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岁少女患上抑郁症和强迫症,根源竟然是儿时与姐姐们玩的游戏(下)

在上集的案例文章里,我们分享了小桃的初期心理干预过程。她从高中就罹患精神心理障碍,曾被诊断强迫症和重度抑郁症,多年来一直压抑、自卑,有自残行为,一度有幻听。

尽管病得不轻,但她仍逼迫自己坚持完成大学学业,在社交场合假装正常人,压抑自己的真实感受,有典型的“微笑型抑郁症”的特征。

在初期心理干预过程中,我们发现其遭受了大量的、来自于亲戚和家人的叠加性心理创伤。经过深度催眠下病理性记忆修复(TPMIH)后,小桃的情绪已经基本恢复平稳,与家人的关系趋于融洽,自信心也有所增长。而且,她能集中注意力学习、看书了,这让梦想考研的她高兴得不得了。

不过,小桃的妈妈并没有高兴多久,很快,她向我反映:女儿变得出奇的“花痴”,太不正常了!

01

小桃的妈妈说,女儿病情没缓解的时候,对恋爱、男生这一类话题很冷漠。“这个年龄的小姑娘不都爱看爱情电视剧吗?她就不,拉她一起看她也不要看,最近两年也不爱认识男孩子,我以前多着急啊”。

可现在,妈妈担心的问题完全变了。她发现,自从接受了前期的心理干预后,女儿的情感变得充沛起来,甚至太充沛了。

“我爱看电视剧,在酒店里住,没事我就追电视剧,她就跟我一起看,比我看得还起劲。哎哟,一看到帅哥她就兴奋得要命,手舞足蹈,大喊大叫。一般人不会这样的呀,您说是不是啊!还有,我跟她出去,碰到好看的男的她就忍不住使劲瞅人家,还偷乐,女孩子这样多不好啊!”

小桃妈妈叨叨絮絮地跟我说了好多,急得不得了,她怀疑女儿是不是躁狂发作了。

就连小桃自己也觉得奇怪,她说她以前从不看爱情电视剧,觉得一点意思都没有。但现在一下子来兴趣了,而且经常把电视剧里的帅哥想象成自己的白马王子,控制不住地兴奋。

我问:如果100分是满分,你这个兴奋值有多高?小桃说:几乎有100分!

帅哥养眼,女孩子喜欢看,这并没有错,但小桃的着迷程度却远远超过了正常人。而且,通过深入沟通,我发现她有很多扭曲的恋爱观念,她现在自信了很多,也不抗拒去认识男孩子了,但她认为,交男朋友最重要的是长相,只要帅,人品差一些也没关系。

这种观念可要不得,万一遇到“衣冠禽兽”和“渣男”怎么办?我先给她做认知干预,引导她认识到人的内在美更重要,有担当、有责任感、有上进心的男孩更值得她青睐。而且两个人在一起,三观的一致才是关键。

我还知道她对Lucy非常认可,我便自我开放,我说:“小桃,你看Lucy姐姐长得那么美,何医生我那么丑,如果只看长相的话,我一点都配不上Lucy姐姐。那Lucy姐姐为什么愿意选择我当老公呢,她那么聪明,那么优秀,肯定不会犯傻呀!那是因为,她知道内心的美才是重要的,我们俩三观一致,这样的关系才能稳定、久远,不会互相伤害”。

小桃似懂非懂,道理她听进去了,但她说:“不行啊,何医生,我看到帅哥还是忍不住兴奋,跟条件反射一样!比如在路上看到,内心就会特别甜,惦记好几天,总想见到对方,如果见不到还挺失落的。”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意识到,她似乎对帅哥“上瘾” 了,这背后一定有病理性的正性情绪体验,可能还有相关的创伤,令她对异性的情感以往被压抑了,现在才浮现出来。

如果继续给她做认知干预,起效太慢了,Lucy决定通过深度催眠下病理性记忆修复(TPMIH)来高效解决,在深度催眠下,初步发现了“花痴”背后的秘密。

其实,在小桃初中、高中阶段,小桃这种类型的女生很讨男生喜欢,长得像小猫一样乖巧、性情温顺、被欺负了也不懂反抗,很多男生送礼物给她示好。

可是,父母从小就警告小桃:你不能谈恋爱,不能喜欢男生,必须好好学习!父母更加没有正确地引导过她,喜欢别人和被别人喜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有一次,一个男生送小桃一个八音盒。小桃实在喜欢这礼物,就收下了。男生邀请她去看电影,她自然不好意思拒绝。电影散场时,男生对小桃说:“你以后不能再理会其他的男生!”

显然,这名男生以为小桃答应做他的女友了。但小桃很疑惑:为什么收了你的礼物,一起看了一场电影,我就不能理会其他男生了?我觉得其他男生也都挺好的啊!

