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东凤凰城老满洲旗人家建房

早前,辽东凤凰城看边的八旗营哨是军事组织,整个东边道上的满洲八旗、绿营八旗和蒙古八旗共计有64个营,从今天的北黄海岸边的辽宁省丹东市的东港窟窿山一直到铁岭市的开原县,共计驻军正身员额四万余人,也算是满洲八旗在满洲老营子的厚底。

老家讲故事也就辽东凤凰城南旗地的三个营,最北边叫大营子,中间是后营子,最南边的是蒙古八旗的鞑子营。这三个营,驻军的旗人兵正身员额二千一百人,背到白旗后营子哨营,军爷在籍的员额七百人,劳夫、劳役、杂役、匠人3500人,还另有家眷一万五千人,都算是在册的旗人。占据着今天的六个乡镇,分属下面的驻猎地、营堡五十多个(自然乡镇和自然村),普通的一个棚驻军十三四个正身八旗军爷,劳役、眷属一百余人,大的占镇子,小的住堡子,在后营子就集聚了近一半人,因为工匠棚和造办的营棚都在后营子街面里。辽东凤凰城的满洲老营子老堡子,最早前是驻军的单位,此后经历三百余年,慢慢地演变成今天的乡镇和村组。

辽东凤凰城早前老满洲八旗的营旗最小的单位叫棚子,差不多就跟现在的小队差不多,跟现在村民小组也差不多,在基层的军事组织,也是行政组织。棚这个单位最主要还是工匠业务,各种杂役、劳夫的居所。

早前看边的旗人,真的参与军事斗争也不多,更多的是攒底儿的后备役,是大清朝厚底的所在,一种组织化程度非常高的威慑力量。

年经月久,二三百年演变,尤其是乾隆爷四十五年之后,辽东八旗满洲军爷的供奉开始逐步降格以后,八旗军事化的功能就越来越淡,而满洲旗人维持生计,发展生产,组织生活的功能就越来越强了,旗人扎根的意思就比较明确了。

今天辽东凤凰城满洲老营子,历经三百余年,已然就是满洲人生生不息的根基了。仅仅辽东凤凰城,满洲旗人,也从康熙爷中后期和乾隆爷前期的回拨看边二千余兵,一万余眷属,发展到今天的差不多二十万满洲人后代。五十多个棚,多多少少,也都发展成了几百几千人的乡镇、村组。

现在论起来辽东凤凰城的老满洲旗人,陈满州人当兵出身的为主,锡伯和绿营多一半都是在工匠营,说不好听的,多一半也都是杂役和劳夫出身,不过抬旗的,随旗的,使唤人的,也都成了在红册子的满洲旗人,正经的八旗正身的兵。

老家讲年故事的时候,好说请一棚工匠造营子。旗人从前在辽东的住所是石头房子,木头粱木头房脊木托房架,最上面用苫房草的房顶。驻营的八旗在南旗地兴办造办,其中不仅仅是酿酒,更多的是窑口,出砖出瓦,出灰。

到乾隆爷四十五年的时候,辽东凤凰城老满洲营旗城堡,多一半的住所就都是硬砖到顶,黑瓦挂面的大瓦房了。而今的大房子也好,老院也好,老沟里瓦房也好,营房子也好,就都是清一水的漂亮砖瓦房四合院了。

营造房屋,早前讲要一棚人来,那会大概是旗人都是组织内的人,修造房屋的事情,也都是造办工匠棚里的公家出人,叫请。

老家说故事,就讲究一个义字,说旗人能够立世久远,根子就是这个义字。请来后营子的工匠棚一棚修造工匠来家里修造房屋,主人家要伺候,也就管吃喝,而修造的师傅工匠就会根据这个吃喝的好歹了决定工程的质量。

早前都是手工,东家的伙食好,工程进展就慢,好吃好喝招待着,师傅们干活就细致,就到位,修造的房屋质量就好。而反过来,修造房屋的东家不局气,给修造师傅的伙食弄的紧巴,抽溜,工匠师傅干活就快,七下八下就改对付上,早早就完工交差走人,饭火钱是节省了,房屋的质量也差劲。吴佳烧锅上,老傅佳大爷门里头的最小一个儿子修造房屋,家里属实就是难,经济不行。

房屋就是自己凑石料和木料,请人帮工弄的糊弄房,这路房子兴许一天就起地基,三天就平口,四五天就上盖,快是快,就是冬天透风,夏天漏雨,没有两辈人,房子山墙就倒了。同样都是后营子,大院就盖得红砖房,说是官房,实际上也都是绿营八旗的军爷老刘家的祖产翻新,那也是有领东的东家造房子。

刘佳兄弟六个,造老屋一个大院,一共三十间,两进的四合院,上下套院。大爷长年领工,每天就一件事,掂对吃喝。凤凰城里的馆子也订过席面,还从白旗街上的仁显酒楼请厨子跑大棚。前前后后,后营子修造工棚出的十四个工匠,干了小三个月,头雨季,内墙抹了灰,挂了顶。这房子从大清朝咸丰爷那会儿,到现在还有影,你不得不说质量就是好。

说你花钱在刀刃上,就说这修造房屋。东家怎么想的都有,就看义字怎么摆布。有人家,把钱都用在料上,净花钱弄好材料,等请工干活的时候,在吃喝上吝惜,结果你看房屋就有不得劲的地儿。有的人家在置办嚼咕上就局气,把盖房子当成了办事情,帮工的,请工的吃喝,还请邻居乡亲来凑热闹,帮香不帮香的,跑大席的席面酒菜都过得去,每天都像是办事情,摆酒席。说这钱原本就紧张,都吃喝了,合适吗?

结果你就看,吃喝好的人家,房子建设的就是好。修造营里棚营的师傅工匠,看啥不凑手,都不用东家张罗,随手都会从公家那材料往个人建设房屋里面凑。那会也有腐败,这也算是微腐败,工匠们吃了东家的,不好好表现也觉得不得劲,除了好好施工,能从后营子营哨公家的物料里面找点东西给东家填吧,也都是分内的事情。这话也把义字扯远了,不过这个义字,在辽东凤凰城老满洲旗人心里,还是很重的。

作者凤城白旗三台

满族文化网原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