扼紧东汉咽喉的财政困局:破局失败,那便饮鸩止渴吧

前言:缺钱的东汉王朝

公元二十五年,也就是西汉王朝灭亡十七年之后,有着汉室血脉的刘秀在洛阳称帝,重新建立起来汉王朝。与其他朝代开国时政治清明,处处一片欣欣向荣不同,东汉王朝建国伊始便面临着严重的财政问题。

这一点可以从刘秀甚至无法发起一场大的对外战争看出来。东汉初年,当时的的长安附近崛起了一支羌族部落,这支异族部落在壮大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与当时的汉朝发生了冲突。

而当时的汉朝由于财政捉襟见肘,为了节省开支,只能对其放任不管,从而给了这支羌族部落不断发展壮大的机会,在之后的一百多年里,成为了威胁汉王朝统治的心腹大患。

正文

东汉王朝虽然是一个新的王朝,但改朝换代并没有给予它新生。东汉沿袭了西汉王朝的几乎一切制度,它的社会结构同西汉一样的老化与僵固,所以说东汉王朝不过是西汉王朝的延续罢了。

这种继承和延续下来的东西也包括“财政困难”,和西汉末年一样,财政空虚一直是困扰东汉历任帝王的一大难题。而为了筹钱,他们也使出了一系列让人眼花缭乱的手段。

光武帝的手段:清查土地户籍,精简官吏

汉光武帝作为开国皇帝,自然不想给后代们留下一个烂摊子。为了解决财政问题,他做了不少的尝试。

首先是进行土地与户籍的清理。

在古代,土地与人口是一个国家主要的财政税收来源,根据汉朝税制,田赋和人头税是财政收入的大头。

在公元三十九年,汉光武帝刘秀意识到,此前赋税承袭秦制,“使黔首自实田”的做法存在很大弊端,这导致了统计上来的田地面积远少于真实的田地面积。

帝以天下垦田多不以实自占,又户口、年纪互有增减,乃诏下州郡检核。于是刺史、太守多为诈巧,苟以度田为名,聚民田中,并度庐屋、里落,民遮道啼呼;或优饶豪右,侵刻羸弱。

于是他下令全国进行大检查,重新核定户籍人口土地,可是这一件事遭到了地方豪强的强烈反对。

原因无他,这一举动触碰了这些地方豪强的切身利益。他们从西汉开始就侵占土地,隐匿人口,到了东汉时期更是变本加厉。一件清查土地的事情竟然闹得全国好几个州反抗,光武帝的这次改革宣告失败。

开源失败,只能节流

开源不成,光武帝又在节流上动起了脑子。为此,光武帝采取了精简官吏,合并财政的方式。以财政官员为例,光武帝通过合并少府、大司农、水衡都尉的权力,一口气就裁撤了数十名官员。《后汉书·百官志》中记载了光武帝精简官吏的行为:“承秦,凡山泽陂池之税,名曰禁钱,属少府。世祖改属司农。”

这种做法虽然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行政效率,却也大大压缩了朝廷的财政支出。

明帝与章帝:试图收回盐铁专卖

光武帝之后,明帝与章帝时期,国家经济有了一定的发展,社会达到了东汉最繁荣的水平,史称明章之治。

明帝采取了开放民间经济、轻徭薄赋、严惩贪腐等一系列措施,对汉朝的经济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降低了国家财政的压力,但东汉王朝财政不足的问题却一直存在,财政困局始终没有得到根本性解决。

到了章帝继位之后,他的第一个旨意就是效仿汉武帝当年的做法,试图收回盐铁专卖的权力。

但收回盐铁专卖之权,岂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情。盐铁专卖历来都被视作是一件与民争利的恶政,桓宽所写的《盐铁论》还摆在那里,作为刚刚继位的“新手皇帝”,章帝发出的收回盐铁专卖的旨意根本得不到响应,不得不草草收场了。

财政崩溃,安帝时期靠卖官挣钱

开国之初,东汉朝廷的财政虽然长期不足,但靠着降低官吏工资、在对外战争中保持克制以减少战争支出等节流手段也能勉强度日,可是到了安帝时期却发生了改变。

到了这时,文本开篇提到的羌族部落壮大到了东汉必须正视的地步,已经严重威胁到了东汉王朝的统治。

永初三年,西羌攻破了汉朝临洮,外患至此,不得不兵戈相见。更雪上加霜的是当时的京畿地区出现了罕见的大饥荒,《资质通鉴》记载“汉安帝永初三年三月京师大饥,民相食。”

内忧外患之下,长期勉强运行的财政再也无法维持。根据《后汉书》记载“自羌叛十余年间,兵连师老,不暂宁息。军旅之费,转运委输,用二百四十余亿,府帑空竭。”长年的战争使得东汉王朝的财政彻底崩溃。

事已至此,统治者自然再也无暇顾及什么颜面。在当时的三公建议下,安帝为了筹措资金,开始公开允许官职进行买卖,从关内侯到虎贲中郎将,只要花钱就能买官来做。虽然历朝历代都不乏买官卖官的现象,但皇帝公开允许却是极为罕见的事情。

卖官敛财,就像一剂慢性毒药,虽然缓解了一时困境,却也让本来就十分糟糕的吏治变得更加混乱。从那一刻起,东汉王朝其实就已经无药可救了。

东汉末年,昏招频出

“先帝在时,每与臣论此事,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桓、灵也。”诸葛亮在《出师表》中的这席话绝不是空穴来风。

以汉灵帝为例,他宠信宦官张让,宣称“张常侍是我父”,九五至尊认太监为父,足见灵帝有多么昏庸。

灵帝沿袭了先帝们卖官的传统,但和先帝不同的是,他卖官得来的钱并不是拿去充实财政,而是用来追求个人享乐。特别是他还建立了一个万金堂来储存自己的钱财,避免被用于公事。

中平二年,南宫遭火灾。在张让等人的撺掇下,灵帝居然“敛天下田亩税十钱,以修宫室。”让全天下的百姓为他的愚蠢买单,东汉的气数自然也就尽了。

结语

纵观整个东汉,历代帝王为了解决财政吃紧问题想尽办法,卖官、裁员、加税等等,但始终没有找到一个真正可行的根本性解决办法。

哪怕是雄才大略的光武帝都解决不掉这个难题,一代不如一代的后世皇帝们,又怎能指望他们有所作为呢?库中无粮还耽于享乐,东汉能传八世十四帝,享国一百九十五年,已经实属不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