)。这是娃哈哈的高光时刻,也是娃哈哈的顶点。

当时,宗庆后豪迈地向外界宣布,未来娃哈哈销售额一定会突破1000亿大关。

让宗庆后没想到的是,娃哈哈的拐点来得如此之快。在经历了2013年的高点之后,娃哈哈的销售业绩便开始出现连续的下跌。从2014年至2016年,娃哈哈的销售业绩从728亿跌至575亿,与之伴随的是宗庆后的身价也开始出现大跌,但这都不是娃哈哈和宗庆后面临的最大问题。

娃哈哈面临最严重的问题是多年没有明星产品出现,也就是说在新品层出不穷的饮料市场里,娃哈哈的产品出现了断层。

你现在去超市,你能看到的仍然只是营养快线、瓶装水和八宝粥等多年前的爆品。原有的爆品不再受欢迎,新的大单品迟迟未能出现,娃哈哈一向引以为荣的乡镇市场,颓势也比较明显。

另外,2017年宗馥莉通过其实际控制的恒枫投资提出现金要约,预计花费5.07亿元人民币收购中国糖果全部股份。

这笔投资最终也以失败告终。新品的失败加上借壳上市的流产,这实际上给娃哈哈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其实从这点也能看出新旧两代的不同差异,据悉,宗庆后对资本市场持排斥态度,曾经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娃哈哈“不缺钱”,“坚决不上市”。而宗馥莉则和父亲表现出了截然不同的态度,有媒体曾报道,2016年底时,宗馥莉掌管的宏胜饮料集团曾经拜会包括高盛在内的多家国际银行,准备对美国最大乳企迪恩食品进行潜在收购。

2018年,娃哈哈营收继续下滑至464亿元,娃哈哈在转型的路上依旧步履蹒跚。

不久前,宗庆后在抖音开启了自己的首场直播秀,从“对电商不感冒”到全面拥抱电商, 宗庆后作出了很大的改变。

但改变并不意味着市场就会买账,至于未来娃哈哈能不能扭转颓势,我想“新品+好的宣传”是一条不错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