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康之变”发生后,南宋是如何报复金国的?700万金人仅存10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南宋抗金名将岳飞,在他的《满江红》中,表达了自己对“靖康之耻”的悲愤以及收复河山的雄心壮志。“靖康之耻”也称“靖康之变”,是指公元1127年(北宋靖康二年、金天会五年)金朝南下攻取北宋首都东京并掳走徽、钦二帝的历史事件。

首都沦陷、皇帝被俘,北宋也因此灭亡。“靖康之变”中,除了徽钦二帝被俘之外,几乎所有的赵氏皇族以及后宫妃嫔、贵卿朝臣等,都被金军俘虏北上。

南宋建立后勉强维系了汉人王朝的统治,虽然也有过短暂的和平时期,但收复失地始终是南宋朝廷内部的强烈呼声。南宋与金国在对峙了一百多年后,终于找到了复仇的机会。十二世纪末,草原上的蒙古各部落开始兴起,但始终未能得到统一。想当年金国崛起之初,对辽国而言也只不过是一群野蛮人,但还是推到了辽国。金国统治者在蒙古崛起之中,看到了自己祖先当年的影子,于是便出台了一系列的打压政策。

为了不让蒙古各部统一,金国一直在挑拨离间,诱使蒙古各部互相攻伐。金熙宗时期,金国就以反叛罪将成吉思汗的先祖俺巴孩汗曾钉在“木驴”上处死。金世宗时,每3年遣兵向北剿杀蒙古人,谓之“减丁政策”。金国的残暴政策并没有压制住蒙古的崛起,反而让双方结下了血海深仇。

让金国没有想到的是,蒙古乞颜部首领铁木真是个能人,东征西讨硬生生将一盘散沙似的蒙古给统一了起来。

公元1206年(宋开禧二年、金泰和六年),蒙古诸王贵族在斡难河召开大会,为铁木真上尊号“成吉思汗”,蒙古人正式开始追逐星辰大海。与金国的血海深仇,成吉思汗自然没有忘记,于是经过五年的准备后,于公元1210年(金大安二年、蒙古成吉思汗五年)正式与金国决裂。

当时的成吉思汗大军只有10万,而半步仓促应战的金国却调来了45万大军。金军兵分三路,成吉思汗便集中兵力猛攻金军的中路军。因为这一战发生在野狐岭,所以史称“野狐岭之战”。此战蒙古以少胜多,金国的精锐损失殆尽。再也无力抵抗蒙古。

打不赢蒙古,金国便又想着南下找南宋的麻烦,所以南宋与蒙古非常愉快的达成了联合,毕竟金国是双方共同的仇人。对于蒙古崛起的势头,南宋君臣并非不知情,但是为了报“靖康之变”的血海深仇,也顾不得什么唇亡齿寒了。天兴三年(1234年)正月,南宋北伐大军与蒙军会师蔡州,开始了灭亡金国的最后一战。

在合围蔡州之前,蒙军已经完成了对蔡州的战略包围,让此地成为了一座孤城。之后宋将孟珙又得知蔡州城内已经断粮,便下了死命令:“当尽死守住阵地,严防金军突围!”眼见得突围无望、亡国在即,不愿做亡国之君的金哀宗便召集百官,传位给东面元帅完颜承麟:

朕所以付卿者,岂得已哉?以肌体肥重,不便鞍马驰突。卿平日矫捷有将略,万一得免,祚胤不绝,此朕志也。

在金哀宗的苦苦相劝之下,完颜承麟答应了,这也使得他成了史上在位时间最短的亡国之君。眼见得城池不保,年仅37岁的金哀宗自缢殉国,表现出了与“靖康之变”中徽钦二帝截然不同的血性与骨气。金国灭亡后,存在于北方汉地的女真人受到了血腥的报复,原先大约700万人的规模锐减至10万,在汉地几乎被灭种。

相比于蒙古,金国被汉化的程度明显更深,从国家战略层面而言更适合存在于宋蒙之间,成为南宋国家安全的一个保障。但是为了报复金国当年的“靖康之变”,洗刷耻辱,南宋君臣选择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即便是后来要直面蒙古的铁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