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出“已丑为美”的这个先秦智者,可能有不为人知的大智慧

今天我们所认识的美与丑是一对相反的形容词,概念不同,界限分明。在同一个层面上理解二者,如形容外表时,美即是美,丑即是丑。但当二者的形容对象由具体变为抽象时,就会产生与之相反的状况,如以丑为美。

在中国古代,最先提出"以丑为美"命题的是东晋葛洪,他在《抱朴子》一书中云:"以丑为美者有矣,以浊为清者有矣,以失为得者有矣,此三者乖殊,炳然可知,如此其易也,而彼此终不可得而一焉。"其大致意思为,美丑、清浊、得失没有绝对的标准,不能统一,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审美观念。作为道教文学源头之一的《庄子》,也体现了以丑为美的美学特质,并且提倡自然美,对当今社会也有着重要的意义。在庄子的认知中,丑,是形体的残缺,是常理的对立面。美,是精神的纯净,是常人难以企及的境界与高度。庄子认为形体丑的物体可以具有精神上的美。

1、 百家争鸣的产物

庄子,一个形骸放荡之人,不受礼法约束,追求逍遥之境界,何以产生"以丑为美"的审美特质?这是诸侯争霸、动荡大背景下的精神产物。庄子生活的时代是战国中后期,一方面,天下黑暗,礼崩乐坏,烽烟四起,这样的大背景下,流通着百家争鸣的自由空气,各种思想碰撞出明亮的火花,为庄子"以丑为美"审美特质搭建了广阔的平台,使得这种审美思维得以顺利诞生而不至于被扼杀于摇篮之中。正如林语堂所言:"这时中国之文化及精神生活,确乎是精力饱满,放出异彩,九流百家,相继而起,如满庭春色,奇花异卉,各不相模,而能自出奇态以争妍。人之智慧,在这种自由空气之中,各抒性灵,发扬光大。人的思想也能各走各的路,格物穷理,各逞其奇,奇则变,变则通。故毫无酸腐气象。"最后,正因为处于这样混乱的时代,庄子认识到"无为而治"的益处,即提倡抛弃一切文化知识、道德礼法、工艺技巧等外在的"美",泯灭物与物之间的差别,主张回复到与自然一体的境界。

2、 消解万物的对峙

庄子在《齐物论》中这样说:"物无非彼,物无非是。自彼不可见,自知则知之。故曰彼出于是,是亦固彼。""彼"与"是"相互依存,失去其中一方,另一方便不存在。在这种思辨观念中,时空是无限的,死亡也是初生,庄子以相对性思维,解决了事物对峙的状态,才能形成"万物与我同一"的结果。庄子认为万物是相对的,美与丑亦是如此,他取消了美的质的规定性和客观性。正是在这样的前提下,"以丑为美"这个命题才能成立。

3、 高尚精神之洁癖

庄子刻画了许多身体残缺、面目丑陋之人,他们在精神上却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精神境界,这反映了庄子的精神洁癖,使人感受到人深刻的本质力量与理想人格。申徒嘉是一个断腿的人,和郑子产同是伯昏无人的弟子。郑子产不愿意与其平起平坐,他说:"我先出则子止,子先出则我止。今我将出,子可以止乎,其未邪?且子见执政而不违,子齐执政乎?"他站在世俗的立场上计较形骸之外的高低尊卑,不能以平等之心待人。申徒嘉言:"知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唯有德者能之......今子与我游于形骸之内,而子索我于形骸之外,不亦过乎!"只有拥有道德之人,才会不在乎身体的残缺,才能乐天知命、安之若素。

庄子所追求的生命状态是"逍遥无所待",他所向往并为之而努力的是寻找纯净的精神之地,冲出渺小的个体的桎梏,使短暂的生命融入到永恒的宇宙万物之间。"以丑为美"是其精神洁癖的表现之一。

庄子的以丑为美,打破常人以为的和谐搭配为美的理念,如五官不仅要安置在适当的位置,且相互之间的大小比例也均衡,这就是美。而那些形体是"其脰肩肩"、"瓮瓷大癭"、"闉跂支离无脤"即肩短、长肿瘤、驼背、瘸腿、豁嘴的人,带给他人视觉上的厌恶感,就是丑。但是他们精神却是健全美好的,依然持有"常心"生活。庄子于《德充符》一文中云:"德有所长而形有所忘",这就是他所提倡的、热爱的"真人"。

4、 自然之美的主张

庄子"以丑为美"的审美观,更为深层的意义在于:一般人外表的美好,受外在的礼仪法规的约束,是依靠包装、修饰而来的。庄子"以丑为美"是对"人为美"的反对,反映其"自然美"的心态。自然美指的是拥有原本样子,没有后天矫揉造作之状。

庄子认为,儒家所提倡的圣人观,这种主张本身就是人为造作,是虚伪的行为,不符合人本来的新型。庄子认为,为了得到生命的逍遥,必须摆脱心灵上的任何束缚,擦拭掉心境上的尘埃,如知识、礼仪、仁义,这些都是属于外在的污染物,抛弃这些外在的束缚,人与人之间没有差异,没有竞争,就没有了战争与上海,才能够保持世界的清纯空明。

庄子《骈拇》一篇具体阐述了他顺应自然,清静无为的主张,他认为君子和强盗、仁义与不仁没有什么区别。庄子反对儒家的仁义礼智信,认为只是天强加于人的品质,如《胠箧》一文中,圣人与智慧是利于盗贼的,盗贼利用圣智仁义去扰乱天下,所以要消灭与凡人有差别的圣人,消灭智慧,从而达到"天下平而无故"的结果,最终的目的也是为了将天下人的德行引入与自然合一的境界,这种德行才是庄子提倡的自然美。

5、 以丑为美的现实意义

庄子以丑为美,主要传达的是这样的观念:人的外表不重要,重要的是心灵的自然与健康,为了强调这一点,庄子用夸张、漫画式的手法,塑造怪诞的形象。采用这样手法的目的是为了增加人物的艺术感染力,拉大美与丑之间的巨大差距,以极端之词描绘极丑陋之人,带给人心灵强烈的震撼。

当今社会,经济快速发展,人们对物质的需求往往会超过自身的承受力。世俗常常看到的只是外表的美,甚至只注重外表的美,而主动忽视了内在的精神品质。"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物质是生活的需要,但是过度的追求物质,有时会带来精神的扭曲。因此,我们不应忘却心中最美的存在,应将那灿烂品质长久存于心。躯体终将会腐败,唯有精神才能长存。一个人短暂的生命,能够被后人记住的,是那连绵不断的精神气质。如晏子,身材短小,其貌不扬,却辅政齐国长达五十余年,捍卫齐国的尊严与威望。如撰写《史记》的司马迁,谁会因为他曾受过宫刑而忽略《史记》的伟大价值呢?再如左思,面貌不佳,却有出众的才华,写出令"洛阳纸贵"的《三都赋》,时人争相传颂。

而在生活中,我们会遇到身上总是沾满泥垢、灰尘的农民工,但是他们理应被人们忽视,没有坐公交车椅子的资格吗?难道满脸皱纹的老人,任凭岁月在脸上刻下痕迹的他们,理应被被年轻人所抛弃吗?我们心中应有一番诗意,保持婴儿之心,任凭风吹雨打,终不腐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