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提前要8万彩礼救父亲,被恋爱5年男友拉黑后哭了:他不娶我了

“他不娶我了,还把我拉黑了。”我叫梁瑞敏,今年25岁,在陕西一所大学读研究生。2019年12月,我的父亲梁向东突发脑出血,到现在已经花去了70多万元。为了借钱救父亲,我向恋爱5年的男友提出了结婚,想提前预支8万元彩礼钱救父亲,可万万没想到我却被男友拉黑了。

点击视频了解更多内容,爱心捐款链接:女学生求救重症父亲】或打开微信-支付-腾讯公益-搜索:女学生求救重症父亲 。

“我知道这样做不好,可为了救父亲的命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我想让爸爸醒过来,可家里再也借不到钱了。”我和男友提出提前要彩礼后,男友说他家人不同意我们俩结婚,我给男友发信息发现已经被拉黑了,因为父亲突患重病谈了5年的男朋友绝情的抛弃了我。图为我们的聊天记录。

我的家在河南省中牟县姚家乡梁家村,父亲梁向东今年48岁,是一个瓜农,平时靠种瓜种菜供我和弟弟读书,弟弟正在读初二,我也很争气,考上了研究生。我们这个普通的农村家庭生活的平静幸福,但自从父亲生病后,家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图为2019年5月本科毕业时的梁瑞敏。

2019年12月3日晚上10点多,我的父亲梁向东在回家途中昏倒,呕吐不止,旁边的好心人帮忙拨打120,将他送到中牟县第二人民医院抢救,经检查显示是脑部血管畸形破裂自发出血,立即做了一个开颅手术,术后3天又突然脑干出血,转入郑州河南省中医院,又做了一次开颅手术。我的母亲乔素梅整天偷偷哭,她说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他倒下了这个家就完了。

因之前开颅手术术后有脑积水,脑部积水一直未见吸收,父亲在2020年2月1日又不得不做了脑分流手术,因脑分流手术不太成功,2月6日又重新做了一次。父亲突发脑出血后一直没有意识,转入郑州的医院本来恢复的还挺好,但后期又不幸颅内感染了,因为神经不受控制,他不能闭眼睛,医生担心他的眼睛长时间睁着久了会失明,就让我们把他的眼睛粘住休息一下,还要用眼贴护理。

“3天时间父亲两次脑出血,6个月里做了大大小小的手术有好多个,如今才有了轻微的意识。”父亲在医院昏迷不醒时,我和母亲日夜在医院照顾他,到了今年5月学校通知开学,妈妈怕影响我的学习,逼着让我回学校上学,她自己一个人在医院陪护。

2019年12月底,奶奶因为父亲的事受到打击也突发脑出血,又花去了10多万,现在奶奶半身不遂,医院让做康复治疗,可家里实在没钱奶奶就选择回家,让先救父亲。父亲在河南省中医院花了30多万,在郑州市中心医院高新区分院花了40多万,如今父亲一直打着昂贵的抗生素,每天平均费用就达到8000元,母亲每天都在担心父亲的医疗费,为了给父亲看病保命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卖光了,借遍了亲朋好友,已经负债累累。

我在学校每每想到还在病魔中挣扎的父亲就泪如雨下,每天和父亲视频我都忍不住流眼泪。医生说,父亲的病至少还需要两个月的治疗,预计费用要40多万元。为了筹钱救父亲男朋友也没了,我还是个学生,真不知道该怎么给父亲筹来救命钱,但不管怎样,就算拼尽所有我也要去救父亲。

如果您愿意帮助这个不幸的家庭,请您点击捐款链接:女学生求救重症父亲】进入腾讯公益,为他们献上一点爱心。或打开微信-钱包-腾讯公益-搜索:女学生求救重症父亲。(编辑/苏瑞)更多详情请关注企鹅号或微信公众号:摄客微刊。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