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郊区马市大集,你吃过“汤子”吗?菜价太便宜了吧

这几天去佳木斯出差,特殊时期对出行还是有点顾虑,不过一切顺利。最近的“摆地摊”话题火了,今天咱也凑个热闹,见识一下佳木斯的摆地摊盛况。

这两年因为工作关系,多次到佳木斯出差,我对佳木斯热闹的集市情有独钟,贪恋那股子市井生活的烟火气,而我的住处旁,每周日就有一个马市大集。对佳西人来讲,马市大集似乎是个重要的日子,周六的晚上,小市场上摊主们都要议论着周日的马市大集,很期待的样子。此为平素好天气里拍的马市大集的入口处。

哈哈,这是周日马市大集的“惨状”,一夜阴雨,愁煞众人。本文开始,抛砖引玉,介绍下佳木斯的大集,看能不能帮到大家。不准确或有变化的地方,各位一定要补充一下。佳木斯的几个大集,周日是马市、长胜、新华电厂;周六就是从市区往桦川去的方向的建国、猪板;周五是化工小区、横头;周四是万兴;周三是四合、平掉屯;周二肉联;周一农家。

那么再看看周边的大集,1日四丰、长发。2日达子营(在江北)、源原大营。3日中央屯(肉联东)。4日兴隆。5日敖其、永昌。6日四马架、江口镇。7日横头、香兰农场。8日望江、拉拉街。9日胜利、太平镇。10日大来、江口农场。

马市大集入口处有一家卖“汤子”的摊子。多次逛过马市大集,以前记得在进乡街和革新胡同交口处有一家很红火的“汤子”摊,老是想尝一尝,今天一定要尝一下这个“汤子”。老板热情地招呼我坐下,这是小摊上只有我一位食客,享受一把贵宾待遇。这一碗“汤子”冒尖了,极限状态,就不能换个大碗吗?当然不能,这看着才实惠,是吧?

我一直挺好奇“汤子”是什么?好在摊子暂时没有别的生意,老板也健谈。他说,咱东北人夏天都得意这口儿,“汤子”是满族美食,用玉米水磨发酵,再压出粗面条状,煮熟后过水。老板说,要不是面发好了,这天就不赶集了。桌子上有尖椒茄子卤和木耳卤,吃“汤子”与打卤面的吃法相同。还可以加上一点爽口的小咸菜,东北人普遍口重啊。“汤子”味香而微酸,口感细腻爽滑,吃起来很开胃。

6元钱一碗,挺好吃,但好像都没吃饱。“汤子”作为一种粗粮美食,更迎合了当下人们追求健康养生的潮流。我吃完时,小摊子上又来了几位食客,看着不那么冷清了。

在逛大集的时候,意外发现有专门卖有包装方便携带的“汤子”的,生意也不错。当晚在超市里,也看到了这样包装的“汤子”。

因为雨天,很多摊子都在纠结来还是不来?这不,这家肉摊刚刚开始摆摊。

这几位摊主忙着清理摊子前的积水,马上开始迎客了。

马市大集总体呈“丁”字型,从友谊路与进乡街交口开始,沿进乡街一路向北,在进乡街中间,再出一个分支,沿革新胡同向西绵延近千米,旺季时,一直能到友谊小学的兴旺巷。特殊时期,大家都比较自觉地戴了口罩。

这似乎是马市大集里最壮观的摊子,一台小货车竟然把烙饼的大锅弄得服服帖帖,人才啊。

而这里是今天马市大集里最有文艺范儿的干果摊。

这是一家炸油条的摊子,本来没什么特别,但我突然想一个段子,不禁莞尔。德运班主郭老板有个段子,说女孩从小用筷子时手越靠上,以后会远嫁。于谦老师的妹妹从小就使“远”筷子,最后嫁给个炸油条的。纯属玩笑,大哥,别介意啊。

前文说中兴小区小市场的时候,就有这位大娘卖葱的身影,看来大娘是卖葱专业户啊。只是,这个年龄还在摆地摊,看了让人心酸。

大集里的吆喝声中,最有诱惑力的当属“便宜喽”,这也是大集里最吸引人的地方。

这个季节的蔬菜比较便宜,但这个油菜和苦苣8角钱一斤,是不是有点太便宜了?

新土豆1.2元1斤,够便宜吧?

当年曾经“蒜你狠”的大蒜,如今只卖2.5元1斤,哈尔滨好像没有这个价!

大集里的水果也是便宜到家了,红心和白心的火龙果都是10元钱3个,热带水果在北国边城佳木斯卖出这个价,商家是怎么做到的?旁边还有一家更是喊出了“香蕉1元1斤”,着实吃了一惊。

“马市第一甜”的香瓜,看来,我们的摊主们都会塑造自己的品牌了。

和我们看过了大多数早夜市、大集一样,市场里总有些“稀奇古怪”的商品,比如这个猪脊骨,在如今“二师兄”飞起来的当口,只卖9元钱1斤,是不是很蹊跷?

这个更常见了,卖胶水的,摊主口才仅次于郭德纲,四周早围满了大爷大妈。只见摊主用刀切开一个白萝卜,涂上胶水,竟然把白萝卜粘合了,让人惊掉下巴。这顿操作,与其说是促销,不如说是魔术。这样的摊子,是收智商税的。

革新胡同这边的大集更热闹,狭窄的道路被挤得水泄不通。有个现象大家发现没有,大集里几乎看不到年轻人,清一色的大爷大妈,佳木斯的年轻人都去哪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