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湘生物实控人个人负债1.76亿元 原股东曾非法吸存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圣湘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圣湘生物)将于6月23日上会,接受科创板股票上市委员会的审议。此次公司冲击科创板,由西部证券担任主承销商,中信证券担任联席主承销商。

圣湘生物主营诊断试剂和仪器的研发、生产、销售。本次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4000万股,拟募集5.57亿元,其中3.55亿元用于精准智能分子诊断系统生产基地项目,1.00亿元用于研发中心升级建设项目,1.01亿元用于营销网络及信息化升级建设项目。其中“精准智能分子诊断系统生产基地项目”还未取得环评批复。

2017年至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2.25亿元、3.03亿元和3.65亿元,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065.33万元、676.21万元和3947.85万元。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6144.49万元、1006.71万元和2240.57万元,其中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2.21亿元、2.82亿元和3.54亿元。

2020年1-3月,圣湘生物实现营业收入4.00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93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49亿元。公司预计2020年上半年可实现营业收入20.48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1127.94%,预计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88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8794.72%。

圣湘生物称,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爆发,公司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等相关产品市场需求量短期内大幅增加,导致公司业绩显著增长。但2020年公司以生产、销售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相关产品为主,由于产能限制及疫情期间医疗终端的总体接诊人数减少,构成公司主要收入来源的其他产品(仪器、检测服务)产销量下降。

公司选择《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第2.1.2条第(一)款的上市标准:“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

圣湘生物在2017年开始公司多次进行增资扩股和股权变更,其中持股9.4524%的股东朱锦伟,曾分别担任上海涌金理财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上海涌金实业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湖南涌金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另外,爱尔眼科(300015.SZ)董事长陈邦,持有圣湘生物1.8779%股份。

2017年至2019年,圣湘生物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9.81%、58.46%、65.16%。而7家可比同业上市公司中。5家综合毛利率远高于圣湘生物,可比公司综合毛利率均值分别为72.06%、71.24%、71.64%,也远超圣湘生物。

上述同期,圣湘生物研发费用分别为2763.86万元、3568.23万元和3895.45万元,占营收比例分别是12.31%、11.76%和10.66%,同行业公司研发占比均值为10.24%、10.60%和12.38%。

而圣湘生物销售费用分别为6996.05万元、9931.03万元和1.23亿元,营收占比分别是31.15%、32.73%和33.69%,而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别为27.73%、26.54%和26.92%,低于圣湘生物。

2017年至2019年各年度末,圣湘生物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3.00%、28.21%和13.23%,流动比率分别为2.63、2.47和5.96,速动比率分别为2.30、2.09和5.08,存货周转率为2.77次、2.61次和2.11次,呈现下降趋势。

上述同期,圣湘生物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1.13亿元、1.61亿元和1.88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50.47%、53.11%、51.51%。伴随应收账款的快速增长,公司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也在逐年提升,从2017年底的686.86万元上升至1422.74万元,3年已翻倍。

此前,圣湘生物原股东李迟康因私刻公章、伪造法人代表戴立忠的签名使圣湘生物背上超过2亿元的债务,并且一度导致圣湘生物土地、房产、存款等多项资产被扣押、查封或冻结,公司股权、银行账户被冻结。

2017年5月,为解决交行、农行1.13亿元债务和长安信托1.1亿元债务,圣湘生物推动两项债务重组,主要由圣湘生物时任股东按照所持股份比例各自承担。尽管目前债务重组已完成,但这也导致实控人戴立忠个人负债高达1.76亿元。

试剂诊断企业冲刺科创板 涌金系大佬现身股东名单

圣湘生物是一家以自主创新基因技术为核心,集诊断试剂和仪器的研发、生产、销售,以及第三方医学检验服务于一体的体外诊断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

公司产品主要分为试剂(核酸检测试剂、生化诊断试剂和提取试剂)仪器和检测服务,其中试剂的营收占比逐年增长,仪器和检测服务的营收占比连续下降。

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戴立忠,直接持有公司35.14%股份,间接控制公司9.76%股份。戴立忠无境外永久居留权,2008年至今任圣湘生物董事和董事长。

