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那层窗户纸,360金融捅破了?

传统金融业“得账户者得天下”的时代将一去不复返 ,未来将是“得安全者得流量”。

01 求变:行业下的冬天

从2017年11月开始,许多互联网金融从业者在入睡前,总是暗自祈祷——醒来后,不要再听到坏消息。

世间之事常常与愿望相违,在一个月的时间里,让整个行业窒息的政策逐个袭来,犹如惊涛骇浪。

扑面而来的第一浪,是《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这拉响了整理P2P平台的先声。《关于做好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整改验收工作的通知》紧随其后,在将行业拉回正轨的同时,也向不合规的P2P平台宣布了命运的终结。

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当慌乱中的互联网金融从业者们,每天都在猜测是否还有新政策时,他们身边的P2P平台已经如同面对马克沁机关枪冲锋的步兵,正在割草般倒下。截至2020年3月31日,全国实际在运营网贷机构139家,累计已有近5000家机构退出。

驱逐劣币之后,互金圈的竞争更加激烈、也更加聚焦了。围绕“流量、场景、数据资源、技术能力、精细化运营”的拉锯战正式开始。

得益于强大的互联网基因,腾讯和阿里早就打开了局面。前者在2014年联合民营企业开设了微众银行(国内首家“互联网银行”);蚂蚁金服则在2015年开设了网商银行。

微众服务个人用户,主打消费借贷服务。得益于其自核心产品“微粒贷”放贷规模的迅速扩大,微众仅用了两年的时间就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4.01亿元。截至2019年末,微众的总资产已近3000亿元,净利润近40亿元。

而蚂蚁金服则围绕阿里电商体系,打造了网商银行。服务于小微企业、农村市场以及各类中小金融机构。尽管比微众晚了一步,但网商银行的成绩也不差。截至2019年末,其总资产达1395亿元,净利润达12.56亿元,同比增长90.8%,接近翻番。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两者都坐拥亿级用户,而且抢占了“衣食住行”这样的高频消费场景。除此之外,数据资源和技术能力也是他们的优势。

与此同时,美团、头条、滴滴等后起之秀奋力追赶,传统派系银行也在暗地里较劲。就在各方“占山为王”、“各分天下”之时,传统互联网巨头360却把自己“拒之门外”。

2013年,周鸿祎把360比喻为“金融白痴”。后知后觉让这家互联网巨头失去了先发优势,错过了政策宽松和流量红利期。

作为追赶者,360集团花了将近三年的时间来缩小与其他人的差距。2016年,360金融从360集团中独立出来,逐步完善金融版图,拿到了消费金融、小贷、融资担保、保险经纪、基金代销、金交所牌照,开发了诸如360借条、360小微贷和360分期等主营业务。

但是市场被“高度开发”,360金融只有摆脱“金融中介”,向综合金融服务和科技服务转型,才能在残酷的互金斗争中杀出一条路。

02 补短:互联网的入侵

“资源+差异化”,是最适合360金融的打法。其中,银行牌照代表着“资源”。而且由于门槛最高、含金量最高,银行牌照也是稀缺资源。所以,360金融“看上了”金城银行,并且在最近官宣两者的合作。

2020年6月5日,360集团发公告称,公司拟按照1.42388元/股的交易价格,受让天津金城银行5名原发起股东合计持有的90,000万股股份,交易金额合计为12.81亿元,交易完成后,公司直接持有天津金城银行30%的股份。

360金融“集齐”7张金融牌照

360金融拿下金城银行的意义不言而喻,但对于金城银行来说,它需要的是什么?

实际上,互联网巨头的“金融之战”难分伯仲,民营银行之间的较量也同样焦灼。截止2020年1月,共有19家民营银行获批,18家开业。民营银行数量的大幅增加引发了一个问题,“同质化”逐渐显现。

拿金城银行举例,其主营业务是“公存公贷”,也就是吸收银行同业和企业存款,向企业放贷。金城银行的服务对象是小微企业,在获客方面,金城银行的优势是,利用股东(传统企业)形成具有规模的产业链,将上下游的企业转化为自己的客户。

其中,产业园区、政府平台和细分行业核心企业都能被金城银行握在手里,这也帮助金城银行实现了早期的原始积累。

但是,优势见顶在2017年显现。其营收增长出现了下滑,直至2018年出现了负增长;2017年~2019年不良贷款率从0.43%上升到1.12%;拨备覆盖率由2018年503.24%下降至2019年的152.37%。

实际上,金城银行对“零售业务”垂涎已久,但是受限于传统模式,金城银行一直难以“破圈”。2019年,金城银行对公司贷款和对个人贷款的占比分别为76.99%和23.01%,相差悬殊。

金城银行曾与微众、网商曾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它们是中国首批民营银行,但是风格和发展都相差很大。对于前者来说,瓶颈在于风控难、获客成本高,尤其是在流量红利见顶的时候。

