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峨边睡佛”背后的故事

一提睡佛,大家心里想的多半是乐山大佛所在的睡佛,但最近在峨边发现的“峨边睡佛”,着实大大的火了一把。

有人说,“峨边睡佛”是2020年5月初发现的,也有人说是2020年6月发现的,还有人说是很早以前就发现了的。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为了还原发现“峨边睡佛”的真实情况,近日,几位发现“峨边睡佛”的关键人士接受了专访。

峨边睡佛 摄影 王聿修

专访|峨边摄影家协会主席王聿修

王聿修老师是峨边摄影家协会主席,现在已年近八十,2003年的时候,他时任峨边文化馆馆长。他给了一张有他名字的照片,也就是现在网上盛传的“峨边睡佛”的照片。仔细分析这张照片,不难看出,拍摄者是在水面上拍照的,眼前是一大片水波粼粼的景象。从拍摄者所在的角度来看,是经过精心挑选的角度,是目前网上发出来的所有照片中,角度最精准最专业的一张照片。

2020年6月7日,下午五点十五分,周雄和王聿修先生做了一次访谈。

周雄:请问王老师,你拍“峨边睡佛”照片的具体时间,是什么时候?

王老师:是2003年。

周雄:为什么对拍摄时间记得如此清楚呢?

王老师:2003年,我是县文化馆的负责人,是专门为发展峨边旅游去现场拍照的。事后不久,我就到点退休了。因为是工作期间的事,所以记得很清楚。

周雄:能给我们讲讲当时拍摄时的具体情况吗?

王老师:当时,是徐刚儒带我们去的五渡镇田村,目的是为发展峨边旅游,给传说的睡美人拍照。这是我的工作任务,是必须保质保量完成的。我们先去的葛村女儿山,就是构成峨边睡佛的那个主要的山。又因“只缘身在此山中”,看不到全貌,我们转到了田村。在田村,我先沿村路找拍摄点,当时刚刚收了包谷,地里和山坡上枯黄枯黄的,色彩不好看,拍出来的效果肯定不好。我们用了半天时间,找了四五个拍照点,拍出来的照片都不满意。于是决定第二天到大渡河里再试试,觉得有可能找得到最佳拍摄角度。

第二天早上八点左右,田村书记林正军带我们在五渡码头上船,一直沿水流的方向往铜街子走。没有想到的是,我们事先没有准备,东看看西瞧瞧,居然走到铜街子电站了,都没有找到睡佛的影子,更谈不上找任何可以拍照的最佳位置了。大家都相视一笑,没有言语,只好开船逆水而回。这次,我们吸取了教训,请林正军当导游,指点具体的峨边睡佛给我们看。在田村的河道上,就是斜对林正军家的大渡河河面上,林正军指着远处的山说,到了,这就是那个女儿山,也就是你们要找的像美女的山。

我拿出相机,对着女儿山,发现这回真的是找对位置了。层层叠叠的山,一层比一层更深色,在最高处,女儿山突起部分连同另外几座山,构成了一幅完整的睡美人图。这时是下午四点半左右,能见度好,可以清楚的看到女儿山云雾缭绕,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简直太美了。我赶紧拍下这最美的瞬间。也就是现在广为传播的这张“峨边睡佛”照。

周雄:听说,当时这照片取名还有故事的?

王老师:是的。当时,我给照片取的名字很土,叫女儿山照。峨边中学的副校长听了对我说,建议取名更时尚一点,最好叫睡美人。我也觉得他说得对,便采用了他的建议,定名睡美女。因为它来自女儿山嘛,有来龙去脉的。所以,此后对外发布的名称都是大渡河畔睡美人。

听完王聿修老师的讲述,确证现在火爆的“峨边睡佛”,其实就是王老师拍摄的大渡河畔睡美人。

专访|田村书记林正军

林正军是田村的老干部了,其实他年龄并不大,他是两次与“峨边睡佛”有关情况的当事人和见证者。

2020年6月7日中午一点三十分左右,周雄和林正军有这样的对话。

周雄:林书记,我想问问,2003年发现现在说的“峨边睡佛”,这事你还记得吗?

