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汉影帝段奕宏:认真演,尽情玩,彻底活

作者 | 李伟 刘华 赵碧澄

出品 | 腾讯新闻 · 财约你

47岁的“硬汉影帝”段奕宏,内心住着个大男孩,精力耗不尽的那种。

最近一次让他觉得嗨到爆,是在河北老掌沟试驾全新Jeep牧马人Rubicon Recon丛林英雄限量版。在北京以北200公里的这处山林,是自驾越野经典路线,碎石、陡坡、深坑、涉水;这里在一个季节里,能有多重自然风光,峡谷南麓是野生白桦,北麓是野草。5月下旬,华北已是初夏时,这里还能有8-10度的清爽。

这次段奕宏的坐骑越野车很特别,同是“硬朗派”,多数人还没有机会一睹真容。Jeep牧马人本身就是全球偶像级SUV,最新的Rubicon Recon丛林英雄限量版更是只限量发售200台,颜色是在售牧马人没有的颜色——亚马逊丛林绿;这也是新牧马人上市以来,第一款以Rubicon为原型车的特殊版车型,还拥有灵感源自“侦察兵”的“RECON”的车身侧面标识铭牌和独一无二的红色安全带设计,未来短期内不会再有,所以实用性与收藏价值兼具。

段奕宏爱极限运动,爱冒险,此车、此景让他眼里闪着光,“我2010年接触过Jeep车,拍《西风烈》的时候,那时候坐在里面还感觉底盘挺硬,但这次牧马人让人觉得特舒适。"因为全新Jeep牧马人Rubicon Recon丛林英雄限量版搭配了自适应减震可调多连杆悬挂,即使在这样极限的路况下,可以过滤掉野外激烈的颠簸,越野能力增强的同时,舒适性也明显提高。

段奕宏自己也试驾了一把,被Jeep牧马人深深圈粉,“今天这个环境我特嗨。刚刚我旁边有专业人士开着车,后座两位小朋友(工作人员)觉得挺恐怖,特别是刚刚一个连续的炮弹坑,但我挺嗨。”这得益于全新Jeep牧马人Rubicon Recon丛林英雄限量版2.0T发动机最大功率提升至266马力,峰值扭矩提升至400牛·米,5速自动变速箱升级为8挡手自一体变速箱,搭配集成扭矩4倍放大的双速分动器和三把机械式差速锁,加上自重减轻100公斤,动力、越野、脱困能力得到大幅度提升,还降低了排放与油耗。

“今天越野的感觉、环境真不错,还能闻到牛粪哈哈哈,牛粪真的是在城市里久违的味道。”段奕宏说。

懂自己,活彻底

段奕宏在新疆伊宁长大,他开玩笑说牛粪有怀旧的味道。

载着段奕宏走这一趟怀旧越野路的是个1996年出生的小伙子,24岁,玩越野4年多;年纪不大,但活得挺通透。

段奕宏说:“今天给我感触更大就是他,玩越野4年多,他说这是他的生活方式;而且从言谈举止,你能感受到他对越野的热爱,我很受感染。这里的地形、车型、风景,他觉得都太美了、太美了。”

段奕宏问他,你玩越野最高的境界追求的是什么?小伙回答说应该是跟头把式地、被折腾完之后看到的风景;那种经历千辛万苦,去到别人去不到的地方,看到别人看不到的景,那一瞬间是最美的,是最有成就感的。

段奕宏说自己被触动了,因为这届年轻人活得通透,“这是对自己一种彻底的认知、对生活追求的彻底认知。人要知道自己的生活方式,知道自己未来的生活方式,知道自己工作的意义和价值,以及和生活的一种平衡。”