以高成本获得有限优质流量,或,以低成本获量但需要承担较高风险,这两者都不是最优解。金城银行也需要另寻他路。

03 困境:传统银行的焦虑

实际上,360金融和金城银行的关系是“互相需要”。

前者在已有业务的基础上,仅缺一个强大的银行牌照,以打通、强化各环节业务,涉及更多业务;而金城银行需要的是一家互联网基因强大的公司。

其实早在2019年11月,就有传闻称360集团有意入主金城银行。传闻终于在近期成真。

值得一提的是,天津金城银行成为继微众、网商之后,第三家由互联网公司任第一大股东的银行。

在360金融收购之前,金城银行有有16位股东,股权较分散,且无实际控制人。其中,第一大股东(天津华北集团有限公司)与第二大股东(麦购集团有限公司)的持股比例分别为20%和18%。

此次360集团收购了金城银行股份的5家股东,他们分别持有6%的股份。入股后,金城银行股东的数量将降为12家。

这是民营银行自试点以来,首次出现的第一大股东变更。尽管360金融没有对外透露交易过程,但难易程度可想而知。

在成为实际控制人后,360金融将对金城银行的“破圈”起到关键作用。作为第二梯队的民营银行,这也是金城银行在经历了5年的摸索、尝试之后的一次重要转变。

从目前的市场状况看,流量已是稀缺资源,而360金融背靠360集团的5亿用户,优势不言而喻,但更重要的是360金融对流量的理解与运用。

截至2020年3月31日,360金融累计注册用户1.42亿,较去年同期增长49%;授信用户2611万,同比增长62.9%;在360金融的帮助下,获得贷款的用户达到1681万,较2019年增长61.2%。

金城银行为360金融的业务拓展提供了“通行证”,而360金融为金城银行攻破了“流量”“获客”和“场景”的难题。

金城银行

双方互补所产生的化学反应,不仅限于此。

360集团具备得天独厚的技术优势。公司以网络安全起家,多年的经验积累让360集团在风控和大数据技术方面建立起壁垒,不仅可以有效控制风险,更能准确地判断个体借款人的综合信用状况。

这一点能从数据得到体现,财报显示,360金融超过90天的逾期率为2.17%。在风控这一核心问题上,360金融优于同业者——乐信2.57%,信也科技7.25%。

作为网络安全行业的“老大”,360金融将通过自己的独特优势,结合已有的1.42亿用户,进一步加强分层经营,从而提升风险管理和资金供给的效率。

360金融CEO吴海生认为,在后监管时代,公司需要提高自己精细化的经营能力和安全的运营能力,一边跑一边还要安全,要战略性的提升公司的获客能力、科技能力和资本能力。

2018年12月,360金融登录纳斯达克

04 突破:超级平台的雏形

今天来看,银行业无不在高喊着“新零售”,向数字化转型。但转型有个问题,传统银行根深蒂固,行业护城河扎得太深,外界打不进来,内部利益牵扯太复杂,一时间难以改变。

互联网金融对于银行业的跨维攻击,是要绕过其形成的护城河,对商业模式进行打击。

回顾商业的发展史,我们可以看到,胶片王者柯达是被数码相机跨界干掉的,而数码相机则是被智能手机取代。这才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商业逻辑,巨头不做出改变,将会被历史的车轮碾死。

由此,互联网金融取代传统银行的机会将是“超级平台+稀缺供给端”。

而360金融与金城银行联手后,市场对于互联网金融公司的投资逻辑,将会发生巨大的改变。

除了双方的固有资产之外,对于互联网平台而言,银行牌照的资产价值,将在日后的业务拓展中得到体现,对于银行而言,互联网平台在流量、获客与用户场景上的积累,将使银行业务可以覆盖更多的用户,从而提升银行的资产价值。

市场对于互联网金融公司的认知也需要改变。首先,互联网金融是由国家层面提出来的,此时360金融艰难地拿到金城银行的牌照,也在某种意义上,代表了高层对于这个行业的整改的思路。并且,整个市场的规模将会越来越大。

在监管的趋严下,整个行业出清加速,市场将会形成有效的良性竞争。作为成为超级平台雏形的360金融,掌握了优秀的风控和安全能力。这对他来说,是下一轮与大银行竞争的胜负手。

360金融与金城银行双方的合作叠加出了生态效应,让业务变现能力更强,用户的付费概率更高,投资者可以用“1+1”的资产价格,买到远大于2的资产价值。可以预见的是,行业洗牌迎来大洗牌。

我们还需要明白一个重要的认知,互联网金融与民营银行联手是市场化的必然选择,也是国家意志的体现。未来金融业将越来越没有边界,大银行必定升维,而中小银行由于体量、技术等问题,只能选择成为超级平台的一份子。

随着时代的发展,民众对于隐私安全和金融业对于风控安全的愈发重要。金融业得账户者得天下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未来将是得安全者得流量,360金融在这个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