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匡胤杯酒释兵权,是因为兔死狗烹?还是想到了安史之乱

杯酒释兵权

公元961年,经陈桥兵变,而黄袍加身的赵匡胤,举办了一场场茶话会。请的是他的老伙计石守信、高怀德等人。在会议中,大家怀念了一下过去,然后扯了一阵闲篇,又畅想了一下未来。然后他们开始了自己的保留节目—喝大酒。喝的是“琼浆、玉液”(当时却有其名),吃的是酒醋三腰子、臊子炸白腰子、鸡人字焙腰子……(见宋《玉食批》)

待酒至半酣,腰子吃了五串。喝得小脸通红,双眼惺忪的赵匡胤,开始借着酒意大倒苦水,他说自己虽然当了皇帝,可是每天都很不开心,说完就停了下来。众人中有喜欢捧臭脚的,赶紧接话,没让它掉到地上。“大哥为你啥睡不好啊?是不是环境不好?弟兄们给你整治一下周边的噪声污染,还是侍寝的盘子不够靓?回头弟兄们给找个像大久保松惠那样的”。

赵匡胤听了,嘿嘿一笑说:“这些都不是,我是担心你们。”众人忙说“大哥你不用担心,我们吃的好,睡的香,白天忙完还不耽误夜里忙,身体依然杠杠的”。赵匡胤又说:“我担心的是,你们手握兵权,万一有人不识好歹,想给你们披上龙袍,我是怕有人会陷你们于不忠不义啊!”赵匡胤说完,转身翩然离去,只留下一帮老兄弟,在风中凌乱。

这群老兄弟跟随赵匡胤征战多年,虽然有些人只是四肢发达,但也有人头脑并不简单,回去后大家伙一合计,决定上交兵权。于是乎,这些老兄弟第二天就集体交权,赵匡胤也没再谦虚,顺手就把军权给收了回来。

有人看完这个故事,就会说,这不就是因为赵匡胤自己来路不正,又担心手下居功自傲,而行的卸磨杀驴之策吗?骆驼昨天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最近的唐史研究,又让骆驼多想了一点。骆驼想到了什么呢?

安史之乱

骆驼想到了“安史之乱”。“安史之乱”发生于公元755年年底,引起骚乱的是一个叫安禄山的二手艺术家,他的本职工作,是替李隆基镇守边关。至于“安史之乱”前因后果,骆驼在以前的文章《唐玄宗为何重用安禄山,为何放任安禄山的发展,为何打不过安禄山》中已经详细说过,今天就不再细说了,只捡干货再给大家分享下。

李隆基,相信大家都不陌生,除了杨贵妃和梨园之外,他还开创了“开元之治”,和开创了“贞观之治”的太宗李世民、弄出了“元和中兴”的宪宗李纯,并称为“大唐三宝”。李隆基在位时,做的最愚蠢的事,就是开创了“缘边节度使制”。

这个制度的核心是:朝廷任命一名节度使,由他带重兵镇守边关,并且以守为辅,以打为主,实行积极的作战方针。这个制度的优势是,给了节度使充分的权力,允许他们军政一把抓,从而快速地开疆扩土。缺点是,节度使可以自给自足,受朝廷的钳制较小。这样造成的结果是,大唐的防御像是一个鸡蛋,从外不容易打破,但是蛋壳要是掉头向里进攻的话,朝廷很难第一时间进行有效抵抗。

这种危机在“安史之乱”中就爆发过,虽然后来被平息了,但是并未根除,最后毁灭大唐的朱温,就曾是大唐的节度使。赵匡胤出身于官宦之家,又亲身经历了四方征战,并担任过节度使一职,所以他对于节度使制度的漏洞,应该是非常的清楚。所以骆驼认为,他“杯酒释兵权”,并不是“卸磨杀驴”,而是为了大宋的将来考虑,才做的决定。

赵匡胤到底想干什么

有人会问你有证据吗?骆驼还真有。据《续资治通鉴》记载,赵匡胤在举办“鸿门宴”之前,曾经和宰相赵普。讨论过一个国家,要想长治久安的办法。赵普的答案是解决了“君弱臣强”的问题,自然就能“天下自安”。如果赵匡胤只是为了“杀驴”,那么在“杯酒释兵权”结束后,这件事应该结束了,但是赵匡胤并没就此打住,而是又采取了更加凌厉的手段。

他把节度使的权力进行了弱化,一是把军权一分为三,统兵、用兵、调兵三权分置,随后还要求兵、将轮换,不让兵、将产生“感情”。二是重朝廷而轻周边,以重兵拱卫首都,而减少边镇的兵力。三是重用文官,在各节度使的地盘,安排很多文臣,并且授予文臣极大的权力,对于武将进行压制。这三条一出,就足以证明,赵匡胤图的不是一时之安稳,而是希望大宋长治久安。

这个政策的出台,确实解决了中原王朝内乱丛生的问题,但是从此以后,中原王朝面对外敌时,只能被动防守,再也无力主动出击。

课后思考:如果你是赵匡胤,能想出更好的解决办法吗?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