24岁玩越野的小伙子身上,有段奕宏的影子,他也是在差不多的年纪,经历了一通“跟头把式”的折腾,收获了他最美的风景,进了表演事业的大门。

危机感,拼命学

1991年,18岁的段奕宏从伊宁坐20多个小时车到乌鲁木齐,再坐四天三夜的火车到北京。第一年他初试就被刷下来了,但也特别开心,因为知道自己是一张白纸,而表演是一座圣殿。那时候他在中戏操场上看着满墙的爬山虎、一张张自信朝气的脸,想着一定要在这里有一张课桌。

当年段奕宏是不顾家里人的反对,一定要去北京考中戏的;考了三年才考上,第三年他花钱上了中戏的培训班之后,都快没吃饭的钱了。

(青年段奕宏)

3年之后如他所愿。那一届中戏星光灿烂,段奕宏的同学有陶虹、高虎、印小天,段奕宏不出众,最初又特别不自信,就做一件事——拼命学习,四年没回过一次家,但每年都把成绩单寄回家。

段奕宏回忆:“我上了一个中戏的短训班,跟头把式的考进了中央戏剧学院的本科。即便进了中戏成了正式的学生,我一直非常自卑,这种危机感太强了。我也想一上来就给别人特 ‘打眼’(的感觉),但没有,你就是不‘打眼’,怎么办?只能试着生存、找到适合自己的路,让自己那颗浮躁跳动的心有一个安放之处,其实就是让自己学会面对自己,让自己安放、让自己踏实。”

大学4年,段奕宏没接一部戏,但在学校的话剧作业同学都跑来看,他和陶虹的作品在中戏还拿到过前无古人的满分。

归来去兮,不负少年志

1998年毕业之后,段奕宏进入实验话剧院。2003年,他在《恋爱的犀牛》中让人们见到了厚积薄发的段奕宏。而在毕业近8年后(2006年),段奕宏因为《士兵突击》中潇洒不羁的老A队长袁朗一举成名。

《士兵突击》取得了一轮又一轮收视狂潮之后,段奕宏成了综艺节目争相邀请的对象,可他却推掉了所有,理由是为了看《我的团长我的团》剧本,那时距离这部剧开拍还有5个月的时间。

那之后,一系列优秀作品更奠定了段奕宏实力派演员的身份,《白鹿原》、《西风烈》、《烈日灼心》……第18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在《烈日灼心》中炸裂的演技,让段奕宏拿下最佳男演员。

在《烈日灼心》的颁奖礼上,段奕宏一字一句的说下——“我愿意为戏为奴”,“1991年我第一次考中央戏剧学院,到2003年我第一次获得新德里电影节的最佳男演员,12年。2003年到今年(2015年),12年。两个12年,作为一个演员的我,愿意为戏为奴,我将继续沿着我心中认为的演员的道路走下去。”

段奕宏炉火纯青的演技获得越来越多的肯定,《烈日灼心》里他扮演一名刑警,无时无刻不在抽烟,还带着邓超一起抽,一根烟就撩动了百样情绪。

2017年是丰收年,段奕宏主演、参演的电影多达四部。《非凡任务》讲述毒贩与卧底的故事,他贡献了令人过目不忘大反派角色;《记忆大师》描绘未来世界记忆可以移植,段奕宏饰演警察,但剧情最后一秒的黑化让角色大反转。《引爆者》里段奕宏摆脱反派形象,在废弃工厂和煤老板殊死搏斗。《暴雪将至》里,段奕宏又成了保卫科干事,连环杀人案让这个想当警察的保卫科干事蠢蠢欲动,但却在欲望的泥潭中越陷越深。

凭借《暴雪将至》,段奕宏获得第30届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第12届荷兰亚洲电影节最佳表演奖。

做彻底,台前到幕后

硬汉影帝段奕宏依旧在努力,在演艺事业里实现他的“活彻底”。

2020年年初,段奕宏新近杀青的一部作品叫《双探》,他在零下近30度的原始森林里工作了二十五六天;还第一次走入幕后,担任监制。

段奕宏说:“辛苦是肯定的,大家把我推在那儿(监制工作)了。之前我其实是想专一的做演员,但是这个剧本是我们一起开发的,有一个(监制)头衔,能让我更有在创作上的话语权。以前只是演员,如果说的事多了,就感觉你演员怎么关心那么多事。这次这有机会,我觉得可以参与度更高一些,艺术责任感更强一些。”

