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鳌头微医市值迷局 微医盈利困境卡主IPO?

多次被传出即将IPO的微医又有新动态,而与此前不同的是,其估值和募资金都现大幅缩水。

据6月9日财新网报道的消息证实,微医计划三季度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公司估值55亿美元,募集资金7-9亿美元。形成对比的是,这与此前3月6日微医首席财务官蔡强时提到上市的数据有很大差距,蔡强时曾表示,公司估值望达到100亿美元,且计划募集资金10亿美元起步。

而这一消息与此前《南华早报》报道的消息相吻合。当时《南华早报》报道称,微医将筹资7-8亿美元,承销机构为招银国际、花旗和摩根大通。

仅仅几个月,这个成立于2015年的微医平台,其前后的公司预期与市场给予的估值为何有如此大差距?更何况,年初疫情还是变相的推高互联网医疗行业整体市值,是什么直接掣低了资本对微医的估值?

据了解,借助挂号契机突破传统医疗,在2010年瞬蹿红的微医前身是挂号网,此后出身高贵的微医逐渐向以互联网医院为基础的在线问诊等模式转型。

为此,2015年12月,微医还创建了全国首家互联网医院即乌镇互联网医院,并推出“睿医智能医生”等智能医疗产品体系。

当时微医也备受资本宠爱。2018年5月,微医宣布完成5亿美元的Pre-IPO轮融资,根据当时官方说法,微医的估值至此达55亿美元。同时微医首席战略官陈弘哲对外透露,公司计划2018年底在赴港上市。

然而这一说法却始终没有落地。随后2019年2月,针对拆分业务到科创板上市的消息,微医方面表示不予置评。

时至今日,虽然微医已完成8轮融资,投资方包括腾讯、高瓴资本、红杉资本、晨兴资本、启明创投、复星锐正资本等一线VC。

不过让业界质疑的是,微医对外的市值在2015年已经达到55亿美元,而今在进行了多轮融资之后,为何此次上市的估值还是55亿美元呢?

其实,自今年疫情发生以来,微医等行业内企业陆续开展在线问诊和健康科普等多项服务,踏踏实实的让互联网医疗又“火了”。

公开资料显示,疫情期间,国家卫健委属管医院互联网诊疗在线问诊量相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7倍,第三方互联网服务平台诊疗咨询量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0多倍。

但作为互联网服务平台领头羊的微医,其估值却走出了2018年的估值,其实和微医的盈利能力和模式有直接关系。

虽然2016年微医宣布全面盈利,但实际情况似乎并不是如此。

资料显示,当时微医创始人兼CEO廖杰远公开表示,公司利润约2.8亿元。不过这一说法备受业界质疑。据有关报道称,2016-2018年,微医实现营收4.37亿元、6.04亿元、12.25亿元,亏损额分别为4.8亿元、6.74亿元、8.18亿元。三年累计亏损近20亿元。

而且此前令他骄傲的前台用户数数据也在下滑。据易观统计显示,2019年5至10月,微医APP月活跃用户数从191.2万一路下滑,6月为187.6万,此后分别是186.5万、181.6万、177.2万和175.6万,全网规模排名分别为731名、745名、757名、813名、866名和876名。

不过,最重要的是,微医乱扩张和赢利点模糊的战略布局,也让业界感觉到未来发展眼花缭乱,持续盈利模式不清晰,重心不明确。

据了解,立足互联网医疗之后的微医,始终在多处扩张,消费端、政府端等都有布局。消费的C端,微医开展医药电商服务,试图打通从诊断到选药再到送货到家的全服务链。B端,微医通过搭建的智能医疗云平台即微医云进行探索。在G端,微医在与政府合作建设互联网医院等。

虽然如此大肆撒网布局,但微医始终并没趟出自己独有的盈利模式,而且最终导致盈利艰难。

“这也是微医一直不能快速上市的主要原因,持续的盈利问题不能得到根本的解决。”有业内观察人分析说,虽然说微医摊子铺的大,但真正的实现可持续的盈利达到上市,估计还要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不过,持续的融资,是可以的,因为摊子比较大。

而面对早已上市平安医疗和阿里健康,微医还缺少持续流量支持大企业背书。资料显示,背靠阿里的阿里健康和背靠平安的平安好医生,微医不具备大量的用户流量可以支撑其服务付费。

“国家层面也相继推出政策利好,互联网医疗又热,这绝对是微医上市的好机会。”有业内人士直言,如果微医再不上市,其持续质疑的模式困境和活跃用户的快速下滑,必将遭遇资本的洗牌,因为尚未盈利依然是行业内的普遍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