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传奇的盘县红果镇

红果是彝语地名,彝语称“阿娄咪”,意为彝族戈阿娄家支或部族居住活动过的地方。戈阿娄为古代传说中的部落英雄人物。相传在古老的年代,彝族祖先戈阿娄带领其部落族人千里迢迢从很远的云南迁徙而来,他们最早居住在红果附近的月亮山上,用茂盛的竹子搭建竹楼古寨,在月亮山下开荒种地,过着与世无争的快乐和谐生活。每当傍晚夕阳西下,戈阿娄与贤淑美丽的爱妻妮妣额阿玛围坐在熊熊的篝火旁尽情欢歌弹唱,情意绵绵,朝夕不离。

有一天,戈阿娄在月亮山上开荒种地,一锄挖得个大宝石,这宝石红光闪耀,光芒四射,映得天穹一片红,众人齐欢喜,奔走相告,歌舞又快乐。不久,戈阿娄在月亮山上开荒挖得红宝石的消息传到皇帝的耳朵里,贪婪的皇帝欲夺宝物为己有,借此炫耀自己的富足。于是派精兵强将,气势汹汹来攻打“阿娄咪”月亮山上的彝家竹楼古寨,威吓戈阿娄赶快献出宝物,不然兵戎相见,斩尽杀绝。面对皇帝的淫威和狂妄,戈阿娄和妮妣额阿玛临危不惧,组织月亮山上的竹楼古寨彝人,把守好每个路口的关隘要岭,凭借月亮山上坚固的竹楼城邑,誓死保卫彝家红宝石,多次将皇帝的兵马击溃,官兵不敢等闲视之。俗话说“到嘴的肥肉怎能舍得丢弃,看见的宝物哪能轻易舍得放脱”。财迷心窍的皇帝,不甘失败的皇帝,又三次派兵来攻打“阿娄咪”,但三次均被不畏强暴的英雄戈阿娄打败。在最后的那次战斗中,眼看官兵蜂拥攻下月亮山,戈阿娄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怒,骑上膘肥的枣红马,冲锋陷阵,举刀猛砍,奋勇杀敌。眨眼间,砍得人头如瓜滚,血汁溅起万丈高,吓得皇帝魂飞魄散,鬼哭狼嚎,打败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疯狂的进攻,终将来犯之敌驱逐出境,从此不敢涉足“阿娄咪”(红果)彝家人居住的好地方。但戈阿娄也在这次战斗中身负重伤,他与朝夕相伴的枣红马双双累倒在高高的月亮山上。

次日待爱妻妮妣额阿玛赶到身边时,戈阿娄已气息奄奄,拉着爱妻的手,千叮咛万嘱咐,要妮妣额阿玛带领部落族人坚强活下去,莫让“阿娄咪”(红果)彝寨的宝物落到坏人手中,永远不能让贪婪者的美梦得逞。言毕,戈阿娄深情凝视着爱妻美丽的脸庞,深情地望着月亮山上的竹楼寨,含笑九泉,离开了他热爱的故乡“阿娄咪”(红果)。妮妣额阿玛失声痛哭,众人悲痛不已。大家请来了彝寨最有名的大毕摩。打了九十九头牛,杀了六十六头猪,宰了三十三只羊,用了一十一只鸡。用彝家最隆重的丧葬礼仪超度了戈阿娄的灵魂,一把火将宝物和竹楼古寨化为灰烬。妮妣额阿玛带着族人,赶着牛羊,带上种子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月亮山。当人们离开月亮山竹楼古寨的时候,仰望天上,在袅袅升腾的烟雾中,看见英雄戈阿娄骑着心爱的骏马飞上天穹,久久不离散。

以上为红果古时候的彝语地名传说,彝语“阿娄眯”泛指今日的红果。后来的红果之名,相传来源于以前月亮山附近的一个村寨名。早年间,大约在清末民初,那个村寨周围长年生长着一种茂盛的灌木丛林,每逢秋天,这种不知名的灌木植物会结出漫山遍野的红色果子,这种会结红色果子的树果大汁甜,人们就叫那个地方为“红果树”。

日长月久,这个叫红果树的地方才逐渐演变成寨名、地名、镇名。20世纪末,盘县政府从原城关镇搬迁到红果。而今,镇胜高速公路、南昆铁路、昆沪高速铁路将在红果交汇,红果已成为贵州西部重要的交通枢纽,资源富饶、商贾云集、广厦林立、长街大道、灯火通明、车水马龙、发展腾飞,新城面积已达八九平方公里,常住人口已逾十万,街道平整,气候宜人,经济繁荣,市貌更新,和谐稳定,与时俱进。(摘自《中国凉都》车明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