2017年至2019年,圣湘生物多次进行增资扩股和股权变更,相继引进了朱锦伟、陈邦等个人股东和前海白石等机构股东。

公开资料显示,朱锦伟持有圣湘生物9.4524%股份,曾分别担任上海涌金理财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上海涌金实业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湖南涌金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朱锦伟还在“涌金系”先后控股的两家A股公司九芝堂、千金药业担任过重要职务。2017年至今,朱锦伟任圣湘生物董事。另外爱尔眼科(300015.SZ)董事长陈邦,持有圣湘生物1.8779%股份。

2019年净利增长近5倍

2017年至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2.25亿元、3.03亿元和3.65亿元,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065.33万元、676.21万元和3947.85万元。

同期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6144.49万元、1006.71万元和2240.57万元,其中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2.21亿元、2.82亿元和3.54亿元。

其中2019年,圣湘生物的归母净利润增速达到了483.82%,远超于同期20.41%的营业收入增速。

招股书披露,2020年1-3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9,958.35万元,同比增长388.31%;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9,307.52万元,同比扭亏为盈并大幅增长;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4,870.37万元,同比由负转正并大幅增长。

圣湘生物预计2020年上半年可实现营业收入204,757.18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1127.94%;预计2020年上半年可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8,765.74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8794.72%,业绩快速增长。

募投项目用地还未取得环评批复

圣湘生物此次上市拟募集5.57亿元,其中3.55亿元用于“精准智能分子诊断系统生产基地项目”,1.00亿元用于“研发中心升级建设项目”,1.01亿元用于营销网络及信息化升级建设项目。

其中“精准智能分子诊断系统生产基地项目”还未取得环评批复。圣湘生物称,公司该募投项目的《环境影响报告表》已于2020年5月29日公示,预计6月进行《环境影响报告表》的报批工作。在及时达到闵行区生态环境局要求的正常情况下,预计可于2020年7月左右取得闵行区生态环境局的环评批复。

三大主要产品产销率波动较大

公司产品主要分为试剂(核酸检测试剂、生化诊断试剂和提取试剂)、仪器、检测服务,其中核酸检测试剂营收占比逐年增长,仪器营收占比连续下降。

公司核酸检测试剂的产销率分别为117.73%、93.34%和100.42%,生化诊断试剂的产销率从2017年50.27%上升至111.02%,仪器产销率从2017年的159.02%下降至2019年的63.46%。

而从产能利用率上来看,公司核酸检测试剂产能利用率分别为67.66%、82.80%和75.46%,生化诊断试剂产能利用率分别为68.77%、88.22%和68.44%,仪器产能利用率分别为48.41%、121.43%和82.54%。

圣湘生物称,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公司2020年生产和销售的产品以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相关产品为主,由于产能限制及疫情期间医疗终端的总体接诊人数减少,构成公司报告期主要收入来源的其他产品产销量反而有所下降。

毛利率低于行业均值

2017年至2019年,圣湘生物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9.81%、58.46%、65.16%;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50.04%、58.76%和65.36%。

根据招股说明书,2017年至2019年,圣湘生物可比同业上市公司有7家,其中5家综合毛利率远高于圣湘生物,同期可比上市公司综合毛利率均值分别为72.06%、71.24%、71.64%,圣湘生物综合毛利率仍低于行业均值。

研发占比持续下降

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圣湘生物期间费用合计分别为1.41亿元、1.64亿元和1.98亿元,呈现持续增长的态势。

其中研发费用分别为2763.86万元、3568.23万元和3895.45万元,占营收比例分别是12.31%、11.76%和10.66%。而同行业公司研发费用占营收比例均值分别为10.24%、10.60%和12.38%。

销售费用上升明显 2019年过亿元

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圣湘生物销售费用分别为6996.05万元、9931.03万元和1.23亿元,营收占比分别是31.15%、32.73%和33.69%。

公司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高于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别为27.73%、26.54%和26.92%。

