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式虐狗:看看古人如何霸气宠妻

本文系中国国家历史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小编微信号zggjls01,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全文共5363字 | 阅读需11分钟

古代也有许多“宠妻狂魔”,他们浪漫起来,丝毫不逊于今天的少男少女。

谈起古人的爱情,总觉得受制于礼教的束缚,显得含蓄而羞涩,夫妻之间更多的是基于“夫为妻纲”原则的“相敬如宾”“举案齐眉”,缺少奔放和浪漫,殊不知古代也有许多“宠妻狂魔”,他们浪漫起来,丝毫不逊于今天的少男少女。

一、张敞画眉:

素手画眉,轻挽青丝,满眼都是你的模样

西汉时的张敞是一名能吏,靠着执法严厉、为官清廉,从基层的乡官(乡有秩),做到了首都市长的高位(京兆尹),深得汉宣帝信任。原本张敞官运亨通,早晚将位列九卿,但没想到张敞因为自己的“小癖好”,改变了仕途。

原来张敞为人性格爽朗,不拘小节。他和妻子感情很好,据说每天早晨起来都要亲自为妻子画眉毛,以至于整个长安城都传言说张敞画的眉毛很漂亮。

这件事放在现代,只是恩爱夫妻之间的一点小情趣。但在儒学盛行的汉代,张敞的画眉举动,无疑成为了对“夫为妻纲”原则的背叛。为此有司衙门开始参奏张敞,还惊动了汉宣帝亲自询问是否确有此事。

张敞的回答也十分“硬核”:

“臣听说闺房之内,夫妇之间亲昵的事,有比描画眉毛更过分的呢”。

言下之意是告诉宣帝,朝廷只管我工作做的好与坏,何必管我如何疼爱老婆呢。

汉宣帝爱惜张敞的才华,只是笑了笑,没有责备他,但始终觉得他过于放浪形骸,做官没有威仪,也没有再继续提拔重用张敞。

张敞也不在意,继续做好本职工作,宠着爱妻度过一生。

二、汉宣求剑:

下一道最浪漫的圣旨,只为寻你

汉宣帝刘询能对张敞的“放浪不羁”会心一笑,是因为他自己也是一名宠妻达人。

刘询年幼时因受巫蛊之祸的牵连,被抓进监狱。直到将近五岁时,才被放出,寄养在宫女居住的掖庭中,由此和掖庭小官员许广汉的女儿许平君相识。成年后与许平君成亲,小两口情投意合,日子虽然不富裕,却也甜蜜。

没想到时来运转,汉昭帝死后无子,大将军霍光拥立汉昭帝的侄子昌邑王刘贺即位,刘贺是历史上有名的昏君,在位仅二十七天便被废黜。于是霍光迎立刘询为帝,是为汉宣帝。但许平君进宫后却只被封为婕妤。

当时,几乎所有人都在霍光家族的威逼下,要求立其女霍成君为皇后。但刘询并没有忘记与自己共患难的许平君。一向隐忍的他,这次出乎意料的选择了反抗。他在一次朝会时下了一道“寻故剑”的诏书:

“昔日我在贫微之时曾有一把旧剑,现在我非常怀念它啊,众位爱卿能否帮我把它找回来呢?”

众臣揣摩上意,知道连一把故剑都念念不忘的刘询,一定不会割舍与自己相濡以沫的妻子,于是纷纷奏请立许平君为后。

但霍氏家族并没有放过许平君,霍光的妻子霍显为了让自己的女儿当上皇后,下毒将许平君毒害。直到霍光死后,刘询才将霍氏一族诛灭,为发妻报仇。

三、荀粲伤神:

始于颜值,终于爱情

三国时,曹魏重臣荀彧的幼子荀粲个性简贵、聪颖过人,却是个高度“颜控”。

他曾经赤裸裸地放言:“女子的德行没有用,美貌最重要”。

他听说车骑将军曹洪的女儿长得貌美,便急冲冲地打发父亲荀彧去曹洪家提亲。曹洪也算是皇室亲贵,因此女儿曹氏出嫁时,锦绣绮罗,衣着华美,容貌艳丽。

荀粲见此,不胜欢喜,昔日逐色于花丛中的豪门公子,竟然放弃了纳妾的权利,将所有的爱,都毫无保留地倾注于曹氏一人。

一双佳偶天成的璧人,本来盼着能长相厮守,成就一桩爱情史上的佳话,却偏偏被命运所捉弄。

曹氏年纪轻轻就患上了重疾。寒风刺骨的冬日里,竟发着高烧,双颊通红,浑身滚烫。荀粲看着妻子被病痛折磨得形销骨立,心如刀割。

情急之下,他脱光上衣,赤裸上身,站在庭院中,用寒风将自己变成一个“降温冰袋”,回到室内抱紧妻子,用冰冷的身体为她降温。

但情深不寿,曹氏还是撒手而去。

荀粲失魂落魄,悲痛欲绝。友人见此,不禁劝他:“天下美貌的女子多得是,以后还会遇到,何必如此伤心呢”。

荀粲说:“即使她没有绝世的容颜又怎样?她也是我一生所爱,逝去便再也无从寻觅。”

始于颜值,却终于爱情。怕是荀粲自己也没想到,最初因美貌所眷恋的妻子,早已成为自己心灵深处,那一道无法抹去的印记。

四、献之炙足:

此生无愧,唯悔负你

东晋大书法家王献之是书圣王羲之的儿子,与当时的世家大族郗氏联姻,迎娶自己的表姐郗道茂,两人本是郎才女貌,情投意合,婚后也非常恩爱。

没想到好男人人人爱。才华横溢,风流缊藉的王献之也受到了当朝新安公主司马道福的仰慕,公主千方百计地想要和王献之共结连理。

为此,其父东晋简文帝司马昱向王家施加了巨大压力,要其以未曾生育子女为由,将郗道茂休掉,另娶公主。

明唐寅所画《王献之休郗道茂续娶新安公主图》

王献之深爱郗道茂,为了拒婚竟然用艾草灼烧自己的双脚而致残,希望通过自残的方式打消公主和皇室的威逼,但依然无济于事。新安公主痴心到无论王献之是否残疾都要嫁给他。最终,王献之不得已将郗道茂出离,迎娶了新安公主。

当时郗道茂娘家已散,无依无靠,只能去投奔叔父郗愔篱下,最终郁郁而终。

王献之听闻后,十分悲痛,又因其长期服食五石散,再加上足疾留下的后遗症折磨,年仅四十三岁就病逝了。

在去世前,曾有道士询问他一生有什么过错。王献之躺在病榻上,默默呓语:

“想不起有别的事,只记得和郗家离过婚。”(不觉有余事,唯忆与郗家离婚)

“负了你,我一生难辞愧疚,痛入骨髓”,这是弥留之际的王献之最想对郗道茂说的一句话。

五、钱镠思妻:

铮铮铁汉,也有绕指柔情

五代十国时的钱镠,是个钱塘江畔的草莽汉子,几经征战,终于在江浙之地裂土称王,开创吴越国。

钱镠出身微末,创立基业也是历经艰险,金戈铁马、腥风血雨之中,唯有发妻吴氏陪伴左右,默默支持。因此钱镠与吴氏的感情也一直很恩爱,并没有因为时间改变,而是历久弥坚。

吴氏出身于临安县的农家,为人善良贤淑,即使成为了吴越王妃,也没有忘本,每年春节都要回乡省亲。

有一次,吴氏回家省亲的时间过长了,钱镠很思念发妻,但又不忍直接传命将发妻接回,怕扫了吴氏省亲的兴致。于是这个大老粗亲手写下几句话,差人快马加鞭送给吴氏。

吴氏看过使者送达的信后,感动不已,即刻启程回宫。这封信中没有冗长的甜言蜜语,只有短短的九个字: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你看小路上的花都开了,你可以一边赏着花,一边慢慢地回来了。”)

