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詹姆斯“决定”大揭秘 那一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讲述勒布朗-詹姆斯2010年通过电视直播宣布转会决定的纪录片《幕后故事:决定》正在ESPN热播,詹姆斯在十年前的那次行动,对他的职业生涯和篮球文化都产生了重大的影响,那一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台前幕后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让我们一起拨开时间的尘埃,回到那个不同寻常的夜晚。

这个主意是谁出的?

是谁最先提出让詹姆斯上电视公布决定的?是詹姆斯自己,还是他当时的经纪人莱昂-罗斯,或者是他的密友马弗里克-卡特?

答案都不是,这个想法既不是出自詹姆斯的团队,也并非ESPN,而是一位来自俄亥俄州哥伦布市的球迷德鲁-瓦格纳。《幕后故事:决定》讲述了当时的情况,2009年11月的时候,瓦格纳在ESPN著名记者/主持人比尔-西蒙斯的专栏问答中提出了让詹姆斯通过电视直播宣布决定的建议。“如果勒布朗在直播中宣布他去哪里会怎么样?节目可以叫做《勒布朗的选择》,那会产生多么疯狂的收视率?”瓦格纳在邮件中写道。

随着《幕后故事:决定》播出,瓦格纳回忆起当时的情况。“确实是我发了那封邮件,西蒙斯发表了出来,7个月后这成为了体育界最大的新闻。”瓦格纳说,“当时大家都在谈论勒布朗会去哪里,我觉得勒布朗应该通过电视直播宣布决定。”

西蒙斯很欣赏这个想法,他在2010年全明星周末向詹姆斯团队的主要成员讲述了这个建议。2010年总决赛第二场进行期间,ESPN的解说员,后来担任“决定”现场主持的吉姆-格雷就电视直播的计划与马弗里克-卡特进行了更详细的沟通,格雷认为詹姆斯应该这样做。卡特赞同这样的想法,他积极推动詹姆斯接受该方案。与此同时,娱乐和媒体经纪人阿里-伊曼纽尔游说时任ESPN总裁,也是ESPN内容产品负责人约翰-斯基珀为詹姆斯提供直播时间。ESPN与詹姆斯的团队达成了协议,ESPN以免费的一小时节目时长作为交换,同时允许詹姆斯的团队在该时段出售广告,詹姆斯方面需要做的是独家宣布,另外相关收益捐给公益机构。

“我记得我做出的首个决定是希望这个节目能在ESPN播出,”斯基珀在纪录片中说,“我很快就敲定拿出一个小时的节目时间,我认为这会带来足够多的关注,对于我们的观众是有价值的。我不在乎损失广告时间。我们必须这样做,让勒布朗在我们的平台上宣布,带来的收视率和关注度有利于我们的业务。”

ESPN有他们的考虑,那詹姆斯为什么愿意这样做?比尔-西蒙斯这样解读:“在那期节目播出前两天,勒布朗的推特账户开通,他的网站和资产管理公司在几天后上线,后来他又开始拍摄自己的第一部体育电影。”

正如西蒙斯所言,詹姆斯有商业方面的构思。在那个疯狂的2010招募之夏,所有想与詹姆斯谈判的球队,都要前往位于克里夫兰市中心的LRMR办公室,那是詹姆斯的公司,名字取自詹姆斯、里奇-保罗、马弗里克-卡特和兰迪-米姆斯的首字母,后三位是詹姆斯的铁哥们,是他私人团队的核心成员,各大媒体争相报道招募盛况,给LRMR做了一个免费的宣传。

当然,詹姆斯想要的不止这些。在马弗里克-卡特看来,通过全美直播的方式宣布效力球队的选择,是非常前卫的,展示出新一代球星对于职业生涯的掌控力。在詹姆斯之前,球星往往会被“忠诚”之类的说法所裹挟,而詹姆斯可以跳出这个框架,凭借自己的能力获得更大的权益,“决定”就是标志性的时刻。

话虽如此,但詹姆斯本人对于这个前所未见的方式还是有些顾虑,据《幕后故事:决定》制片人范-纳塔透露,詹姆斯当时并非百分百愿意。“勒布朗在某种程度上是被他身边的人推动着去做的,”范-纳塔说,“马弗里克-卡特起到了重要作用,他和勒布朗的关系非常亲密,以至于让勒布朗尽管不太情愿但还是同意了。我与勒布朗身边的人聊了聊,他告诉我勒布朗在直播当天有些不安,并非乐在其中,那位消息人士称勒布朗当时甚至可能放弃那样做。”