圣湘生物称,销售费用增长主要系报告期内公司销售规模快速增长,营销与技术服务人员增加,销售人员工资和营销推广等相关支出同步增长。

资产负债率下降

2017年至2019年,圣湘生物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3.00%、28.21%和13.23%,流动比率分别为2.63、2.47和5.96,速动比率分别为2.30、2.09和5.08。

上述同期,可比公司资产负债率均值分别为20.11%、20.20%和17.42%。可比公司流动比率均值为8.19、5.63和7.27,可比公司速动比率均值为7.55、5.15和6.56。

应收账款攀升 坏账准备3年翻倍

2017年至2019年各年度末,圣湘生物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1.13亿元、1.61亿元和1.88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50.47%、53.11%、51.51%。

伴随应收账款的快速增长,圣湘生物应收账款坏账准备也在逐年提升,从2017年底的686.86万元上升至1422.74万元,3年已翻倍。招股书中披露,2019年圣湘生物应收账款坏账损失达到364.17万元。

存货周转率下降

2017年至2019年,圣湘生物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4087.08万元、5589.82万元、6466.32万元,占公司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12.84%、15.57%、14.79%。同期圣湘生物的存货周转率为2.77次、2.61次和2.11次,存货周转率呈现下降趋势。

圣湘生物称,主要是随着营业规模的扩大,其增加试剂和仪器的生产量和备货量。存货周转率下降可能会影响公司的短期偿债能力,进而对其经营产生一定影响。

曾因原股东私刻公章背2亿多巨债

2011年至2012年间,圣湘生物原股东李迟康以其关联公司博雅眼科医院、翔宇食品等公司的名义,向长安信托、交通银行湖南省分行(以下简称交通银行)、农业银行长沙雨花区支行(以下简称农业银行)借款数亿。2013年1月31日,长沙市公安局雨花分局依法对李迟康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侦查,其关联方所欠该等债务均无力偿还,该等债权人陆续向圣湘有限追偿。

上述向交通银行、农业银行的借款,圣湘有限提供了连带责任保证担保,系多个担保方之一。2013年至2016年经多项诉讼,根据法院的最终判决,圣湘有限应在1.17亿元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圣湘有限在偿还了400万元后,该笔连带清偿债务剩余1.13亿元。

因李迟康私刻公司印章、伪造法定代表人戴立忠的签名,以圣湘有限名义与长安信托签订了博雅眼科医院信托贷款的《保证合同》,圣湘有限系多个抵押、担保方之一。2013年9月,长安信托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起诉圣湘有限,要求圣湘有限就长安信托与博雅医院1.1亿元信托贷款,按照《保证合同》约定承担担保责任。该诉讼未判决,但导致圣湘生物经营发展受到影响,亦存在为长安信托1.1亿元信托贷款承担担保责任的或有债务风险。

上述两项债务纠纷导致圣湘生物土地、房产、存款等多项资产被扣押、查封或冻结,公司股权、银行账户被冻结,经营发展受到较大影响。

为解决交行、农行1.13亿元债务和长安信托1.1亿元债务,消除该等债务对公司造成的不良影响,圣湘生物2017年5月开始推动两项债务重组。

2017年12月27日,长高集团与圣湘有限签订《关于农行、交通银行债权包债务和解协议书》,双方约定:鉴于长高集团成为该债权包的唯一债权人,确定圣湘有限向长高集团支付2500万元,长高集团豁免圣湘有限在农行、交通银行债权包中的全部担保责任。

排除了圣湘有限担保责任后的交行、农行不良贷款债权最终由圣维投资代表实际权益人(2017年5月圣湘有限时任股东)持有,圣湘有限根据《关于农行、交通银行债权包债务和解协议书》,就圣维投资向长高集团所购买的交行、农行不良贷款债权不再负有任何担保责任。

