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国里最顽强的国家,历经四代君主两个朝代才被灭

北汉,是后汉皇帝刘知远的弟弟刘崇所建立的国家,也是十国之中最后一个被灭的国家,这个国家,堪称十国之中最顽强的小强,当年郭威篡位,刘崇跑到河东建国,就竖起了大旗反对后周。

历经后周两代君王,北汉都没能被灭,直到北宋建立,宋太祖三次征讨北汉,也没能打下来,直到宋太宗的时候,才终于将这个小强灭掉,可见此国之顽强。

宋太平兴国四年,宋太宗向北汉发动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进攻。宋太宗刚刚即位,就私下对弟弟说“太原我必取之”。正月的时候,宋太宗特意询问枢密使曹彬的意见,问道“周世宗及我太祖皆亲征太原,以当时兵力不能克,岂城壁坚完不可近乎?”

曹彬回答道“周世宗的时候,史彦超败于石岭关,大家都很震惊害怕,所以才班师,太祖的时候,发兵征讨北汉,军人都生了病,所以因此中止了战争,并不是城墙坚硬不能攻克。”

宋太宗又问了曹彬自己是否可以亲征,曹彬持同意态度,这令宋太宗欣喜异常。实上,由于强弱悬殊,割据于福建的漳,泉二州早在之前便献出了版图,吴越国主钱俶也献出领土十三州,户口五十五万,兵力十一万多,至此,南方全部平定。

相反,北汉则由于本身版图有限,兵力不多,经宋军多年围堵战略的打击之下,户口被俘掠而逐渐流失,所统十州由唐代时二十七万多户,一百四十八万口变成了只剩三万多户,兵力由十多万锐减为三万多,陷入平均每户养一兵的窘境。

在这种情况下,北汉甚至连官员的俸禄都发不出来了,只得向自己的主子辽国借粮。

宋太宗在用兵河东之前,为了尽量不让辽人发现有任何异常,命令在边境照常与辽国展开贸易,太祖死后多次派遣使者出使辽国 告哀。

太平兴国三年,辽国使者耶律虎古出使宋朝,他察觉到宋军正在备战,似乎对河东有多图谋,辽景宗并未在意,后来宋军果然用兵北汉,这才如梦初醒,称赞虎古有先见之明。

太平兴国四年年初,宋太宗决意出兵,宋军分配好了太原攻城地段,由崔彦进攻城东,李汉琼攻城南,曹翰攻城西,刘遇攻城北。

城西是北汉国主刘继元的宫城所在,防守严密,宋太宗特别夸奖曹翰“卿智勇无双,城西非卿不能当也。”人听闻宋军有不寻常举动,以跶马长寿出使询问,宋朝回答相当强硬“河东逆命,所当问罪。若北朝不援,和约如旧,不然则战。”于是辽景宗赶紧备战 ,大战一触即发。

二月,宋太宗亲率禁军主力从开封抵达澶州,过黄河到大名府,然后折向西到洺州,接见郭进,再取道邢州北上 在三月初抵达镇。随着主力北上,宋军在外围收紧包围圈,向北汉诸州先后展开攻击。

这时契丹援军已经逼近石岭关,辽人称之为白马岭,主将耶律沙发现前路为一条大河所阻挡,对岸有宋军,打算等耶律斜轸后军到达之后才出击。

但是冀王敌烈和耶律抹只都都主张急击,耶律沙无奈的同意。不料当先锋的冀王敌烈渡河未半立即被宋军阻击,大溃,敌烈父子和耶律沙之子等五将战死,幸亏耶律斜轸率后军赶到,万箭齐发,宋军才收兵不追。

辽军的战败,让北汉几乎绝望,围城的最初阶段,北汉还力争主动,企图冲击宋军,但遭米信击退。接着北汉的外围据点开始失守,在这种有利条件下,宋太宗率大本意由镇州前往太原,在汾水以东驻扎。太宗抵达太原城下,立即巡视攻城器具,并劝刘继元投降,与此同时,宋军精锐部队开始攻城,宋太宗为了激励士气,亲自着家上前线指挥,还对进谏的人说“将士皆效命于锋镝之下,朕岂忍坐观”。

于是宋军将士更加用命,对太原城发动更猛烈的进攻。在宋太宗的督战之下,终于攻陷了城西南角的羊马城,北汉宣徽使范超出降,被宋军误加擒杀。而北汉马步军都指挥使郭万超亦出降。北汉已经大势已去,这时一向退休在家的北汉大臣马峰紧急求见刘继元,劝其投降。

刘继元见大局已无可挽回,唯有上表投降,尚在苦战中的刘继业(后来的杨业)得知也结束抵抗。

太原的投降,标志着对抗中原四代君主的河东政权的灭亡,为北宋又扫除了一个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