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百灵自述倒贷经历:供应商成帮手 去年划出逾20亿

时隔半个多月,贵州百灵终于回复了深交所的关注函。

此前的5月15日,贵州百灵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被要求立即自查控股股东及关联方是否仍存在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的行为。通过多次延期,6月4日晚间,贵州百灵终于发布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公告。

这次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却掀开了这家老牌药企更大的财务问题。

根据贵州百灵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内容,公司以供应商贵州宜博经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宜博经贸)、潮州市潮安区梅园印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梅园印务)、安顺市宝林科技中药饮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林科技)为“中介”,仅在2019年度就累计划出资金20.85亿元。

其中,有14.22亿元为通过供应商进行的倒贷资金,有4.9亿元最终流入了贵州百灵实际控制人处形成资金占用;有1.7亿元提供给供应商使用。

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的资金划转一直持续到今年5月。今年1月至5月19日,还出现通过供应商违规使用资金的情况。

供应商成“中介” 去年划出资金逾20亿

根据贵州百灵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贵州百灵在2019年度以预付货款、银行贷款定向支付的方式向供应商宜博经贸、梅园印务、宝林科技累计划出资金20.85亿元,其中通过上述供应商进行的银行倒贷资金为14.22亿元、供应商使用资金为1.7亿元、实际控制人占用资金为4.92亿元;累计收回资金21.43亿元(含利息)。

在关注函中,贵州百灵详细列举了与这三家供应商的资金划转情况。记者发现,贵州百灵与这3家供应商进行银行倒贷为目的的资金划拨十分频繁,基本上都是由贵州百灵将资金划出至上述某一家供应商账户中,经过一周左右的时间,再由这些供应商划入贵州百灵。

资金流动频繁时,每天都会有这样的进出倒账。以2019年9月为例,贵州百灵分别在9月25日、26日、27日连续3天里,每天向宜博经贸划转出1亿元资金,在2019年9月26日、27日、29日,宜博经贸再略微变动资金数额共计划入3亿资金到贵州百灵账户。

贵州百灵称,这样的银行倒贷行为产生的原因是公司按期向金融机构归还到期流动资金贷款,按期归还后,银行发放新一期的流动资金贷款,银行受托支付到公司指定供应商,供应商收到后再转入公司指定的账户。

银行倒贷只是一方面,这3家供应商的资金还会流向贵州百灵的控股股东,形成控股股东对贵州百灵的非经营性占用资金。

数据显示,贵州百灵在2019年度向供应商划出资金4.92亿元,划入资金5.5亿元,均属于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形成实际控制人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日最高余额达到了4.1亿元,占贵州百灵2019年经审计净资产的10.11%。

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的行为在今年也一直持续。数据显示,贵州百灵2020年1月1日至5月19日向供应商划出资金1.97亿元,划入资金1.97亿元。贵州百灵称,此款项属于正常贷款的受托支付与收回。在同时期,贵州百灵实际控制人占用资金5.66亿元。

贵州百灵还长期向这3家供应商提供资金。2019年度这3家供应商使用贵州百灵资金1.7亿元;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5月19日,使用资金2.49亿元。

在关注函的回复中,贵州百灵明确,部分供应商使用资金不符合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等有关规定的要求;实际控制人非经营性占用资金不符合中国证监会《关于规范上市公司与关联方资金往来及上市公司对外担保若干问题的通知》和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等有关规定的要求。

3家“转贷供应商”或互有交集 背后关系成谜

事实上,企业进行倒贷并不罕见。在上市公司山西焦化此前回复上交所对公司2018年年报审核问询函中就表示,为了保证资金链稳定,防止出现营运资金缺口,还需5亿-10亿元左右用于银行倒贷续贷。

不过,通过正规银行进行倒贷,和利用民间借贷的倒贷,以及像贵州百灵这样以供应商作为资金划转中介进行倒贷,背后的文章却很不一样。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贵州百灵提到的上述3家供应商,在此之前均没有在公司信息披露的公告里出现过,贵州百灵对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总和,也不过3亿元,离公司此次披露的往来资金逾20亿有着非常明显的差别。

按照贵州百灵的说法,宜博经贸、梅园印务、宝林科技3家供应商均和公司没有关联关系。那么,这3家供应商都是什么来头?

