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孟海为灵隐寺题字堪称“海内榜书第一”

1970年,柬埔寨西哈努克亲王来华访问周恩来总理亲自陪同,当他们游览了杭州西湖后,西哈努克亲王提出要到灵隐寺参拜。时值文革,为了保护这座千年古寺免遭红卫兵破坏,中共中央、国务院指示浙江省委将灵隐寺封闭管理,不对外开放。由于西哈努克亲王是中国的贵宾,他又是一个笃信佛教的信徒,所以决定破例让他进入灵隐寺。

西哈努克亲王能够进入灵隐寺当然非常喜悦,当他走到大雄宝殿前时被器宇轩昂的匾额所震撼,连忙驻足观看。匾额上“大雄宝殿”四个字苍劲古朴由于没有落款,看上去功力深厚,并非一般人所为,但是没有落款,所以西哈努克亲王询问工作人员,这个匾额是谁的手笔?工作人员没有想到会被问到这个问题,支支吾吾地回答:“这是古人书写的,由于时代久远已经不知道是谁写的了。”西哈努克亲王听到后满脸疑惑,但也没有再追问下去。

在一旁陪同的周恩来总理听到工作人员的解释后很不满意,因为他知道这块匾额的作者是谁。杭州的灵隐寺始建于东晋年间,距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在历代的灾难中被多次损毁又多次重修。建国后的1952年,周恩来总理亲自批示组成了“杭州市灵隐寺大雄宝殿修复委员会”负责修复工作。经过连年的时间,灵隐寺大雄宝殿被毁的佛像被修复,遭受白蚁侵害的木结构也被根治。

▲ 沙孟海书法

大雄宝殿的匾额由书法泰斗沙孟海亲笔书写。沙孟海出生于浙江的书香世家,幼年时期便精通书法、篆刻。年轻时期就接触到康有为、吴昌硕等书画名家,有了大师的指点深受启发,早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就写得一手精严的小楷,在上海滩书坛一枝独秀。五十年代沙孟海进入老年,他的大字榜书越发老辣,如黄钟大吕,气势磅礴,他的行书被称为“沙体”。由于他是书法家,又是学者,所以又有“海内榜书,沙翁第一”的美誉。

▲ 沙孟海书法

沙孟海为灵隐寺大雄宝殿题字时已年届半百,他为了能写出气势,特意在灵隐寺空地上铺好宣纸,用三支大号毛笔捆扎在一起书写,写出来的字每个约两平方米!但是当匾额做好沙孟海看后说:“字写得还是小了,如果事先知道匾额的尺寸,效果一定更好。”

▲ 沙孟海书法

我们知道,大字书法被称为“榜书”,它的书写与小楷有着非常大的差异,在笔法、身法、墨法和章法上有着很多技巧。大字写得要想庄严有气势,就要“密不容针”,就是笔画之间尽量不留空隙,否则就会松散、软弱。在书写的时候也要尽量写成原大,如果写成小字再经过放大,字同样会变得松散,效果不佳。

▲ 沙孟海书法

沙孟海年届半百仍旧不辞辛劳地在地上书写,说明了他对于自己书法的认真和执着。但是,由于他的哥哥当时被划成右派,所以灵隐寺匾额题字的名款被人为地剔除掉,沙孟海的题字被说成了不知名的古人。

上世纪八十年代,灵隐寺又迎来了一次大修,浙江省当时的领导要求重新题写大雄宝殿的匾额,并且特意嘱咐一定要落款,这也许是弥补文革时对沙孟海心灵的伤害吧。当时沙孟海已经八十多岁,并且刚刚经历了前列腺癌的手术在杭州休养。考虑到身体原因,只好在书桌上书写。当别人问:“放大的字会不会失真?”沙孟海回答:“没有办法啰!”

今天我们看沙孟海的书法,依然那么苍健有力,他不轻言创新,但又在传统的基础上走出了自己的风格,引领了时代的风尚。他的弟子王冬龄、邱振中、陈振濂也是当今书坛风云人物。书法史上同时被称赞和批评的书家数不胜数,但是充满了赞誉却极少被批评的人沙孟海当属其中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