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商隐思念道士姐妹,留下一首情诗,成为千古名作

在后人看来,李商隐的诗歌是谜一般的梦幻之美。它构思新奇,语言秾丽,含义又隐晦迷离,往往需要读者反复琢磨,长久品尝。其实,这也与李商隐终生不得志的经历有关。他长期陷入“牛李党争”的漩涡之中,备受排挤。而且在感情生活中,他也并不顺利,虽然与妻子王氏的关系不错,奈何王氏早逝,其它几段恋情也无疾而终。

这样的人生境遇,也许才造就了李商隐的隐晦文风。试想如果他一生顺遂,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娇妻美妾应有尽有,恐怕也更愿意直抒胸臆。

在李商隐的感情世界中,出现过多个女子,其中与道士宋华阳姐妹的纠葛是最不被世人所容的。李商隐有过多首诗,透露过这段经历,甚至传言最为出名的《锦瑟》就是纪念这份感情。《锦瑟》一诗是不是写给宋华阳的,小珏不敢肯定,但这首《月夜重寄宋华阳姊妹》是写给宋华阳确定无疑的。全诗如下:

偷桃窃药事难兼,十二城中锁彩蟾。

应共三英同夜赏,玉楼仍是水精帘。

这首诗的第一句,信手拈来两个典故。“偷桃”是一个道教故事,说的是王母种仙桃,三千年一结果,东方朔曾经偷过三次,被贬下凡间,成为了汉武帝的弄臣。这个故事出自《列仙传》,又称“曼倩偷桃”,就连《西游记》中也提到这个情节。“窃药”就更出名了,说的便是嫦娥偷取了后羿求来的不死灵药,飘入月宫之中。伟人诗词中“嫦娥应悔偷灵药”指的也就是这个故事。

李商隐在此处,说的是偷取蟠桃和窃取灵药的主角,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好处。然而,他们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所以,世间的事情,都是很难两全其美的。实际上,这就是李商隐感叹月下幽会的浪漫生活和苦心修行不能兼得。

要知道,在唐文宗太和八年的“甘露之变”中,悲催的李商隐又卷入其中。他决定暂时放弃仕途,前去玉阳山修仙学道。就是这个时候,他遇到了女道士宋华阳姊妹。

宋华阳姊妹本来是宫女,因为她们伺候的公主出家修行,所以也随之成为了女道士。在唐朝,女道士并不一定是清心寡欲,杨贵妃入宫之前也当过一段时间的道士,唐睿宗的女儿玉真公主终身为道姑,没有婚姻,却生下了两个孩子。更何况,宋华阳姊妹是被迫修行,更是无法割舍人间的情爱,所以她们和李商隐产生了感情。

尽管唐朝人风气开化,但李商隐的爱情还是遭到了世人的抵制。据说,他们的秘密泄露后,李商隐被赶下山,回到了长安,而宋华阳姊妹却被幽禁起来,“十二城中锁彩蟾”说的就是这样的局面。“十二城”借指道观,“彩蟾”原指月宫中的蟾蜍,这里说的就是两位道姑。她们被关在冷冰冰的道观,再也不能和李商隐眉目传情。

“应共三英同夜赏”之句,现在还是有一定的歧义。按理来说三英是指三朵花,指的是宋华阳姐妹,但只有两人,不知道是不是当时还有她人在场。李商隐再次感叹,本来应该是同三位佳人共同欣赏月光的,字可惜却不能如愿。

“玉楼仍是水精帘”说的就是冷冰冰的现实。那琼楼玉宇,现在没有李商隐的身影,更没有美人的影子,墙壁之上如同透明的水精帘。这种人去楼空的现实,只能承载一声叹息。

这首诗很出名,也成为了研究李商隐情感经历的重要资料。也许有人会觉得李商隐虚伪,见一个爱一个,也许有人会调侃女道士不守清规。其实,人生有许多无奈,他们的内心世界和境遇,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更何况,一千多年唐朝人的思想和行为,受到当时的风气熏陶,这也是风物人情。作为后人,我们静静欣赏名家名作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