林正军:你说的有一点不对。那不是2003年才发现的。在2003年以前,我们村里很多村民都知道女儿山像个睡美女。因为不在我们村的地盘上,她在葛村的地界,我们只能看看说说而已。

周雄:那么,2003年这个时间点为什么要提出来呢?

林正军:这是因为2003年那年,有两个人、两件物证,我都在场,是当地最地道的当事人。

周雄:能不能给我们说说当时的具体细节?

林正军:必须的!这是我作为峨边人的责任。2003年,当时县里的干部徐刚儒,现在是峨边县人大副主任。他陪同省财政厅的领导李斌到我们这里,李斌是个画家。他一听有山像睡美人,便立刻来了兴趣。我打电话喊船过来,陪他们一起上船看睡美人。李斌老师看到睡美人的时候,迫不及待的拿出画板,正对睡美人,双手架出取景框,左左右右的调角度,黙然入定几分钟后,开始下笔绘画。大约一个小时左右,他画好了,如释重负的对我们说,太逼真太像了。这幅画作至今还在徐刚儒家留存着。这对2003年峨边就掌握了五渡有“峨边睡佛”的事实,是一个很有说服力的物证。

周雄:的确如此。那另外一个人和物证,是不是就是王聿修老师和他2003年夏天拍的照片。

林正军:是的。我想说的是,王聿修老师当时花了整整两天时间才拍到照片的。我不仅全程陪同,还帮他们找到了看峨边睡佛的最佳位置。不然,他还可能要花一两天时间才完得成拍摄任务,那是他的工作任务呢,必须完成的。

林正军的话语里有几分自豪,也有些自信,看得出,他是很有峨边情怀的。

专访|峨边文旅局任宋涛副局长

任宋涛是峨边县文旅局的副局长,主要分管旅游事务。周雄在访谈其他人时,意识到必须找到官方资料,了解官方作为,可以深度剖析“峨边睡佛”,让大家了解“峨边睡佛”前世今生和未来的情况。

周雄:任副局长,你是文旅局分管旅游的领导。我想了解一下,现在热炒的峨边睡佛在峨边旅游中,究竟有没有什么课题,或者发展规划之类的官方正式的文件?

任宋涛:有的。峨边县早在2018年就专门成立了东部旅游开发指挥部,规划了包含百里骑游道、萌萌猪乐园、先锋牡丹园、女儿山睡美人等等项目,目的是利用峨边东部区域的山水形胜资源,发展峨边旅游。我这里有张规划图,可以直接看到峨边东部旅游的基本情况。

周雄:这些年,峨边“生态立县,旅游兴县”,旅游大动作不断推出,着实让人眼前一亮。

任宋涛:我们5月20号,向县委县政府就东部旅游开发作了专题汇报的。汇报材料中有这样的文字表述。“东部打造产村融合示范园。加快推进川滇国家旅游风景道建设,沿途打造了田村、胡坝、先锋新寨,全面保护和凸显茶马古道文化、渔樵文化、铁道兵文化。先锋牡丹园建成民宿、酒店,品质进一步提升。萌萌猪乐园打破传统养猪观念,将文化和旅游元素融入其中,成为高端养猪示范样板,即将正式开园。羊竹坝滨水公园主体已全面建成,展示峨边城市形象”。

周雄:还有与之相关的进度或者数据吗?

任宋涛:肯定有的。具体情况是这样的,“完成川滇国家旅游风景道(大渡河段)项目推动峨边段建设。骑游道正在实施路基、挡土墙、桩基建设,路基土石方完成约60%;羊竹坝景观节点主体完成。峨轸路行车道下游15公里路基已完成,路面已完成沥青底层铺筑,上游21.5公里正在实施路基工程,预计年内可完工。”百里骑游道是从乐山市中区大渡河边开始,经沙湾区、峨边,到金口河的一条沿河景观大道,正好就是“峨边睡佛”的最佳陆上观赏点。

文/周雄

声明:本文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您若对此文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与账号负责人联系,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