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航局调整国际客运航班后,美国会对中国航司解禁吗?

今年2月,美国航司出于对中国新冠疫情的担忧,主动暂停运营中美航线,将这一市场拱手相让。随着中国疫情的好转以及航司的营收需求,美国航司希望于6月回归这一市场,但中国民航局出于防控境外疫情的考虑未予批准。美国交通运输部此前已向中国民航局表示了反对,并做出上述反制措施。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财经》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文 |《财经》记者 陈亮 王静仪 发自上海 特派记者 金焱 发自华盛顿

编辑 | 施智梁

美国宣布要切断中美空中通道不到12小时内,中国民航局发布了《民航局关于调整国际客运航班的通知》。

6月4日,中国民航局称,自2020年6月8日起,所有未列入“第5期”航班计划的外国航空公司,可在本公司经营许可范围内,选择1个具备接收能力的口岸城市(具体城市名单可在民航局官网查询),每周运营1班国际客运航线航班。

此举算是给“五个一”政策放开了一定的口子。执飞中美航线的美国航空公司不在“第5期”航班计划中,现在有机会重返太平洋。

民航局发布通知之前,美国交通运输部于当地时间6月3日发布公告,从6月16日始,禁止中国航空公司的载客航班飞往美国。目前跨太平洋的中美航线完全由中国航司运营,如果禁飞,则意味着中美之间无法直飞,只能经由欧洲等地中转。

美国交通运输部指责中国违反了两国于1980年9月17日缔结的《中美民用航空运输协定》,要求向中美航司提供公平、平等的竞争机会。

(图:美国交通运输部发布的公告)

今年2月,美国航司出于对中国新冠疫情的担忧,主动暂停运营中美航线,将这一市场拱手相让。随着中国疫情的好转以及航司的营收需求,美国航司希望于6月回归这一市场,但中国民航局出于防控境外疫情的考虑未予批准。美国交通运输部此前已向中国民航局表示了反对,并做出上述反制措施。

此前中国民航局副局长李健公开表示,当前由于国际疫情情况较复杂,国际航线仍然有一段较长的不确定期。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也认为,这是在新冠肺炎疫情特殊时期,为了疫情防控需要而采取的措施,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等法律要求,也参照了多个国家做法,公开、公平、透明。

不过美国交通运输部明确表明,其首要目标不是使禁飞的情况持久化,而是改善竞争环境,如果中国民航局调整其对美国航司的政策,则美国商务部已做好充分准备以重新评估这一决定。这意味着,如果中国民航局允许美国航司运营中美航班,美国交通运输部很大可能会撤销针对中国航司的禁令。

如果这一禁令生效,多少个航班会受到影响?《财经》记者统计各航司按要求向美国交通运输部提交的航班申报表后发现,目前只有中国国航、东方航空、南方航空、厦门航空、四川航空等5家中国航司运营中美航线(其中厦门航空航班由南方航空实际运营),各家每周均有一班定期航班往返中美,合计一周5班。

图:6月中美直飞航班信息,由《财经》记者整理美国交通运输部网站信息制得此表

正在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就读研究生二年级的林赫同学不是特别担心,“我还是觉得想要走的咋都能走,比如转机”。他告诉《财经》记者,以华盛顿飞到中国的路线为例,一是本周四有一班华盛顿直飞深圳的航班,可以登记往后排期,二是经由欧洲转机,不少人选择这一路线,“人可以慢慢回去,但就是慢”。

越来越少、越来越贵的航班

今年在美研究生毕业的留学生小于一直祈祷自己能顺利登机。

小于原本没有想回国,因自身原因突然想回国,5月下旬开始就一直在抢票。小于告诉《财经》记者,花费了6.8万元抢到了一张回国的机票,“相当于我在美国半年的生活费。”

