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绝都是格律诗吗?当然不是,七绝中也有不少古体诗

前言

在旧体诗中,七言四句的诗就是七言绝句。喜欢旧体诗的朋友会发现,五绝中,有很多古体的五言绝句,但是见到的七言绝句,大部分是近体七绝(近体诗即格律诗)。

这是什么原因呢?

因为七绝开始流行的时候,正是格律诗成熟的时候,所以七绝大多数是七言近体诗,这类诗不需要举例,大概95%以上的七绝都是近体诗。

这里老街说一说七绝中的“古体诗”。

一、七言古体与近体绝句的区别

一说七绝,大家能够脱口而出的基本是近体诗,近体与古体的区别就是一个是格律诗,一个不是格律诗。

近体七绝有四种形式。

平起平收的《宫词 其九十一》(唐·花蕊夫人徐氏):

春天睡起晓妆成,随侍君王触处行。画得自家梳洗样,相凭女伴把来呈。

仄起平收的《客中重九》(唐·司空图):

楚老相逢泪满衣,片名薄宦已知非。他乡不似人间路,应共东流更不归。

仄起仄收的《客洛酬刘驾》(唐·李频):

浮世总应相送老,共君偏更远行多。此回不似前回别,听尽离歌逐棹歌。

还有仄起平收的《滑州送人先归》(唐·刘商)

河水冰消雁北飞,寒衣未足又春衣。自怜漂荡经年客,送别千回独未归。

上面举例的4种七绝,都是近体诗。近体诗一般认为都押平韵,所以押仄韵的七绝,虽然都是用律句,也会被认为是古体诗。

二、都用律句但是押仄韵的古体七绝

如《春梦》(唐·岑参)都是律句,但是押仄韵,一般被看作七言的古体绝句。:

洞房昨夜春风起,故人尚隔湘江水。枕上片时春梦中,行尽江南数千里。

《夜梦得一句云老树拜风窗影乱因伸其语为一绝》(宋·廖行之)也都是律句,押仄韵:

梦魂栩栩尘缘扫,风拜月窗春树老。一枕惊回得句时,清奇未逊池塘草。

三、一个字出律的古体七绝

有的七绝只有一个字出律,如李白的一首七绝,《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这首诗脍炙人口,通篇只有一个字出律,熟悉格律的朋友一眼就能看出哪个字出律了。

四、比较纯粹的古体七绝

李白的七绝中,有不少古体诗,例如《东鲁见狄博通》 ,两处三平尾:

去年别我向何处,有人传道【游江东】。谓言挂席度沧海,却来应是【无长风】。

又如:《登庐山五老峰》,也是两处三平尾:

庐山东南五老峰,青天削出【金芙蓉】。九江秀色可揽结,吾将此地【巢云松】。

三平尾是格律诗的大忌,有一处就是古体诗。

五、折腰体七绝

七言绝句中,还有一种介于古体和近体之间,就是失粘的七绝近体诗,这种诗被称为折腰体,例如韦应物的《滁州西涧》: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第二句的第2字:有,是仄声;第三句的第2字:潮,是平声。这种平仄不同的现象,被称为失粘。

另一首著名的折腰体七绝,是王维的《送元二使安西》: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第二句的第2字:舍,是仄声;第三句的第2字:君,是平声。所以也失粘。

结束语

五言绝句诞生的时间比较早,那时候格律规则还不成熟,因此在唐朝有大量的五言古绝句。所以后人创作的五绝中,同样出现大量的古绝句。

唐朝七绝中的近体诗太多,所以后人创作七绝时,大多都写成近体诗。也给读者造成了一种错觉,似乎七绝都是近体诗(即格律诗)。

大多数人对于唐诗张口即来,但是很少有人能够随口说出一首古体七绝,您能说出来吗?

@老街味道

古诗和词是两种体裁吗?作诗难还是填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