抱歉,勒布朗要走了

无论詹姆斯是否真的曾有放弃的念头,他最终还是走进了演播室,宣布了从骑士转投热火的决定,那一刻是美国东部时间2010年7月8日晚上9点28分。

节目录制的地点是康涅狄格州格林威治男孩女孩俱乐部,当天有大量的媒体和球迷在演播室门外聚集,其中就包括一位未来的NBA全明星--多诺万-米切尔。

“我最喜欢的球员就是勒布朗,我读书的中学与演播室在同一条街上,所以我就去了,在那里大概等了两个小时,我看到他走进了大门,”米切尔说,“尼克斯球迷认为他会去纽约,但我期待他去迈阿密,因为我希望他去那里,想看到他和韦德、波什一起打球。我很熟悉男孩女孩俱乐部,去过那里很多次。后来我还去了他当时录节目的地方训练,回忆起他当时就坐在那个位置宣布决定,那种感觉很酷。”

既然节目是在晚上录制的,白天的时候詹姆斯去做了什么?当天,詹姆斯先去了阿克伦大学,他在那里举办了篮球训练营。骑士新任主帅斯科特得知消息,赶到了阿克伦大学,希望能与詹姆斯聊一聊,但詹姆斯根本没给斯科特接近他的机会。

离开阿克伦大学后,詹姆斯去了母校圣文森特圣玛丽高中,为个人网站拍摄照片。接下来,詹姆斯开车在阿克伦转了转,花费了几个小时,仿佛要和这里说再见。

作为詹姆斯的老东家,骑士非常焦虑,他们知道詹姆斯想要什么,并为此做了最大的努力。骑士与猛龙取得联系,商讨交易波什的事宜,但波什也是自由球员,先签后换需要得到他本人许可,而骑士根本无法与波什取得联系,他们请詹姆斯出面搭桥,而詹姆斯的回答是:“我和他并不熟。”

实际上,当时拥有詹姆斯、韦德和波什经纪合约的CAA已经开始运作三巨头聚首迈阿密了,这是热火总裁莱利的“绝杀”。骑士在那个夏天渐渐发现,他们将失去詹姆斯,因为随着时间推移,球队管理层已经难以与詹姆斯直接交流,只能通过詹姆斯的母亲格洛丽亚进行沟通,而在7月8日那一天的上午,骑士连格洛丽亚也联系不上了,打过去的电话都被挂断。直至詹姆斯走进录制现场,时任骑士总经理克里斯-格兰特才接到里奇-保罗的电话。

“他要离开了,不会留下。”里奇-保罗在电话中说。

“他要去哪里?”格兰特问道。

“抱歉,我现在不能告诉你,要让他亲自宣布,但他肯定要走了。”里奇-保罗答道。

早上起床的“决定”

那次直播的实际时常超过75分钟,比ESPN预设的一小时还要多一些。ESPN将节目命名为“The Decision”,这就是“决定”的由来。

一个多小时的节目,詹姆斯都说了什么,那句“我要将自己的天赋带到南海岸”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詹姆斯与现场主持人格雷聊了很多,我们选取其中几个主要的问题,来尽可能还原当时詹姆斯的心路历程。

主持人:现在有多少人知道你的决定了?

詹姆斯:不是很多,非常非常少,单手可数。

主持人:你什么时候做出决定的?

詹姆斯:我想是今天早上。我的意思是在这段时间,我这天早上起来觉得这支球队合适,另一天一早则感觉那支队伍更适合。我在权衡利弊,但今天早上醒来,我和妈妈聊得很开心,我想这件事可以定下来了,我知道这是个正确的决定。

主持人:你选择的那支球队,他们已经知道你的决定了吗?

詹姆斯:他们刚刚知道。

主持人:刚刚?

詹姆斯:是的。

主持人:影响你做出决定的重要因素是什么?

詹姆斯:现在和未来获得最好的赢球机会,这对于我来说太重要了,这是我最关心的事情。有些不是你能控制的,能否夺冠要靠比赛说话,但你要将自己放在正确的位置上,才能去实现目标,我对于自己的决定没有任何怀疑。

节目此时进行了大概30分钟 ,主持人终于抛出最重要的问题了。

主持人:我想是时候揭晓答案了,勒布朗,你的决定是什么?

詹姆斯:这是艰难的选择,我将把自己的天赋带到南海岸,加盟迈阿密热火。

主持人:为什么?

詹姆斯:正如我之前所讲的,我需要给自己创造最好的赢球机会,并且能够在数年内处于那样的位置,不仅仅赢在常规赛,或者打出几连胜之类的,我想要赢取总冠军,我认为自己能够在那里实现这个目标。

主持人:这件事(与韦德、波什联手)你们策划已久吗?