抢到票并不意味着能上飞机。抢票是需要每天连续填写健康码,由于时差关系,小于健康码没有连续填写。

“6万8的机票不退不换,我那天晚上一直没睡觉。”小于感叹道。后来小于联系了外交部和大使馆,填了一份保证书,才暂时获得了回国的机会。

亚特兰大的中国留学生小王就没这么幸运了。由于恐惧美国疫情,小王在今年3月就开始买票,当时买了5月底的票,买完票不久小王发现机票被取消了。然后又买了5月6日,纽约飞北京的机票,随后也被取消。

由于小王不是今年毕业生或是在美国无着落的人员,无法拿到搭乘临时航班的资格。“5月初我基本就死心了。我今年不回国,就五到八年内不能回国了。”

埃默里大学 (Emory University) 研究生小闵已经回国,但他对退票机制极为不满意。“我现在还有两个航班没拿到退款,价值人民币一万九千元。”小闵告诉《财经》记者。

通过visa、万事达、中国银联多平台买了多张机票的小闵发现,不同平台退款机制不同。

很多航司通过中介或直销来卖票,票取消时,不退现金,只给代金券。通过visa和万事达的信用卡争端解决条款规定,商品或服务未能提供,可以退现金,小闵拿到了摩洛哥航空的退款。

通过中国银联购票后,小闵发现代理会找各种借口来决定退不退款。小闵说,“国内买票有人通过政府渠道(消协、工商)协调退款,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

但小闵也对这样的变故表现了理解。“我们理解有客观原因,也有后续成本的考虑,美国没有那么不安全,留学生的回国必要性也有待考量。”

很多航司飞一班亏一班,即使每个人都买全价票,但要空飞机飞过去再回来,损失也很大。在小闵看来,不单旅客隔离,机组人员也隔离,航司接旅客的代价很大;同时,机场都是工作人员和医生,“国家花了大量人力物力来接待我们这些人。”

美航司可飞但不能突破“五个一”

此次争议起点仍是对“五个一”政策的认知分歧。

美国交通运输部披露的文件显示,美联航和达美航空已宣布打算月初恢复在各条路线上的定期客运服务,并已向中国民航提出申请。在5月14日的一次电话会议上,美国交通运输部向中国民航局提出了美国航空公司无法恢复定期客运服务并行使其全部双边权利的问题,强调中国民航局的通知对美国航空公司规定了与协议不符的限制。

3月26日,中国民航局发布《关于疫情防控期间继续调减国际客运航班量的通知》,要求以民航局3月12日官网发布的“国际航班信息发布(第5期) ”为基准,国内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任一国家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且每条航线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外国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我国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且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

这就是广为流传的“五个一”政策。在上述政策下,中国输入性病例减少,严防境外输入的效果显著。

“五个一”政策发布之前,美国对中国开始封锁。1月31日,美国宣布,禁止14天内到访过中国的非美国公民入境。中美航空公司的航班不受限制。然而没有客流,美国航空公司们逐一宣布停飞中国航线。

飞友科技数据显示,1月初中美航线每日航班量约为100班左右,1月31日美方入境禁令发布后,当日航班量下滑至71班,随后断崖式下跌,最少的一天仅有1班。

图:1月23日至5月21日间的中美航线数量趋势,来源:飞友科技

这些坚守的航班由中国航空公司提供。临时接送留学生的包机、运送物资的包机不断往返于太平洋上。

5月22日,美国政府要求中美航线上要有美国航空公司执飞,而此时中国疫情得到了完全控制,美国疫情处于大暴发的状态。

就在美国提出要求之前,多架次中美临时航班被延期。美国交通运输部在回复《财经》记者的邮件里称,中国当局和航空公司应知道临时航班审批需要时间,但没有预留足够的审批时间给美国监管当局。

赵立坚表示,由于美方未批准相关航班申请,导致航班被迫推迟,中方对此表示遗憾。拟搭乘临时航班的中国留学人员有的并不住在航班出发城市,为了乘机,他们已退掉宿舍、住房。临时航班推迟给这些孩子带来极大不便。中国驻美使领馆已协助予以安排和解决。