从银幕前到幕后的转变,段奕宏说这是资源积累到了一定程度,自然而然的转型;当下他可以把监制按照专业的标准去做,但并不特别沉浸和享受其中,“我不嗨”,他希望通过思想的碰撞去实现更完美的作品,“我没有做监制的时候,参与度其实已经超出了演员的身份,会操心造型、场景、道具。但是我也怕这种经验(会有不好的影响),我不是一上来就去排斥和否定专业人士所提供的东西,但我有想法的时候也要(思想)碰撞。我觉得创作就是互相碰撞出来的,它没有唯一的标准,它只有更高的标准。”

尽情玩,行走的荷尔蒙

做监制的工作段奕宏严谨认真,但“不嗨”,玩极限运动他就一定嗨。越野是一桩,其他的跳伞、潜水也不在话下。

段奕宏说:“哪个最刺激?还是4000米跳伞,第一个要跳下去那种感觉……以后要学会自己跳,自己把伞包拉开,调整风向什么的,那肯定更刺激。海底也挺有意思,太美了,鲨鱼就在那,还有耳朵的感觉,几乎是另外一个世界。滑翔伞我还挺想玩的,但还没玩过,(喜欢)飞的那种感觉。”

(段奕宏在跳伞前)

从上学到现在,段奕宏坚持跑步20多年。他给自己的评价是“业余选手里还算可以的”,状态最好的一次是在韩国,45分钟跑了11公里。如果不拍戏的话,他一周跑步四五次。

跑步之于他不枯燥,而是愉悦,“如果你习惯了这种感觉(就停不下),它中间确实是挺难受的,比如你跑10公里,中间5公里多的时候比较难受;但是克服这个之后,接下来就是轻松,还有跑完之后愉悦的快感。”

在跑步和生活中,段奕宏都找到了节奏,现在他一年拍两部戏,闲下来几个月。一边埋头工作,一边能享受抬头看天。

但即使是不拍戏时,段奕宏也闲不住,他的内心有个小宇宙。

这次疫情,段奕宏自己度过了隔离的21天,先是从境外到上海集中隔离14天、再是北京居家隔离7天;桔子酒店10平方米的小屋里,段奕宏忙得很。酒店里没人知道隔壁住着大明星,每天6:30,段奕宏戴着口罩探出头测个体温,然后享受自己的一整天。

段奕宏说:“首先我自己调整了一下心态,说我千万不要赖床,睡觉时才上床。(隔离开始)进到屋里面就开始订瑜伽垫、水果刀、水果盘、拖把,每天地板擦两遍,床抬起来擦,我要把这个地方打扫的干干净净,让我待得住。其实跟进剧组差不多,我进剧组也是自己弄的干干净净的。”

这样下来,段奕宏隔离期每天的时间都不够用了。早上运动完出一身汗后,他开始手洗衣服,超大的浴巾也手洗,搓完了又是一身汗。下午看电影,每天最多两部,不能再多,怕看晕了;然后看《双探》的粗剪,一定要跪在瑜伽垫上看,因为跪着更累,他说那种有知觉感挺好。

2018年,段奕宏重回了趟新疆,花了近两周的时间,重走了当年考中戏走出新疆时的那条路。

一样的风景,不同的心境,回到原点,他想重新感受那片土壤给予他血液里的内涵,重新审视自己,对待生命、生活、家人、朋友的方式,让他更清晰该选择什么,该拒绝什么。

还有久违的牛粪味道。一帮发小、同学住在帐篷里,晚上看星星、喝酒,发小一个人喝了两瓶60度的白酒,那一晚上段奕宏就替他拍后背。

这是一段有味道、但极开心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