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癌博主虎子回应“装病卖惨”:患癌是真炫富是假,我没有演戏

B站账号“虎子的后半生”拥有10余万粉丝,介绍栏写道:“肺癌晚期患者,已坚持了四年半有余”。网上信息显示,付申虎患病期间频繁打卡多家火锅、海鲜店,甚至包括足疗店、高档酒店,网友质疑随之而来。哔哩哔哩方面回应表示,该博主内容真实性引发争议,已向有关部门报备。付申虎称:“我把拍摄视频当成工作,但我没有演戏。”

“我把拍摄视频当成工作,但我没有演戏。”3日,身陷“卖惨”风波中的抗癌博主“虎子” 付申虎对新京报记者说。

去年年底开始,“虎子”拍摄并发布视频,记录自己的癌症晚期生活,逐步拥有10余万粉丝。

有人鼓励,有人同情,有人慷慨解囊。付申虎也凭借平台流量获得收入,每月几千元不等。

5月底,付申虎的大众点评账号被曝光,消费记录显示,其患病期间频繁光顾麻辣火锅、海鲜餐厅甚至包括高档酒店,且有一辆宝马车。风向突转,视频中开始充斥着“骗子”、“影帝”一类评论,并认为“虎子”在视频中“卖惨”博取同情。

三亚多家医院向新京报记者证实,付申虎确为癌症晚期。针对所谓消费记录,付申虎回复新京报称,不少是平台的“霸王餐”免费消费,部分打卡是经过店铺门口拍下视频或引用他人照片,并未真正消费。

他说,因患病从录制视频开始,已没有正式工作。“最初只想靠自己(拍视频)有份收入,没想到事情发展成这样“。

抗癌博主被质疑“卖惨”

B站账号“虎子的后半生”拥有10余万粉丝,介绍栏写道:“肺癌晚期患者,已坚持了四年半有余”。

账号主人是40岁的付申虎。2019年12月10日,他在B站中上传第一条视频,讲述自己4年前查出癌症,孩子尚未成年,妻子多年奔波。

说到母亲为给他筹款治病,因劳累过度中风住院时,付申虎失声痛哭。

这条视频获得8.4万点赞,8966条弹幕,11.9万B站硬币。

此后半年,付申虎连续发布144条视频,记录抗癌经历。也发布患病后和孩子相处的画面,并为网友普及抗癌知识,逐渐累积10余万粉丝。网友在评论区为他加油,鼓励他战胜病魔,网友支持的同时,他也能借助平台流量获得收入。

5月22日,付申虎大众点评账号被曝光,视频中的评论“画风突变”。

大众点评账号显示,付申虎患病期间频繁打卡多家火锅、海鲜店,甚至包括足疗店、高档酒店。质疑声随之而来,网友评价他是“影帝”、“骗子”,并怀疑他并未患病,且家庭条件优渥。

付申虎也试图解释。他发布视频称,大众点评打卡消费的是“霸王餐”,实际不用花钱。大众点评官方在视频中回应称,2019年付申虎霸王餐的真实中奖次数是个位数。付申虎公布的大众点评中奖记录显示,2017年到2019年他中奖44次,其中2019年10次。

质疑并未停止。5月31日,有自媒体发文指责付申虎“靠肺癌卖惨月入十万”;“两年内共打卡过 500 多个高端消费场所”;“拥有豪车豪宅”,再次将付申虎推向舆论焦点。

哔哩哔哩方面随后回应媒体表示,用户“虎子的后半生”内容真实性引发争议,已向有关部门报备,该账号相关内容及个人空间添加“内容争议”标识。

医院证实付申虎确患肺癌晚期

付申虎是否患病且处于肺癌晚期,是问题的关键。

6月2日,新京报记者与三亚市多家医院核实了解到,付申虎确诊肺恶性肿瘤和骨继发恶性肿瘤,且多次进行化疗。海南第三人民医院工作人员表示,付申虎曾于2019年4月因癌症住院化疗,其视频中提供的出院记录属实。

付申虎今年2月发布的出院记录档案。受访者供图

三亚市人民医院一名医生提到,付申虎确为晚期肺癌患者且病情严重,曾在该院接受化疗,后返回老家治疗。“他可能心态好,东西也吃得下,不是太消瘦,但经常气短”。上述医生认为,并非每个癌症病人都会形体消瘦。

针对质疑,付申虎妻子林飞说,丈夫长期遭受癌症折磨,2019年开始双肺损害严重,有时需要一整天躺在床上吸氧,由于疼痛睡眠也很困难,“找不到一个舒服的姿势”。

林飞说,今年3月份,医生曾与其谈话时表示,付申虎的病情已十分危险,要做好随时心理准备。

6月3日,新京报和付申虎进行对话,他表示目前自己正在潍坊市人民医院住院,准备进行第五期化疗。对于网上的指责,他感到有些百口莫辩,在他看来,发布网络视频是一种工作,给其他患癌人鼓励的同时也能有收入,“没想到发展成这样”。

“打卡消费多数是‘霸王餐’和刷单”

新京报:大众点评账号上为什么有200多次打卡消费?

