凄苦的郑艳丽:绝望的那一刻,还在爱着黄任中

红尘众生,每个生命故事,都像《千千阙歌》。

有些人一生都在唱《幸福之歌》;

有些人在岁月蹉跎之后唱《夕阳之歌》;

有些人唱出心里话时,眼泪会流。

对47岁香港女演员郑艳丽来说,她唱的是用眼泪写成歌词的悲歌。

在电影《灭门》的开头,郑艳丽不无悲哀地跟廖启智说:“这说的是一个女人悲惨的经历!”

把这句台词当作这篇文章的开头,再也合适不过了。

郑艳丽1972年出生于香港,那是最好的时代——港姐、亚姐、艺员培训班、新秀歌唱比赛等造星运动层出不穷;那也是最不好的时代——经济腾飞后的香港,很多人在荷包鼓起来之后,也沾染了不良习气。

郑艳丽的父母本来是普通的上班族,结果赚到钱之后,一个成为了酒鬼,一个成为了赌徒。

出生于这样的家庭,郑艳丽只得早早步入社会,因为身材出众、气质超群,其十几岁就开始做模特。

17岁那年,郑艳丽被TVB发掘,首部戏就搭档梁朝伟、欧阳震华、关海山、邓萃雯等人出演金庸武侠剧——《侠客行》。

在港姐、亚姐争奇斗艳,群星璀璨的1989年,郑艳丽出道即巅峰,说她是“恃靓行凶”也毫不为过。

TVB趁热打铁,又把郑艳丽推到了电影圈,出演了《爱在明天》和《天使风云》。

这对于一个没有参加过选美,亦没有参加过艺员培训班的姑娘来说,其获得的影视资源,令人望尘莫及。

同时,TVB一边在将郑艳丽推进广告领域的同时,一边着手筹备着她参选港姐的计划——彼时的郑艳丽年仅17岁,尚不够参加港姐的年龄(18岁)。

然而郑艳丽的父母在看到自己女儿庞大的吸金能力之后,等不及了——一把将郑艳丽推进了“火坑”。

郑艳丽出道早期就引起了很多电影公司的注意,她清纯长相、火辣的身材、不凡的气质对男观众们的诱惑力是非常之大。

于是影视公司们在开出诱人的片酬之后,打动了她的父母——开拍赚钱更快的风月片!

一开始郑艳丽自己安慰自己:叶子楣、叶玉卿、邵音音、陈宝莲、舒淇等“前辈”不也在这个行业做得风生水起吗?很多人游泳不也很放得开吗?

只是郑艳丽忽略了:叶子楣、邵音音、舒淇等人都能用智商驾驭皮囊,再赚到钱之后,都能全身而退,且把脱掉的衣服一件件穿起来。

她行吗?

她根本就没等到这个结果!

郑艳丽在出演《风流父子兵》、《黑暗时代》、《警花与流莺》、《借种》等风月片之后,香港电影的“分级制度”出来了,风月片江河日下,即将退出历史舞台。

这时,中国台湾的富商黄任中向郑艳丽伸来了橄榄枝——来台湾发展!

郑艳丽感觉自己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只是她根本就不知道:这个黄任中完全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黄任中是有名的花花公子,其曾有过四段婚姻,先后跟林青霞、张艾嘉、钟楚红、邓丽君等多位女明星传出过绯闻,同时他身边一直“桃红柳绿”,收的女秘书、干女儿更是数不胜数,郑艳丽去到之后,也“发展”成了黄任中的干女儿。

黄任中对郑艳丽可谓“用心良苦”,打磨她的臭脾气,交给她“很多知识”。

同时,还把她的母亲接到身边来,让她烧广东菜。

这个傻姑娘一直以为自己受到了黄任中的“厚待”,吃住不愁、给的红包够大,只是她还记得自己拍电影的梦想吗?

在台湾的5年时间,郑艳丽几乎没有拍过什么电影,主要的工作就是“做黄任中的干女儿”。

5年之后,黄任中在香港帮郑艳丽开了一家餐厅,将她打发走。

因为这时黄任中身边又有了一位干女儿——陈宝莲。

一个早早就进入娱乐圈的女明星,丝毫没有任何餐饮经营经验,她能够成功吗?

短短的几年之内,郑艳丽就将餐厅开倒闭,更重要的是她把多年的积蓄也给亏进去了。

她想不开,可是她又没有勇气。

想回到娱乐圈,却早已人走茶凉、物是人非。

无奈之下,她只得做起了服务员。

2018年媒体采访郑艳丽,开始的时候一直都挺好,采访到了尾声,有记者问她知不知道黄任中在骗她。

这个傻女人掩面而走,还是认为黄任中是为了她好。

凄苦的郑艳丽:绝望的那一刻,还在爱着黄任中!

此后的郑艳丽鲜少露面,对于一个服务员,不管是媒体,还是吃瓜群众,显然早已提不起兴趣。

可是到了今年的6月份,媒体突然曝出郑艳丽住进了ICU的消息。

6月26日,郑艳丽在社交媒体发文,向网友们透露了她的病情。

据港媒爆料,郑艳丽此次生病治疗还是仰仗于朋友们的帮忙,不然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个“蓝洁瑛”。

常感叹:当年有多疯狂,如今就有多凄凉!

郑艳丽出道时,赶上了香港电影最辉煌的时代。

以她的颜值和天赋,如果安心下来好好打磨自己的演技,很难说她会取得什么样的成就。

只是这个世界哪有如果呢?一步错、步步错,凄凉一生,似乎都早已在命中标好了价格。

她选择不了自己的出身,也选择不了自己的家庭,但是她可以选择自己的路。

幸运的是,她没有像陈宝莲和蓝洁瑛一样,选择一种毅然、决然的方式。

如今走的这条路,尽管艰难、辛苦,但至少踏实。

一如多年以前,她剪掉长发决定“重头再来”一样。

只是那时跟她对戏的周星驰,已经功成名就,成为了“喜剧之王”。

而她似乎越走越偏,越跑越远。

当郑艳丽走到我们的回忆中,跑到我们的睡梦里时,一刹那恍惚,我的眼角不知不觉地下起了小雨,痛在心间。

一响贪欢之后,都成昨夜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