没有帝王的威严,没有主君的骄横,这封信里只有丈夫对妻子的思念、理解和尊重。

没有千言万语,却是世间最美丽的情话。

六、庭式守约:

心早已许给你,无论疾病或健康

北宋的刘庭式是个穷秀才出身,当年没有高中进士时,曾与同乡的一户人家的女儿有婚约,但还没正式送聘礼订亲。

后来刘庭式考上进士了,而当年有婚约的女孩,却不幸生病而双目失明了。疾病的摧残,使得这个务农为生的家庭更加贫困,得知刘庭式高中后,觉得地位悬殊,便不敢再提婚约。

当时也有朋友好心劝刘庭式,女孩双目失明,毕竟与新科进士有些不配,不如另娶盲女的妹妹为妻,既顾全了婚约,也符合现实。

刘庭式却笑着说:“我的心早已经许给她了,难道只因为她失明了,我就要违背初心吗?”

于是坚持娶了盲女为妻。

后来盲女不幸去世,刘庭式非常悲伤。

好友苏轼试图劝他:“我听说,人因情爱而产生悲伤,又因容颜而产生情爱,你娶了盲女,并与她相伴偕老,这已经尽到道义了;现在她已经逝去,你的情爱和悲伤又由何而来呢?”

刘庭式反驳他:“我只知道死去的是我结发妻子,难道她失明了就不是我的妻子了吗?

如果情爱和悲伤都源自于容貌,那么那些在大街上搔首弄姿,卖弄风流的娼妓,岂不是都可以娶回家做妻子了吗?”

于是,刘庭式终身没有再娶。

七、嘉纪赠诗:

我能做的最美的事,就是“为你写诗”

明末清初的吴嘉纪是江苏泰州人,出身清贫,年少时天资聪颖,用工苦读,第一次参加府试就以第一名成绩高中秀才,后来明朝灭亡,吴嘉纪目睹了清兵南下,人民惨遭屠杀,遂决定不再出仕,在家乡隐居。

吴嘉纪的妻子王睿,是一位女词人,她与丈夫甘守清贫,志趣高洁,长期与贫民生活在一起,写作了大量反映民间疾苦,歌颂普通百姓的诗词。夫妻志趣相投,生活虽然穷困,却仍然非常恩爱。

有一年,王睿生日之际,吴嘉纪想起妻子陪伴自己多年,纵是清贫度日,仍然不离不弃,相依相守;但妻子生日将至,自己却身无余钱为妻子庆生,心中顿感愧疚,只能将满腔的情意和感激赋成一首诗,赠与妻子:

内人生日

潦倒丘园二十秋,亲炊葵藿慰余愁。

绝无暇日临青镜,频过凶年到白头。

海气荒凉门有燕,溪光摇荡屋如舟。

不能沽酒持相祝,依旧归来向尔谋。

没有寿桃和寿面,没有生日礼物,仅有的这封“情诗”却充满了一个丈夫对妻子的深爱和愧疚,感人肺腑。

八、眇娼赴京:

在爱情眼中,不是你残缺,而是他人多余

北宋秦观的《淮海集》中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

吴地有一名瞎了一只眼的娼妓(古人将单眼失明称为“眇”),由于身体残缺,生计困难,就和鸨母商量,想去京师寻找生路。有人就劝她:“京师中身材婀娜,容貌艳丽的女子比比皆是,就算双目俱全都未必受人待见,何况你还瞎了一只眼睛,这不是自寻死路吗?”。娼妓听了也不恼,反而自信地说了几句话:

“确实是这样,但是谚语说:‘心中真正喜爱,就连长脸的马头都能看成圆的。’京城这么大,难道就没有我的伴侣吗?”(“固如是也,然谚有之:‘心相怜,马首圆。’以京师之大,是岂知无我俪者?”)

苏门四学士中的秦观

于是果断启程去了京城。娼妓到达京师开封一个月后,果真遇到一位少年,少年对她一见钟情,不仅日日相伴,还专门买了一栋别墅供养她,十分殷勤,唯恐有不周到之处。

有人就嘲讽少年:“原来那么多美人,你看都不看一眼,怎么现在和一个瞎了一只眼的娼妓好上了?”