赵立坚说:“我们希望美方从人道主义精神出发,尽快为有关接回学生的航班办妥相关手续,使中国学生能够顺利回国。”

美国航司申请复航遭到中方拒绝后,美国方面要求,中国航司提前30天报备临时航班计划,申报周期被大大拉长。

即使如此,中国民航局仍然表现了谈判的诚意。美国交通运输部文件显示,中国民航局通知美国交通部,中国正在考虑取消3月12日时刻表的先决条件;不过,对一条飞往中国的航线每周服务一次的限制仍将保留。

赵立坚表示,中方注意到美政府有关部门要求中方航空公司提供航班飞行计划的情况,中方反对美方对中方航空公司正常运营的客运航班采取任何可能的干扰或限制。

回国大门没有关闭

虽然“五个一”政策短期之内不会改变,加上美国方面的报复,在美中国人回国之路几乎断绝,但中国民航局给了希望。

中国民航局发布的《民航局关于调整国际客运航班的通知》让更多国外航司有了执飞中国的机会。

为了严防输入,提高航空公司疫情防控意识,民航局还出台了奖励和熔断机制。

航空公司同一航线航班,入境后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的旅客人数连续3周为零的,可在航线经营许可规定的航班量范围内增加每周1班,最多达到每周2班。

航空公司同一航线航班,入境后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的旅客人数达到5个的,暂停该公司该航线运行1周;达到10个的,暂停该公司该航线运行4周。 “熔断”期结束后,航空公司方可恢复每周1班航班计划。

中国民航局更是提出,在风险可控并具备接收保障能力的前提下,可适度增加部分具备条件国家的航班增幅。

此外,5月25日,中国民航局发布《关于建立复产复工国际客运包机计划审批“绿色通道”的通知》。《通知》显示,现对经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或其外事组)批准、或者符合中外快捷通道要求的复产复工国际客运包机计划审批工作程序进行临时性调整,建立“绿色通道”,优化工作流程、缩短办理时间。

中外航空公司的国际客运包机应取得不定期飞行航班许可,暂不需时刻协调。各航空公司在申请不定期飞行航班许可的同时,即可向运行监控中心提交相关预先飞行计划申请。运行监控中心根据不定期飞行航班许可内容,尽快受理并发布预先飞行计划。

各公司登录系统(国内公司登录http://product.caachbjc.com;外航登录http://1.85.12.35:8090/faopss/login_toLogin)进行报送,申请时限由原来的提前7个工作日调整为提前3个工作日,系统受理时间7×24小时。

预先飞行计划申请按照现行程序和申请途径保持不变,申请时限由原来的7个工作日和5个工作日,统一调整为提前3个工作日,系统受理时间7×24小时。

欧洲的汉莎航空成为了首个尝鲜者。

汉莎航空集团与中国德国商会、德国驻华外交使团已经展开合作,首批计划安排两架从德国返回中国的复工复产包机。

5月30日中午,德国汉莎航空LH342航班承运约200名旅客,自法兰克福飞抵天津,这是中德之间的首班复工包机。汉莎还计划申请执行6月3日从法兰克福出港飞往上海的LH734复工包机航班。

两趟包机约承运400多名旅客,这些旅客为德国企业管理人员以及他们的家属。

德国汉莎航空集团亚太区销售副总裁Alain Chisari表示:“从这两架包机开始,汉莎航空集团希望在接下来几个月逐渐恢复业务。”

中美航线之间仍有临时航班在执行。国航CA996休斯敦——天津临时航班已获美国运输部批复,各项准备工作正在稳步推进。该航班拟于美国中部时间6月4日13:10由休斯敦飞赴天津。

后续临时航班是否能继续运行,仍需看美国政府脸色。

(应受访者要求,林赫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