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ETF增持创历史新高 各路资本争相加仓黄金“各有盘算”

在海外疫情扩散与各国央行大幅加码货币宽松的驱动下,黄金再度成为全球投资机构的宠儿。

世界黄金协会发布最新报告指出,今年前5个月全球黄金ETF总计增持623吨黄金,超过有记录以来的任何一年持仓增量。

世界黄金协会对此认为,今年以来全球资本之所以大举涌入黄金ETF,主要是受到四大因素影响,一是全球央行都在采取低利率政策且通胀预期有所“抬头”;二是市场担心疫情可能二次暴发,给全球经济复苏造成新的不确定性;三是上市公司盈利能力下滑导致欧美股市估值偏高,需要黄金对冲权益类资产大幅回调风险;四是近期美国社会动荡加剧投资机构的避险需求。

RJO Futures高级商品经纪人Bob Haberkorn向记者透露,自疫情全球扩散以来,家族办公室、养老基金、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等长期资本一直是加仓黄金ETF的主要资本力量,究其原因,一是黄金与大部分资产呈现出负相关走势,当这些资产价格回调时,黄金的走势则相对平稳,可以起到风险对冲效应;二是若疫情将在相当长时间影响全球经济,持有黄金反而可能获得更高的回报率,具体而言,若按5年以上投资周期计算,持有黄金的年化回报约在5%-8%,高于债券与部分大宗商品等资产类别。

在他看来,目前欧美投资机构加仓黄金ETF热潮尚未结束,近期不少对冲基金正从美股资产撤离并转投黄金ETF。他们此举同样有着两大目的,一是对冲美股大幅回调风险,二是鉴于市场预期美联储将在6月采取国债收益率曲线控制(YCC)的货币宽松措施,配置黄金将从中受益。

值得注意的是,当前各国央行在外汇储备加仓黄金的意愿也在增强。

世界黄金协会指出,他们在2月20日-4月17日期间向全球150家央行发出调查问卷,得到51份合格回复里,约20%受访央行计划在未来12个月增加黄金储备,这个数字远远高于去年的8%。

“事实上,一些国家资本外流与汇率大幅贬值压力日益严峻,要稳定本国货币汇率,在外汇储备里增加黄金资产无疑是行之有效的措施之一。”Kitco Metals贵金属部门高级分析师Jim Wyckoff向记者分析说。

机构涌入黄金ETF“避险”

全球投资机构大举涌入黄金ETF,在5月份达到高峰。

世界黄金协会数据显示,5月黄金ETF增持黄金量达到154吨,占到今年前5个月增持量的1/4,且欧美黄金ETF依然是增持黄金的主要力量。

具体而言,5月美国两大黄金ETF——SPDR Gold Shares与iShares Gold Trust的黄金持仓量较4月分别增加67吨与20吨,欧洲两大黄金ETF——iShares Physical与 Invesco Physical Gold的黄金持仓量则较4月分别增加23.3吨与6.9吨。

“这背后,是越来越多欧美养老基金,家族办公室与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鉴于美国社会动荡加剧与经济复苏缓慢等因素,正在持续追加黄金配置比例。”一家华尔街家族办公室负责人向记者透露。去年底他负责管理的多位美国富豪家族办公室的黄金持有比例不到5%,如今他们的持仓比例已增加至12%左右。究其原因,这些家族办公室认为疫情可能在相当长时间影响全球经济,加之美国社会动荡导致投资信心受挫,与其持有回调风险持续走高的权益类资产,不如转向安全系数更高的黄金ETF。

“此外,对全球央行大举加码货币宽松的担心,也是他们愿意持续追加黄金配置的重要驱动力。”他坦言。尤其是美联储无限量QE 措施正导致美元汇率趋于下跌与美元流动性泛滥,正动摇美元的全球储备货币地位,令他们相信黄金在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将随之提升,进而追加黄金ETF的配置比重。

除了家族办公室等长期资本继续增持,近期黄金ETF市场还涌入了不少多策略与量化投资型对冲基金资金。他们的交易策略与家族办公室等长期资本截然不同,更愿将黄金看成是对冲短期美股可能剧烈回调的避风港。

一家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表示,当前美股大幅反弹与高估值,与实际经济增长基本面(越来越多美国企业破产且上市公司盈利能力下降)完全脱节,因此他们担心当美国政府救市措施利好效应逐步褪去时,美股将遭遇大幅回调风险,带动企业债等资产剧烈波动,相比而言,黄金的波动独立性能帮助他们减轻投资组合净值下滑幅度,反而起到巨大的风险对冲作用。因此他们决定将黄金ETF的持有比重,从3月底的15%大幅提高至25%。

多国央行计划加仓黄金的“算盘”

在全球投资机构大举增持黄金ETF配置黄金资产之际,各国央行也“不甘落后”。

世界黄金协会调查发现,约20%受访央行计划在未来12个月增加黄金储备,这个数字远远高于去年的8%。

“考虑到去年全球央行累计增持650吨黄金储备,按照当前受访央行的增持意愿,今年这个数字有望突破800吨。”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分析说。

值得注意的是,88%受访央行将增加黄金储备的一大重要原因,归咎于日益蔓延的负利率政策。

由于持有黄金不产生利息收入,以往不少国家央行更愿买入能产生利息收入的各国国债,如今越来越多国家央行正考虑引入负利率政策导致本国国债收益率趋于跌入负值,持有国债的收益吸引力反而不如黄金,驱动这些央行计划增加黄金储备。

“尤其是3月美联储将基准利率调低至零附近,且美国政府不断施压美联储引入负利率,导致中短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已跌入零值附近,正驱动不少国家央行弃美债投黄金。”上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指出。

在Jim Wyckoff看来,不少国家央行之所以考虑加仓黄金储备,还有着“稳汇率”的现实考量——由于疫情导致全球经济增长乏力,不少国家正面临资本外流与货币大幅贬值风险,要稳住本国货币汇率,除了合理使用国家外汇储备妥善处理外债兑付风波,另一个有效办法就是增加黄金储备,规避外汇储备里美元资产因美元汇率下跌与资产价格波动所带来的额外损失,给投机资本有机可乘沽空本国货币套利。

世界黄金协会调查还发现,79%受访央行之所以愿意增持黄金储备,还因为他们看好黄金在系统性风险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