首先讲一下来自广东的梅园印务。梅园印务为一家广东潮州的企业,主要经营包装装潢印刷品、其他印刷品印刷等业务,背后老板名为李健新,其持有梅园印务75%的股权。

梅园印务旗下,仅有的唯一一家持股50%的子公司为潮州市潮安区正忠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经营范围自然也是办理各项小额贷款,也曾因借款合同纠纷起诉他人。

记者注意到,梅园印务虽然从未出现在贵州百灵公告中,但李健新却曾与贵州百灵有过关联。

2019年4月,贵州百灵以1.65亿元的资金收购了中证泰兴持有的一家名为重庆海扶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海扶医疗)15.79%的股权。2019年7月,贵州百灵再次宣布将以自有资金对重庆海扶医疗投资2.5亿元。

在这一次增资之时,重庆海扶医疗的股东名单中就出现了李健新的名字,且当时李健新与贵州百灵对重庆海扶医疗的持股数量一致,并列为第二大股东。今年1月,贵州百灵披露的重庆海扶医疗股东名单中,李健新持股占比为12.635%。根据企查查资料,李健新现为重庆海扶医疗的董事。

新京报记者发现,剩下两家与贵州百灵资金来往密切的宜博经贸、宝林科技,背后为同一实际控制人。

数据显示,这两家公司均为贵州本地企业,办公地址相同,且两家公司的大股东及法定代表人均名为于以祥,其持有宝林科技90%的股权、宜博经贸88%的股权。

同样,上述两家公司也未直接出现在贵州百灵供应商名单中。而是在2012年年报里,于以祥以前五大供应商的身份出现,贵州百灵对于以祥的采购金额为1557.75万元,占当年采购总额比例的2.79%。

而值得注意的是,李健新也或与于以祥有过交集。记者注意到,宜博经贸最开始的一名股东,同样名为李健新,其在2015年8月退出宜博经贸,于以祥进入成为新股东。

此外,贵州药监局发布的处罚公告显示,今年4月,于以祥控制的宝林科技还因生产劣药山药被罚款、没收违法所得及非法财物。

贵州百灵负债率连年增加 实控人紧急归还剩余占用资金

频繁倒贷的背后,贵州百灵的实际控制人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问题也十分严重。

根据2019年年报,报告期内贵州百灵实际控制人姜伟因资金周转原因,按照6%的利率向贵州百灵借了3.4亿元。财务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资金和利息均已归还。

而根据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其他关联资金往来情况的专项审计说明》,2019年度贵州百灵累计向公司实际控制人划出资金达到20.86亿元,累计收回资金21.44亿元(含利息),上述资金占用性质均为非经营性占用。

根据此次贵州百灵回复关注函内容,一直在今年,贵州百灵还存在通过向供应商划出资金的方式,形成实际控制人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况。数据显示,2020年1月1日至5月19日,贵州百灵的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总额达到了5.28亿元。

5月15日,贵州百灵收到了深交所关注函,要求对资金占用等问题进行说明。此后的5月15日、18日、19日,贵州百灵实际控制人及供应商还紧急转入3笔资金到贵州百灵账户。

对于贵州百灵来讲,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也在增加。公司截至2018年3月底的资产负债率为26.45%,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已经增长至41.54%。

数据显示,贵州百灵2019年的财务费用为5418万元,较2018年同比增长达到了251.95%。

而在经营上,贵州百灵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28.5亿元,同比下滑9.1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9亿元,同比下滑48.27%。2019年贵州百灵中成药业务的毛利率也下滑至57.69%,较2018年下滑5.44%。

上市10年,这是贵州百灵首次收入利润双下滑。

新京报记者 李云琦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杨许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