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渭泰散文:从渭南到咸阳,吾心安处是故乡

此 心 安 处 是 故 乡

本文来源于公众号大美西部观察。

吾心安处是故乡

孟渭泰

我出生在渭南市临渭区,童年是在合阳县黑池镇幸福村和爷爷、奶奶一起度过的。1972年回到父母身边,在渭南市临渭区度过学生时代。作家方英文先生曾说:“一个作家的最大幸运,是其拥有乡村的童年生活。”我不是作家,充其量是个作者。但这段生活对我影响极大。童年生活在那个短缺年代的偏僻乡村,学生时代在“文革”风雨度过,艰难到生命难以承受之程度,砺炼出坚韧不屈的顽强性格。

我的祖籍合阳县,古称“有莘国”,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之一,有“伊尹故里·诗经合阳”的美誉。提起合阳,人们可能想到的是富有“诗经文化之乡,中华情诗之源”美誉的洽川国家级风景名胜区。这里是黄河最美的地方,这里最能体验“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诗意境界,素有“小江南”美誉。著名作家王鲁彦赞叹洽川是“冬天里逃出来的春天”。人生有机会一定要去一次洽川,不一定有艳遇,但一定有美景。

都说合阳人机灵,聪颖,智慧,幽默,知书达理,具有较高的文化素养,这个我不能确定。但大家都知道合阳是陕西省教育强县,重视教育是出了名的。每年都有人考上清华、北大。真应了那句话,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

还真的巧了,我在富平县庄里镇度过 了十三年时光。这里有著名的石川河和著名的立诚中学,也极其重视教育,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很有文化素养,都能写一手好字,且非常聪慧。我在这里上技校,读电大,工作,恋爱,成家,生子,完成了人生最重要的阶段。也许是受父亲影响,也许是耳濡目染,养成了我终身学习和写作的习惯。在我的生命里学习的脚步始终没有停止过,写作成为我一生永远的爱好和兴趣。

1992年我们全家迁入咸阳,至今在这座古城生活了28年。我和咸阳有缘,撰写了50多篇有关咸阳的文章,倾注笔尖,跃然纸上,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提起咸阳人们可能想到的第一个词是秦都。中国的城市能称为古都的很多,但咸阳是第一个,是最早的,有“中国第一帝都” 美誉。由于历史太悠远,秦留下的可能只有博物馆里的秦砖,再很难寻找到诸如上林苑、阿房宫的痕迹。现在看到的只有统一广场的秦始皇雕像,中华广场的“千古雄风”铜雕以及古渡廊桥上和两寺渡公园里的秦代名人雕像。正在规划建设的大秦文明苑,将集中展示大秦历史文化,也使咸阳有了体验大秦故都的地方。

提起咸阳不能绕过“汉陵”。绵延百里,蔚为壮观五陵塬,堪称“中国地下历史博物馆”,被誉为“东方金字塔群”。 正如人们所说,“不游兵马俑, 等于没有到中国 ;不看汉帝陵, 等于没有领略中华文明”。“ 江南的才子北方的将, 咸阳塬上埋皇上”。“ 北京的城,西安的塔,不如咸阳的冢疙瘩”。

金人赵秉文的一首“渭水挢边不见人,摩娑高冢卧麒麟,千秋万古功名骨,化作咸阳原上尘。”就是对这一独特人文景观的最好诠释。真可谓“黄山归来不看岳,九寨归来不看水,五台归来不看庙,咸阳归来不看陵。”

到了咸阳不能不去咸阳老街。中山街,东明街,北平街,这古老的明清建筑,高低不同檐牙错综的老式楼房,陈旧的古式门板和顶楼格子似西风残照,依稀向人们诉说曾经的沧桑岁月。

参天古槐技叶青翠,青砖铺道曲里拐弯。低飞的燕子,低吟的蝉呜。青灰的砖墙,高翘的檐头。喧嚣的闹市,浮躁的市井。微风徐来,细雨绵绵,撑把老伞,漫步老街,真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

咸阳老街是一幅现代清明上河图。商贾云集,小贩叫卖,笼箩日杂等老字号店铺彰显老街特色,鳞次栉比名人字画店洋溢着时代的文化气息。风味独特的老字号葫芦头、羊肉泡、锅盔牙子、鸡丝馄饨等地方传统小吃历久不衰,百吃不厌。沿街而行,随时可见百年老宅屋瓦粼粼,古色古香;店铺板面,朱红颜色。仿佛走进了咸阳的历史、文化、民俗长廊。

在这里你可以眺望咸阳钟楼,清渭楼,参观古渡遗址,咸阳博物馆,可以游览咸阳湖景区。辽阔的水面,波光粼粼;绚丽的涟漪,烟波浩淼。阳光下,湖光潋滟;烟雨中,碧波荡漾。清澈的湖水,吹来的微风,把一个人的五脏六腑荡涤得干干净净,使人杂念顿消,令人心旷神怡。也许是喜好水的缘故,这一泓湖水,就足以让我激动不已,感慨万千,敞开胸怀,展开思绪。

当然也可以在奥体中心看一场球赛,或明星演唱会。在市民文化中心,感受华夏文明,体验艺术魅力。晚上可以在双照湖公园看一场美轮美奂,别开生面的水舞秀。遇一人白首,择一城终老。生活在咸阳还是挺幸福的,充满了对美好生活的憧憬。

吾心安处是故乡。我是喝渭河水长大的,关中大地养育了我。从渭南到咸阳,在这片热土上生活着,奋斗着,不离不弃,顽强拼搏,创造着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作者简介】孟渭泰 ,系陕西某公司副总裁。

△作者 孟渭泰

责编 雷小河

感谢阅读欣赏!如果您对本文有什么看法或感想,欢迎在文末留言批评指正。喜欢这篇文章就关注,转发评论就是对我们的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