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钗两次娇羞怯怯,早已撬动了贾宝玉的心

贾宝玉深爱林黛玉,但这并不表示,他没有对别的女孩子动过心。

林黛玉和薛宝钗,一个是贾宝玉的姑舅表妹,一个是贾宝玉的两姨表姐。对于这两个表姐妹,贾宝玉的态度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在林黛玉面前,贾宝玉只有小心俯就的份儿,因为他深爱着这个女孩子,他不愿意这个女孩子生气;在薛宝钗面前,贾宝玉就没有必要这么小心了,甚至于当薛宝钗劝他学学“仕途经济”的时候,贾宝玉拿起脚来就走了,根本不管薛宝钗究竟有多尴尬。

林黛玉对贾宝玉的爱情,非常纯美,非常执着。从她初进贾府的时候,看到贾宝玉的第一眼时,这种爱情,便在不知不觉之间形成了。从此以后,贾宝玉就成了林黛玉心中的唯一,成了林黛玉一生的牵挂。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从来都容不下第三个人的存在。然而,贾府中却偏偏流传着“金玉良缘”的说法,这每每让黛玉烦恼不已,贾宝玉也一再在林黛玉面前表示:“除了别人说什么‘金’,什么‘玉’,我心里要是有这个想头,天诛地灭,万事不得人身。”……“除了老太太、老爷、太太这三个人,第四个就是妹妹了,要有第五个人,我也发个誓!”

然而,说完这句话没多久,贾宝玉就动了“金玉良缘”的念头,因为薛宝钗在贾宝玉面前,一副娇羞怯怯的样子,由不得贾宝玉不动心。

这一次林黛玉和贾宝玉闹别扭,是因为贾元春派太监送出来端午节礼,贾宝玉的事上等宫扇两柄,红麝香珠二串,凤尾罗二端,芙蓉簟一领,贾宝玉的“同宝姑娘的意义,林姑娘同二姑娘、三姑娘、四姑娘,只单有扇同数珠儿”,这是什么意思,其实谁心里都明白。

所以,林黛玉心里着急,又和贾宝玉吵了架,贾宝玉也赌咒发誓。然而,当林黛玉走了,贾宝玉来到贾母房里,薛宝钗偏巧也在这里,他笑道:“宝姐姐,我瞧瞧你的红麝串子。”

薛宝钗听见这话,少不得褪了下来,因为薛宝钗“肌肤丰泽,容易褪不下来,宝玉在旁边,看着雪白一段酥臂,不觉动了羡慕之心”,便忽然想起来“金玉良缘”的话,再看薛宝钗,“脸如银盆,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比黛玉另具一种风流态度”,此时又娇羞怯怯,贾宝玉不觉就看呆了。

这是薛宝钗第一次在贾宝玉面前娇羞怯怯,也是贾宝玉第一次主动想起来“金玉良缘”。这并不是唯一的一次。

第三十四回,贾宝玉挨打之后,薛宝钗从家里拿了治棒疮的药来给贾宝玉,她将药交给袭人,说了用法,在贾宝玉床前坐下,点头叹道:“早听人一句,也不至今日。别说老太太、太太心疼,就是我们看着,心里也疼。”刚说了这一句话,又忙咽住,自悔把话说得太急了,不觉就红了脸,低下了头,只管弄自己的衣带。

这是薛宝钗第二次在贾宝玉跟前娇羞怯怯,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贾宝玉,看了薛宝钗的样子,“不觉心中大畅,将疼痛早就丢在了九霄云外”。

其实,此时的贾宝玉,再一次动了心,毕竟,如此一位美丽的女子,在自己的床前,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表露出对贾宝玉的“疼”爱,也由不得贾宝玉不动心。

薛宝钗两次在贾宝玉跟前娇羞怯怯,其实早就撬动了贾宝玉的心。只是因为贾宝玉的心中此时主要还是林黛玉占主要位置,他自己也并没有太强烈地意识到,自己已经对薛宝钗动了心。

曾经痴爱林黛玉的贾宝玉,在林黛玉香消玉殒之后,娶了薛宝钗,其中一个原因,是藕官和蕊官、菂官的故事:“这又有个大道理,比如男子丧了妻,或有必当续弦者,也必要续弦才是,便只是不把死的丢过不提,便是情深义重了,若一味因为死得不续,孤守一世,防了大节,也不是理,死者反不安了”;另外一个原因,其实就是因为薛宝钗的娇羞怯怯,贾宝玉早就对她动了心。

林黛玉对贾宝玉的爱情很纯美,但贾宝玉对林黛玉的爱情,却并没有那么纯美。虽然他在和薛宝钗成亲之后,“终难忘世外仙姝寂寞林”,也终究不过是早就负了林妹妹。否则,他宁可另娶一个女子,也不应该娶薛宝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