付申虎:2017年经朋友介绍,得知大众点评可免费领“霸王餐”。200多次打卡消费中,有80多次是我和妻子两个账号领取的“霸王餐”。其余部分是“刷单”,大众点评每月有点评任务,没有完成中“霸王餐”几率会降低,比如亚龙湾酒店、足疗店和烟酒行这些都是刷单,只是在门口签到写评论,没有进去消费。

新京报:患病期间可以吃火锅?

付申虎:医生跟我说,治疗时没有忌口。我能够抗癌多年,跟我能吃得下有很大关系。今年元旦确实跟儿子出去吃了火锅,当时胃口差,想要用辣的开胃,团购了折扣劵两个人自费100块多。

新京报:有人说你有宝马车和豪宅,实际家庭条件优渥?

付申虎:所谓的豪宅,是一套2007年前买的二手房,不过八十平米,首付10多万,总价约40多万。这是我老婆娘家买的房,生病后岳父还清贷款,户主是我妻子。但卖掉房子的想法不现实。如果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了,孩子怎么办?至于宝马车,也是生病前贷款买的,是最便宜的一款总价20万出头,现在过去6年了,也值不了多少钱,卖掉反而增加出行成本,我就想给老婆留着。

新京报:怎么想到拍摄视频网络发布的?

付申虎:2015年确诊癌症后,家里已花费五六十万,信用卡刷爆,且四处借钱。后来看到自媒体万元月薪培训计划,开始尝试拍摄视频。我没有团队,都是自己做,视频剪辑其实比较简单,手机编辑后就可以上传,字幕都是自动的。

新京报:视频发布每个月有多少收入?

付申虎:B站上每个月收入在几千元不等,最低大概2000元,最高比如5月有6000元。但这些和高昂的治疗费相比,不过是杯水车薪。比如我使用的一种药不能报销,一针就需要一万多。其实患病后此前经营的网吧被迫转让了,我没有别的工作,家中早已负债累累。

被指“欺诈”后,付申虎在B站发布多条视频解释。来源:视频截图

“我把拍摄视频当成工作,但我没有演戏”

新京报:有人说你在视频中“演戏”,你怎么看?

付申虎:事实是怎样就是怎样,我没有表演。有人说我肥头大耳脸胖,有双下巴,那都是治疗过程中激素导致。我身体已经瘦到不协调,腿像筷子一样,但上身又很胖,实际上体重半年降了20斤。如果网友站在我面前,一眼就能看出我是个病人。

新京报:为什么在不同视频中差别很大?

付申虎:止疼药吃完和之前完全是两个人。上午8点我吃完止疼药,9点到12点是很舒服的,这段时间我会做点自己的事情,比如剪辑视频、浇花等。中午12点到晚上8点之间都很痛苦,且现在一天至少吃120毫克止疼药,量已经很大了。

新京报:有人说发视频是在“演戏”博取同情,你怎么看?

付申虎:我从没欺骗别人,也没要求别人给我充电。我就是想认真拍好视频,凭借自己的能力来挣点自媒体的收入,有些网友热心我也很感激。实际上,我把做视频当成工作,有很多病友观看,知道癌症化疗的副作用,他们可以提前准备。

新京报:目前的状况如何?

付申虎:大众点评账号曝光后,很多人打电话骂我,我的手机号都只能换成新的。B站上也有很多人私信骂我,语言都很恶毒。妻子劝我不要把网络评论放在心上,但是要做到真的很难的。其实在路上看到人来人往的人,我都觉得很羡慕,羡慕他们能够自由走路,我现在走路都很困难。

新京报:后悔拍摄视频发布吗?

付申虎:我不后悔,我很感激发布视频后遇到的人,他们教会我要去做有大爱的人,因为癌症病人不能捐献器官,我还签了捐献眼角膜的意向。我一个生命末期的病人了,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新京报记者 张熙廷

编辑 左燕燕

值班编辑 王巍

本文为重案组37号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