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宝钗参与管家,黛玉却不可以?这个丫鬟的举动说明原因

凤姐病重,在管家时又得罪了太多的人,因此生出退却之意,不再管事。凤姐卸任后,由李纨宝钗探春同时管家。而黛玉并没有参与,原因凤姐已经说明:

再者林丫头和宝姑娘他两个人倒好,偏又都是亲戚,又不好管咱们家务事。况且一个是美 人灯儿,风吹吹就坏了;一个是拿定了主意,不干己事不张口,一问摇头三不知, 也难十分去问他。

黛玉没有管家的能力吗?不是。然而,一来黛玉是亲戚,没有越界管别人家事的理;二来黛玉身体太弱。既如此宝钗为何可以管家?事实上就算宝钗参与管家,也得在下人面前强调是王夫人几次相请:

你们也知道,我姨娘亲口嘱托我三五回, 说大奶奶如今又不得闲,别的姑娘又小,托我照看照看。我若不依,分明是叫姨娘操心。我们太太又多病,家务也忙,我原是个闲人,就是街坊邻舍,也要帮个忙儿, 何况是姨娘托我?

“我们太太又多病,家务也忙,我原是个闲人”,薛姨妈多病事忙,宝钗为何不去帮薛姨妈,反成了闲人?其实宝钗不过是强调薛姨妈忙不过来不好帮王夫人的忙,所以她才自己来;又强调自己是王夫人三请五请才来的。说到底都是为了强调一点:我知道我一个外姓姑娘管贾府于理不合,我为的是“亲情”。

而管家权在王夫人手里,王夫人是愿意给黛玉还是给宝钗?毫无疑问是宝钗,甚至就连李纨、探春都是宝钗的陪衬。书里早交代,贾府规矩,寡居之人只宜清净守节,不得理事。而宝钗也当众说“大奶奶如今又不得闲,别的姑娘又小”。三人的座次也透露这一点:

三人在板床上吃饭,宝钗面南,探春面西,李纨面东。

按照位次,东属主位、西属宾位,南属尊位、北属卑位。所以正确的座位该是李纨面东、探春面南、宝钗面西。把寡居不理事的李纨和年纪尚小的探春拉出来,又让宝钗坐尊位,实际上已经表明:李纨探春只是拉出来替宝钗遮掩的,不至于使宝钗一个外姓姑娘管家太过尴尬,却不想探春真做出一番业绩来。

王夫人这番动作无非是向别人说明,宝钗是她看中的宝二奶奶的人选。也正因为如此,紫鹃才会慌忙不已:56回写“时宝钗小惠全大体”,57回就写“慧紫鹃情辞试莽玉”。紫鹃给出的解释是,因为贾母说把宝琴定给宝玉。

可49回作者就交代过,宝琴进京是为了送嫁,嫁妆都带来了。而且贾母还非让王夫人认了宝琴做干女儿,52回甚至让宝琴进入贾家祠堂,参加贾府的祭祖大礼。参加祭祖大礼连宝钗黛玉都不可以。可以说古代认个干女儿,可不像现在这么随便。法律上宝玉宝琴就是兄妹了,这两人要是成亲,也属于败坏人伦!

所以后来紫鹃试探宝玉,以致宝玉去了半条命,贾母却不曾责怪紫鹃。甚至把之前的“你这小蹄子”变成了“你这孩子”,把原因都推在宝玉有个“呆根子”上,同时断绝了王夫人责问紫鹃的可能。

而宝钗管家看似是合情合理,实际上不过是王夫人借机宣告宝二奶奶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