于是,小桃把礼物退还给男生,再也拒绝与这位男生交往。而且,这种事情发生了很多次,不少男生总跟小桃说:你只能喜欢一个,不能全都喜欢。

小桃弄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我,但我只能喜欢一个人呢?显然,她没有明白普通朋友的喜欢和恋爱中的喜欢。所以,她总是被追求者们弄得非常郁闷。女生们也会议论纷纷,说她专门勾引男人,初三有男生为她打架那件事,对她造成了很大伤害。慢慢地,小桃选择压抑自己的情感,谁都不去喜欢。

而在前期的心理干预中,我们针对她的抑郁情绪做处理时,除了修复了家庭中的创伤,还发现了一些校园中的创伤事件,一并做了修复。无意中可能修复了她压抑情感的这个问题,所以她对异性的感觉一下子蹦出来了,遇到喜欢的男性就激动不已。

在深度催眠下,Lucy纠正了小桃的恋爱观,让她明白普通的喜欢与恋爱的喜欢的区别,对于朋友,我们可以喜欢很多人,但若上升到爱情,那么应该是专一的。

这次心理干预后,她对电视剧里的帅哥便不再那么激动,不会再总是代入电视剧的情节中,对帅哥的兴奋度降到80分。

02

但谜底还没完全揭开,她为什么单单对帅哥的兴奋度那么高呢?帅哥给她带来过什么样的病理性正性情绪体验?再次接受深度催眠下病理性记忆修复时,发现了更深层面的秘密。

这背后的主要病理性记忆发生在小桃大三暑假。当时,她找了一个学生辅导中心的实习工作,当教师助理。因工作的原因,有一个长得非常阳光、帅气的男生热烈地追求她,经常在机构门外等她下班。

等待的次数多了,就被来接孩子放学的家长们看到。小桃工作态度认真,对人和善,本来就很讨家长和孩子们喜欢。于是,热情的家长们就不停地在机构微信群里讨论,“桃桃老师啊,那个男生是不是你的男朋友呀?”“哎哟,小伙子长得跟韩国明星似的,跟桃桃老师很般配呢!”

小桃本来不太喜欢这个男生,那时她的抑郁症还不轻,内心还是自卑的。但被家长们这么一夸,她心里美滋滋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她开始答应跟这个男孩约会。她发现,每次跟这位男孩一起出去的时候,回头率总是出奇地高,她心里更甜了,甚至有种扬眉吐气的自豪感。“我妈妈以前总是数落我,说就我这条件,怎么找得到好男孩!所以我心里满足得不得了,终于证明给我妈看了!”

虽然小桃是奔着这个男生的颜值去的,但在两人相处当中确实产生了愉悦、兴奋的感觉,小桃内心喜欢上他了。可是,这段关系没有持续多久,男生后来因为工作原因调到其它城市去工作了,两人的关系无疾而终。这么美好的爱情却如此短暂,让小桃感到非常遗憾。

图片来源于网络

虽然在深度催眠下还发现了另外一些病理性记忆,但以上这场恋爱是最主要的。小桃对长得帅的男性产生了美好的感觉,如果见不到还会情绪低落,是因为恋爱关系告吹的创伤被激活了。

Lucy为她处理了这些病理性记忆,再次对恋爱观、择偶观进行引导。这次干预后,她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看到帅哥就会那么兴奋,对帅哥的兴奋度降到50至60分,这大概接近于她这个年龄的女性的正常水平了。

而且,小桃现在面对帅哥自在了很多,以前她总是偷偷摸摸地看帅哥,内心纠结,现在她知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想看就看一下,有何不可?内心也不会因为见不着而空落落。

03

在处理完小桃的“花痴”问题后,心理干预也进入尾声了。但过了几天后,妈妈突然向我们反馈,小桃一天晚上突然情绪爆发,哭了整整一个晚上,父母怎么哄都停不下来。接下来两天也郁郁寡欢,似乎又抑郁发作了。

小桃的妈妈又吓坏了,“这孩子到底怎么了,之前兴奋得不得了,现在又嚎啕大哭,何医生,您快看看,她是不是又犯病了啊?复发了?”

小桃的妈妈可能是多年来被孩子的病折磨得也留下心理创伤了,总是把闺女的情绪波动理解为“犯病了”“不正常”,一遇到就慌张。

我细细地问小桃,到底内心想到了什么?心理过程是怎样的呢?

