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情满怀的3首诗词,读来慷慨激昂,感觉非常燃

诗词是传统文化的瑰宝,深受文人雅士和老百姓的喜爱。而在众多诗词中,那些充满豪气的诗词总能够让人精神振奋,产生无穷的激励力量。

我是真游泳的猫,一个诗词爱好者。关注我,一起来欣赏豪情满怀的3首诗词,读来慷慨激昂,感觉非常燃。

第1首,《后出塞》:男儿生世间,及壮当封侯。战伐有功业,焉能守旧丘?召募赴蓟门,军动不可留。千金买马鞍,百金装刀头。闾里送我行,亲戚拥道周。斑白居上列,酒酣进庶羞。少年别有赠,含笑看吴钩。

这首诗的作者是唐代诗人杜甫。《后出塞》组诗共5首,描述了一位士兵从应募赴军到只身脱逃的经历,通过一个人的悲剧反映了天宝之变的历史,体现了杜甫“诗史”的创作特点。

本诗作为组诗的第一首,着重体现士兵那种意气风发的心态,以期与后面几首诗形成鲜明对比,因此诗歌豪情满怀,读来令人振奋。

开头就表达了唐代盛行的军功封侯心态,体现了战场对于男儿的吸引力,一如高适《塞下曲》所言:“画图麒麟阁,入朝明光宫。大笑向文士,一经何足穷。”

杜甫尤其体现了一股掩藏不住的英气,一股欢喜雀跃的朝气:“战伐有功业,焉能守旧丘?”大丈夫在世,怎么能留恋家乡呢?这样怎么能够建功立业呢?我们男儿子弟才不怕危险呢!

尤其“千金买马鞍,百金装刀头”的白描手法,看似普通,却体现了跃跃欲试之态,暗藏了主人公对未来的憧憬,正如《木兰辞》:“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既是出征前物品的准备,更是心态上的调整和准备。

至于乡人送行,少年赠刀亲戚围观,酒宴欢送,更是将这种踌躇满志的心态描写得淋漓尽致,字里行间都是一种“功名唾手可得”的心态,而豪情自然而然就挥洒出来,让读者深受感染,感觉非常高燃。

第2首:杀尽江南百万兵,腰间宝剑血犹腥。山僧不识英雄主,只顾哓哓问姓名。

这首诗的作者是据说是明太祖朱元璋。朱元璋是历史上少有的平民皇帝,正所谓“开局一个碗,一路杀破敌”,最终登上皇位,恢复汉家衣冠,经历相当让人振奋。

而这首诗就体现了朱元璋的豪气,或者说是杀伐之气。作为一个白手起家的人物,没有杀气是没有办法镇住手下人,更没有办法镇住敌人的。古人说人身上都有一种气质,如果是霸主和枭雄一类的人物,不经意就能让人“虎躯一震”。这种说法,有点夸张,但未必不是事实。

据说这首诗是朱元璋在一个寺院里写下的,当时寺院里的和尚反复询问朱元璋的姓名,让朱元璋感觉很好笑,忍不住吟诵了这首诗。诗歌里有一种无法羁勒的气势,从朱元璋自称“英雄主”的自负与豪气,可以看出此时的朱元璋意气飞扬,龙飞九天,已经不再掩饰自己的野心了。

至于说“杀尽江南百万兵,腰间宝剑血犹腥”,在我看来反而不及“英雄主”三个字显得有气势,显得有些太过张扬,而缺乏节制。当然,从诗歌艺术上来说,如果没有这两句,就没法体现“英雄主”,这是自然而然的写法。而且朱元璋毕竟不是专业诗人,写诗只是抒怀,虽然粗豪了一些,却也多了几分真实。

第3首,《夜坐》:春夜伤心坐画屏,不如放眼入青冥。一山突起丘陵妒,万籁无言帝座灵。塞上似腾奇女气,江东久殒少微星。从来不蓄湘累问,唤出嫦娥诗与听。

这首诗的作者是清代诗人龚自珍。龚自珍是晚清诗人,心怀报国之念,然而身世坎坷,郁郁不得志。但这种遭遇上的不平,并没有磨去龚自珍的意志,“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这首诗以“伤心”开端,语言却相当华丽。最让人惊喜的是,在伤心的氛围里,诗人的心绪并不完全是绝望,而是在愤恨中有所体悟,在郁闷中有所坚持,在无奈里有所希冀,字里行间仍然有一种豪气在腾跃。

“塞上似腾奇女气,江东久殒少微星。”边塞上升起了一股股雾气,想起江东正在浴血奋战的战士们,由此意象,让龚自珍发出牢骚:“我只是一介书生,连士兵都比不过,不受重用那是自然而然的。既然如此,我也只能将诗歌吟诵给月中嫦娥了。”

“唤出嫦娥诗与听”,这既是孤愤失望,又是固执坚持,显示了龚自珍孤芳自赏的心态,更彰显了龚自珍内在的豪情壮志。这样一首在失望中蕴含希望的诗词,自然让读者读起来慷慨激昂,感觉非常燃,感觉可以不断回味。

在娱乐化的大背景下,我每天写传统文化类的文章很不容易,也希望大家多多关注我,多多收藏和分享我的文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