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国的乱局:齐桓公死后的40年,5个国君上位,6个势力勾心斗角

春秋时期,齐桓公卒,他的几个儿子开始争夺君位,40年间就有5位继任为齐国国君,可见局势动荡不安。

当时,诸公子各自培养势力,士大夫的势力也随公子们的争斗而起,分别为高氏、国氏、崔氏、庆氏、鲍氏,以及后来代齐的田氏。其中,以崔氏的势力最为强大。

崔氏此时的族长为崔杼,他在齐惠公时期就受到宠信,可以说是权倾一时,但是单一族的强大,却也招致其他各族的恐慌。

因此,齐惠公死后,崔杼就被国氏与高氏联手赶出齐国,但崔杼离去后,随即各氏族间又产生新的斗争。

齐桓公剧照

崔氏、庆氏翻身

齐灵公八年,庆克与齐灵公的母亲声孟子有不当的关系,被鲍牵看见。鲍牵将此事告知给重臣国武子,国武子便将庆克训诫一番。

本来此事当自此结束,但是声孟子担心丑事会传出去,便向齐灵公进谗言。齐灵公一怒之下,不问是非,就斩了鲍牵的双脚,并且驱逐高无咎,高无咎只好奔往莒国,其子高弱在卢地起兵反叛。

同一年,齐灵公召回崔杼,并派庆克率兵平定高弱。而国武子此时随诸侯去围郑国,听闻国内的情况,便率兵直奔卢地,围杀庆克,并以谷城为基地,反叛齐灵公。

崔杼剧照

面对如此纷乱的局势,齐灵公只好先以缓兵之计与国武子谈和。虽然谈和成功,但是此事令齐灵公如坐针毡,于是便安排刺客,要杀国武子。

国武子果然被伏兵所杀,其子国胜也一同受害,国氏一族在此受到了致命的打击。经过此事,崔杼与庆封两族,完全把持了齐国朝政。

崔杼的野心

齐灵公本来立太子光为继承人,但是因为宠爱戎姬,所以便废除太子光改立公子牙。

齐灵公堪称大胆,因为他擅自将没有犯错的太子光废除,改立别人为太子;而崔杼更是胆大包天,暗中迎回被废了的太子光。

此举,显示出崔杼权力和野心之大,连一国之君的废立也掌握在他手上,亦可从中见得姜齐政权的“权力下移”。

齐庄公

太子光继位为齐庄公,一上位便杀掉公子牙,并杀死曾经推荐公子牙为太子的戎姬。由此可见齐庄公的气量狭隘。

崔杼借势加害公子牙的老师高厚,没收高厚的家产,并牵连高氏一族。崔杼与齐庄公连成一气,自此他完全专政。

崔杼的杀意

齐庄公三年,晋国大夫栾盈起兵对抗晋君失败,奔往齐国寻求帮助。

当时,田文子与晏婴,见到齐庄公竟然以贵客之礼,对待一个公然叛乱的晋国大夫,便双双进谏。

晏婴向齐庄公谏曰:“小所以事大,信也,失信不立,君其图之。”齐庄公不听。下堂后,晏婴便对田文子说:“君自弃也,弗能久矣?”

由此可见晏婴将田文子视为同道,也可以看出田文子时期,田氏尚未有篡齐的野心。

晏婴剧照

然而,齐庄公最终还是纳栾盈为客,竟然还希望栾盈成为齐国在晋国的内应,以取里应外合之效。

崔杼在齐庄公准备伐晋时,也向他表达了不同意的态度,但齐庄公一样不听。

崔杼下堂遇到田文子,田文子问曰:“将如君何?”崔杼对曰:

“群臣若急,君于何有?子姑止之!”

可见,崔杼对齐庄公已有了杀意,而田文子从这段谈话中已察觉到崔杼的意图。但是,崔杼此时在齐国势力庞大,纵然田文子说出崔杼有弑君之意,也无直接证据可以举发。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齐庄公六年,齐庄公通崔杼的妻子。崔杼知道后怀恨在心,加上先前庄公不听他的建议,在新仇旧恨下,崔杼决定动手,一吐怨气。

于是,崔杼开始装病不上朝,庄公便以“探视生病的崔杼”为由,前往崔府,试图再与崔杼妻子相会。

崔妻剧照

这一切,已在崔杼意料之中。他安排伏兵,待庄公一入崔府,就关门刺杀。当门关上的那一刻,齐庄公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

“公登台而请,弗许;请盟,弗许;请自刃于庙,弗许……公逾墙又射之,中股,反队,逐弑之。”

崔杼弑齐庄公后,齐国的政权完全归于他手中,他又再立庄公异母弟为齐景公。

然而,庆封抓住了“崔杼家族内斗”的机会,将崔杼一举扳倒。崔杼被迫自杀。

假如崔杼家中不发生内乱,那么很有可能演变成“崔氏代齐”。不过,崔杼最后还是退出了历史舞台,而庆封扳倒崔杼后,成为齐国最有权力的人。

崔杼剧照

庆封之死

庆封比崔杼更嚣张跋扈,将齐景公每日餐中的鸡换成鸭,最后就连鸭肉都取走,只剩汤给景公吃。

如此戏谑齐景公,自然引起了齐国内其他公族的不满。公族里面田氏、鲍氏、高氏开始计划要推翻庆封专政。

可是,庆封有着齐国境内最强大的武力与权力。如果没有一举推翻他,还给他留下喘息的机会,那么随之而来的,很可能是灭族之祸。因此,各公族不停地观察,等待机会。

景公二年,庆封外出参加庆典,而田文子为了减轻庆封的戒备心,还命自己的儿子田桓子随行,中途即以田桓子母亲生病为由,将其招回。

庆封的身边人虽然察觉有异,但是庆封自恃势力庞大,没有太过担忧。结果,田桓子渡河后,便破坏了所有桥梁和船只,使庆封无法赶回齐国都城临淄。

齐景公剧照

此时,在临淄的庆舍,正与齐景公大肆设宴、花天酒地,当人们说有人要反庆氏时,庆舍还不相信,依然继续饮酒取乐。

直到田氏、鲍氏等公族领兵进入时,庆舍才知为时已晚,齐景公也被当场吓傻。鲍国赶紧安抚景公,以便控制临淄。

在外的庆封,因无法及时赶回临淄,只好狼狈地转往鲁国后,再奔吴国。在吴国,庆封得到吴王封赏,但是安定没多久,便被前来攻打的楚人捉住,游街后斩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