少年却正色道:“自从得到她,我看别的女人反倒觉得多余了一只眼。佳目得一足矣!”

情人眼中的完美,不是因为容貌,而是因为爱。

九、弘治专情:

一生一世一双人

中国历史上的帝王身边总是美女环绕,明孝宗弘治皇帝朱祐樘却是一个另类,他是中国历代帝王中,少之又少的几位只有正宫皇后而没有其他嫔妃的皇帝。

孝宗对张皇后的宠爱,在许多方面已经超越了明代礼制限制。

明孝宗弘治皇帝十二章衮龙袍像

明代后宫有规矩,皇帝和皇后是不能同榻而眠的,只有皇帝临幸时,皇后才能被“召”到寝宫。而朱祐樘却一直和张皇后像民间夫妇一样,手拉着手说着情话,同榻而眠,好不浪漫。

还有一次,张皇后得了口腔溃疡,太医院医官多是男性,没有人敢入宫传药,朱祐樘心急如焚,不仅亲自给张皇后喂药,还亲自伺候皇后漱口。

最难能可贵的,就是不立妃嫔了。张皇后虽然独得专宠,却只为朱祐樘生育了两名皇子,一名公主,而且次子和公主早夭,真正存活下来的只有长子朱厚照,即日后的明武宗正德皇帝。按理来说,为了皇统后继有人,朱祐樘应该多立嫔妃,以求子孙繁盛,后继有人,却被他一口回绝,并且终其一生只有张皇后一位伴侣,真正做到了“一生一世一双人”。

十、浮生唯爱:

浮生若梦,所幸每一场梦里都有你

世人总为《红楼梦》里宝黛的爱情而唏嘘,却不知在清代有一对名不见经传的小夫妻,沈复与陈芸,他们的爱情与宝黛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沈复出生于苏州城的一个士族文人之家,自小家境殷实,但却无心于科举功名,是个追求自由生活的公子哥。而陈芸是他的表姐,自小丧父,只能靠绣工女红帮助母亲维持生计。但陈芸自小聪颖,通过自学识字,竟然也能通晓诗书,也是一名才女。

沈复与陈芸

沈复第一次见陈芸是在十三岁随母亲回乡探亲时,两人一见钟情,沈复更是当场决定非陈芸不娶。

沈母拗不过儿子,转身将自己的戒指摘下,戴在了陈芸手上,两人就这样定了终身。

婚后的生活,两人堪称神仙眷侣,既不用为柴米油盐而操心,也不为功名利禄所困,两人寄情于谈诗论文,赏玩花鸟,悠闲自得。

沈复盼着能与陈芸游历天下,共赏山水,便拿出自身衣物给陈芸穿上,女扮男装,携手游历于太湖之滨。

好景不长,由于陈芸得罪了公婆,与沈复一起被逐出家门,后陈芸又染上血疾最终香消玉殒。

陈芸死后,回煞之期的风俗本应是一家人都要出去躲避,但沈复痴情,独自在室中静待,伤心泪涌。夫妻俩深厚的感情可见一斑。

沈复将平生与陈芸的点点滴滴写成一本自传体散文集,命名为《浮生六记》。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欣慰的是,梦里有你。

参考资料:

1. [汉] 班固:《汉书》,北京:中华书局,2007;

2. [南朝宋] 刘义庆:《世说新语》,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12;

3. [唐] 房玄龄等:《晋书》,北京:中华书局出版社,1996;

4. [宋] 秦观:《淮海集箋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4;

5. [元] 脱脱等:《宋史》,北京:中华书局,1985;

6. [明] 冯梦龙:《情史类略》,长沙:岳麓书社,1984;

7. [清] 王士祯:《香祖笔记》,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

8. [清] 吴嘉纪:《吴嘉纪诗笺校》,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

9. [清] 沈复:《浮生六记》,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9。

- 完 -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号立场)

《中国国家历史》邮局征订套装(征订代码:28-474)正在火热进行,一套四本,一次性拥有全年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