小桃说,她那天傍晚突然想起了家里的小白狗玩偶。那只小白狗陪伴了小桃很多年,已经破破烂烂了,但她舍不得扔。“突然之间,我太想太想它了,而且一想到我的小白狗,内心就非常忧伤、压抑,觉得人生很绝望”。

我一听就知道这典型是心理创伤导致的,肯定发生过一些与小白狗相关的、引起她强烈负性情绪的心理创伤,但她也说不清楚。于是,Lucy又出马了,在深度催眠下,发现了原因。

小桃5岁时,那年夏天格外炎热,无论走到哪里都像在桑拿房一样。周末,小桃妈妈准备给女儿洗澡,考虑到天气热,就搬来个大澡盆,让小桃在客厅里洗。

其实那天姐姐们和姨妈们又来了,小桃当然不愿意在她们面前洗澡了。但妈妈不管,认为小桃还是小孩,姐姐和姨妈也是女性,这有什么关系?

结果,小桃一边洗澡,姐姐们就一边向她泼水,捉弄她。小桃非常生气,大喊着:“我不想洗澡了,你们不要碰我!”但没人理会她,继续往她身上、脸上泼水,还乐得哈哈大笑。

在深度催眠下,小桃能感受到自己当时的心情,“我觉得自己就像一条可怜的小狗,被她们玩弄,被她们取笑,没人在意这条小狗的感受”。

说来也巧,不久后正好有个妈妈的朋友送了一只小白狗玩偶。她一下子喜欢极了,到哪都带着,觉得自己和小白狗就像同类一样,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把心里的怨恨、愤怒、委屈讲给小白狗听。

可是,有时候她非常愤怒,又会把气撒到小白狗身上,打它、摔它。发泄完之后,看到小白狗“受伤”了,她又很愧疚,更加觉得小白狗跟自己一样可怜。

所以,她对小白狗的情感是很复杂的,有同病相怜,有心灵寄托,有温暖的陪伴,但也是她愤怒时的、弱小的发泄对象,也有深深的愧疚。

在上集里,小桃曾说过她自己也有黑暗的一面,曾耍计令一个她讨厌的女生转学,还因为不想失去钟爱的男生,恐吓过他的朋友。我认为这其实源于她多年受到的欺负和委屈,是负性情绪的一种不理性发泄,就跟虐待小白狗的行为相似。

图片来源于网络

所以,她想起小白狗的时候,就想起了5岁的自己。在小桃的内心里,她非常怀念5岁之前的自己,那时候她还没有经历明显的创伤,仍旧保持着单纯、天真及善良,对自己的未来和社会充满了美好的憧憬。

她一想到自己经历了这么多痛楚,再也回不到5岁之前的那种美好状态,一下子激活了创伤,内心十分失落,便忍不住哭了。

Lucy先在深度催眠下修复了她的心理创伤,引导她建立积极的认知。第二天,我针对这个问题进一步实施了认知干预。

其实,小桃的父母都觉得,孩子有时候的一些认知比较幼稚。小桃虽然21岁了,即将步入社会了,但她的心理年龄是比不上物理年龄的,总是怀缅5岁之前的自己,也不知道21岁的自己应该如何面对这个社会和以后的人生,甚至有点接受不了自己的年龄。

但小桃一听到“幼稚”这个词就非常敏感,有些不悦。我跟她说了很多,还给她举了章莹颖的案例。章莹颖是个善良、单纯的女孩,她对这个世界的认识也是美好的,但也正因如此,缺乏安全防范意识,导致惨遭杀害。

单纯、善良固然是美好的品质,但随着成长,我们应该利用自己的经验和阅历,不断提高我们的眼界,变得更加成熟、睿智。只看到美好一面的人,内心反而是脆弱的,只要勇敢地、正确地面对这个世界的阴暗面,我们的内心才强大,才会真正的积极起来。

得到她的认可后,我还教她怎么觉察到自己对“幼稚”一词的敏感,不能被情绪带着走,教了她利用“六六大顺法”调整情绪。

在心理干预结束前我们还为她进行了人生规划。因为这次心理干预经历,她对心理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想考取心理学方面的研究生。我很赞同她的想法,而她本科的专业与网络营销相关,我便结合经济、社会的发展趋势给了她一些建议。

小桃和妈妈回家后,据反馈,小桃的情绪一直比较平稳,而且积极地找工作,希望一边打工,一边准备考研,减轻家里的负担,也能通过工作学习到职场技巧。

04

可最近,小桃的妈妈忧心忡忡地联系我,说女儿的还是有不少问题。她说了很多,核心的意思主要有几个:

一是女儿换了好几份工作,每一份都做不长久,她觉得女儿总是半途而废,缺乏恒心,而且总是往市中心跑,在外租房子住。

二是觉得女儿一下子又不爱社交了,不找对象,也不爱回家跟亲戚走动,总执着于考研,埋头苦学,与家人在一起的时候状态似乎很不好。妈妈非常担心女儿的压力太大,万一考不上,会不会引起复发。

我一看,就知道小桃的妈妈仍然不够理解女儿,还是有比较重的传统思维。小桃是一个积极向上的人,她并不想按妈妈说的那样贪图安逸,她想提升自己,突破现在的阶层,想为自己喜欢认可的人生目标而拼搏。