詹姆斯:我有所期待,但并非一直在我的计划中,因为我之前从未想过可以成真。热火释放了工资空间,让我们可以并肩作战,这样的机会难以拒绝,他们是两位杰出的球员,如果加上我,我们会成为一支非常优秀的团队。

至此,詹姆斯已经宣布并解释了他的决定,在随后的问答中,詹姆斯谈到了骑士的球迷,他表示理解这个决定会让很多人失望,但这个世界没有完美的方案,他是时候做出改变了。詹姆斯重点提到了一个人,那就是他的母亲格洛丽亚,妈妈的话对于詹姆斯下定决心起到了关键作用。

“母亲告诉我,我必须要做出对自己最有利,最能让自己感到开心的决定,因为这个决定带来的后果只有我自己承受。”詹姆斯说,“我今早打电话给妈妈,她认为这个决定很棒,在她看来只要能让我开心就好。我总是向妈妈寻求指导,当我听到她这样讲,做出决定就不是那么难了,那是一种解脱。”

反思与救赎

当“决定”播出后,詹姆斯遭到了排山倒海般的恶评,骑士球迷焚烧他的球衣,球队老板吉尔伯特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大骂詹姆斯是叛徒,是懦夫,称詹姆斯在2010年季后赛对凯尔特人的系列赛中放弃了比赛。由于那封公开信言辞过于激烈,时任联盟主席斯特恩罚了吉尔伯特10万美元,但斯特恩也并不认同电视直播的做法。

“勒布朗有权做出决定,他很坦诚,但这个方式欠妥,他收到的这个建议很糟糕。”斯特恩说。

联盟名宿们更是对詹姆斯的决定嗤之以鼻,包括巴克利和“魔术师”等传奇球星都认为詹姆斯这样做是弱者的表现,巴克利更是坦言:“勒布朗永远没机会成为乔丹了,即便他赢得多个冠军也不行,这个决定让他退出了这个竞争。”

一向很少对球员事务品头论足的乔丹,也发表了看法,尽管说得很含蓄,但态度还是明确的。“我绝不会给伯德和魔术师打电话,说,‘让我们抱团组队吧。’”乔丹说,“不过,现在时代变了,我不能说这是一件坏事,这是现在这些孩子们的机会,但就我个人而言,我更想努力去击败那些家伙而不是与他们合作。”

“决定”带来的负面效应是詹姆斯和他的团队始料未及的,他们从中获得了教训,并做出了修正。首先,詹姆斯聘请曾帮助施瓦辛格成功竞选加州州长的亚当-孟德尔松担任自己的媒体策略顾问,有媒体想采访詹姆斯,必须事先将问题发给孟德尔松领衔的媒体策略团队,詹姆斯与孟德尔松共同研究后,得出稳妥恰当的回答,这样可以避免言论不当引发争议的情况出现。

其次,詹姆斯和他伙伴认为掌握职业生涯发展主动权没错,事实证明在“决定”之后,更多的球员在生涯走向方面有了更强烈的表达欲望,但他们需要新的发声平台,可以更稳妥地表达观点又能规避风险,詹姆斯与马弗里克-卡特创立媒体公司,为自己和其他运动员提供了表达自我的新途径。马弗里克-卡特坦言在“决定”之后,他一度担心会失去詹姆斯这位朋友,但詹姆斯不但没有这样做,反而与他的关系更亲密了。

“勒布朗遭到的那些批评让我很受伤,他是我的兄弟,而我认为自己要为此负很大的责任,我简直是羞愧难当,”卡特说,“我们就此进行了讨论,研究在哪里做得不好。勒布朗从未指责过我,一次都没有,他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人。”

詹姆斯做出了另一个重大改变是离开与骑士彻底闹翻的CAA,让与骑士管理层交情很好的里奇-保罗担任经纪人。在詹姆斯效力热火期间,里奇-保罗一直与骑士保持联系。2014年夏天,里奇-保罗通过与骑士沟通,促成了吉尔伯特亲自出面招募,詹姆斯与卡特一起与吉尔伯特见面,双方化解了四年前的仇怨。孟德尔松则安排《体育画报》著名记者詹金斯撰写了《回家》那篇新闻稿,经詹姆斯审阅后发表,标志着詹姆斯重返骑士。

2016年的那次夺冠,是詹姆斯对“决定”的终极救赎,对于他,对于骑士都是如此。“无论勒布朗在迈阿密拿了多少冠军,那支球队都是韦德的,而克里夫兰只需要一冠,那是属于勒布朗的传奇。”巴克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