2018年1月,戴立忠与圣维尔签署协议,收购圣维尔名义上持有的长安信托不良贷款债权。2018年2月戴立忠与圣湘生物签订《协议书》,承诺并确认作为新的债权人不会也不可能依据李迟康所伪造的保证合同以任何理由和形式向圣湘有限主张任何权利,不会也不可能要求圣湘有限作为借款保证人对长安信托1.1亿元借款本息承担连带清偿的保证责任。

实控人戴立忠存在大额未偿还债务

上述戴立忠收购长安信托不良贷款债权的资金,来源于安徽志道提供的借款资金5560万元,另外为解决交行、农行不良贷款包债务重组,向安徽志道初始借款8500万元,其后由于圣湘有限承担2500万元,因此时任股东实质承担借款金额为6000万元及2500万元短期借款对应利息1.98万元。

招股书披露,戴立忠个人负债共计1.76亿元,其中7104.53万元系为解决公司重大债务重组而承担,债权人为安徽志道;4004.59万元系为公司提供资金支持而承担,债权人为安徽志道;899.54万元系历史上为购买圣维尔股权而承担,债权人为安徽志道;3340.40万元系历史上为出资圣湘生物、圣维尔股权而承担,债权人为安徽志道;剩余部分系房贷、用于缴纳历史上因转让所持圣湘有限股权所产生的个人相关税款等个人贷款,债权人为长沙银行、浦发银行等。

圣湘生物称,戴立忠所欠个人债务均未到期,不存在个人所负数额较大债务到期未清偿的情形。但如果未来戴立忠发生相关债务到期未偿还的情形,将有可能导致其所持公司股权被处置,并且影响其在发行人处担任董事、高管的任职资格。

对于戴立忠的还款来源,招股书中称一是长安信托不良债权项下对应的抵押物处置;二是圣湘生物未来两年内可供分配的利润按照戴立忠持股比例所对应部分可基本覆盖戴立忠的到期借款;三是戴立忠目前所持圣湘生物股权按照2019年3月最近一次增资时的估值37亿元计算,其股份价值约为13亿元,可作为还款来源之一;死侍戴立忠持有的房产、工资薪酬等多项其他资产。根据戴立忠的说明,其将优先考虑处置抵押资产和利用公司分红来解决还款问题。

实控人所持部分股权涉确权诉讼

招股书披露,因原股东李迟康就2012年11月向戴立忠转让其所持圣湘有限180万元股权的效力曾提出异议,为进一步明确相应股权权属,戴立忠于2019年10月向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提起股权确认诉讼,请求法院确认前述180万出资额及其所对应的6%的股权归戴立忠所有。

2011年3月11日,李迟康与李论国签订《股份转让协议》,约定李迟康将其名下所持圣湘生物6%的股份以10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李论国。2011年3月10日、11日,李论国以现金及银行转账共向李迟康支付了1000万元。此后,双方未办理股权变更登记。

戴立忠知悉上述股权转让事宜后,于2012年11月22日与李论国,李盼(李论国之女)、刘凤华(戴立忠之母)共同签订《换股协议》,约定李论国受让李迟康所持的圣湘有限6%的股权与戴立忠实际控制的圣维投资19.565%的股权进行等值交换,具体换股方式为:李论国的女儿李盼受让戴立忠母亲刘凤华所持有的圣维投资19.565%的股权,从而间接持有圣湘有限6%的股权,而戴立忠则受让李迟康所持有并已协议约定转让给李论国的圣湘有限6%的股权,即最终由李迟康将圣湘有限6%的股权工商过户给戴立忠。各方确认鉴于本次交易的实质是换股,且李论国已向李迟康支付完毕李迟康所转让圣湘有限6%的股权的股权转让价款,戴立忠从李迟康处受让圣湘有限6%的股权,李盼从刘凤华处受让圣维投资19.565%股权的转让对价均视同已支付。

2020年2月24日,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作出(2019)湘0104民初14169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原告戴立忠于2012年12月经工商变更登记从李迟康处受让的原登记于被告李迟康名下的圣湘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原称湖南圣湘生物科技有限公司)180万元股份相对6%的股权归原告戴立忠所有。因李迟康未在上诉期内上诉,一审判决为终审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