我一方面安抚妈妈,引导她鼓励孩子,而不能总是去否定孩子积极的想法。另一方面我也答应她了,正好我最近有出差到江苏的行程,我可以以“朋友”或者是“知心哥哥”的身份,跟小桃当面谈一谈,给她一些具体的引导。

很快,我跟小桃约在一家咖啡厅见面。她精神不错,看到我很热情、开心。

谈起与妈妈的矛盾,小桃苦笑:“其实我自己觉得我的状态很不错,但是我妈就是理解不了。我是做过几份工作,但要么太忙了,影响了我考研的计划,要么就是与我的发展方向不符,做的难受,就辞职了。而且,接触过那么多优秀的人才,我越来越觉得自己真的要提升,更加觉得必须要考研。”

小桃说,她通过网络渠道联系了一些高校老师,通过远程学习心理学的专业基础课,她感觉自己进步得很快,“我觉得经过何医生和Lucy的心理干预之后,再加上我自己的思考,我真的发生了肉眼可见的进步!”

她的这句“肉眼可见的进步”把我逗乐了。

“老师们经常夸我,因为我能结合自己的本科知识提出一些见解,他们很惊讶。我现在学一天都不会觉得厌倦,怎么学都不够!现阶段也不想考虑谈恋爱的事。这种状态怎么就是不好的呢?可我妈就是不明白!”

而且,小桃抱怨,妈妈总认为小桃因为遭受了很多心理创伤,变得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不爱与人接触,便觉得要给小桃输送一些正能量。她在抖音上找了很多“有爱”的视频,什么道德经啊,弘扬正能量啊,等等,经常给小桃转发,还叨叨絮絮地叮嘱小桃要充满爱,做个善良的人。

“我又不是个不善良的人,我只是现在有自己的目标,想全力以赴!”小桃被妈的唠叨烦透了。

不过,小桃也确实会担心自己万一考不上研究生,前路会再次陷入渺茫。我给做了一些引导,我说,我当年本科毕业后也一边工作,一边准备考研,整整花了3年时间,最终考上了复旦大学。

“你现在第一次尝试,哪怕真的失败了,又有什么关系呢?完全可以积累经验,第二年再来。即使最后考不上,你学得这些心理学知识不会白费的,以后无论你做什么工作,这都会对你有帮助。”

我与小桃大约聊了1个小时,过程特别愉快。其实,小桃的父母难以真正的理解她,她又缺乏真正的知心好友,独自奋斗时不免感到孤独。在分别前,我告诉她,在她人生这个奋斗的阶段,我可以充当她亦师亦友的角色,在她遇到疑惑时给她一些支持,只要给我文字留言,我空闲时肯定会回复。

后续,我给小桃的妈妈发了信息,反馈了与小桃面谈的情况,特别强调她要尊重女儿的决定。

妈妈也想起来,小桃上本科的时候抑郁症非常严重,吃药效果也不佳。当时,她父母已经很绝望了,他们劝孩子休学,然后卖掉房子,陪小桃到城郊买个房子,避开喧嚣,一直到老。

但小桃不愿意,她不愿意放弃自己的未来,她咬着牙,状态再不好也坚持学习,主动找实习,逼着自己完成本科学业,拿到了毕业证。对于一个重度抑郁症患者来说,这个难度是难以想象的,家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我觉得,这种动力可能就是来自于小桃从小对未来的憧憬,在最难熬的时候,反而激发了她的坚韧和毅力,人的精神力量有时候真的非常强大。

现在看来,小桃当初不顾父母的反对作出的决定是利大于弊的。

我告诉小桃妈妈,“当初小桃病情那么严重都坚持读完了本科,那是简直是不可想象。现在她已经康复,考研的困难与当初带病上学的困难相比,简直小巫见大巫。她内心现在已经强大多了,不用太担心。”

小桃妈妈非常感谢,连连说是,女儿很多时候做出的成绩确实让她也非常惊讶。

最近,小桃开心地告诉我,今年考研的难度有所降低,她离梦想的距离又进了一步。我打心底为她高兴,我也很有成就感。

小桃其实是一个上进、坚强的孩子,她在5岁的时候,就对未来充满了美好的憧憬,希望自己长大后能够成为一位优秀的女性。

但她遭受过很多心理创伤,曾经与梦想离得越来越远。但现在经过我们系统化的心理干预后,她的逆商得以提升,变得比她原本梦想中的自己更加成熟与睿智。

如果她真的能不忘初心,继续勇于追求自己的梦想,并建立“积极努力,顺其自然”的心态,她将来肯定会成为一个非常出色的人。我也非常乐意继续为她保驾护航,成为她社会支持体系中的一部分,在她需要的时候给予她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