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第一位“忍者学”硕士毕业,忍术、手里剑他都学

▲练习忍术的三桥玄一

说到“日本忍者”,总是让人想起《火影忍者》里飞檐走壁,可以用查克拉变换各种忍术的主角们,动漫中的“螺旋丸”“无限月读”等更是令不少动漫迷如数家珍。

那么,你能想象现在的“忍者”已经可以通过念硕士来修炼了吗?

“忍者”是日本有名的“传统文化”之一,日本各地有不少“忍者屋”、“忍者村”甚至“忍者庙”,《小忍者乱太郎》更是日本最著名的长寿电视剧之一,还多次拍成电影、歌剧……可是,日本有所大学,竟然正儿八经地开设了国际忍者研究中心,还设立了“忍者学”研究科目,今年,第一位“忍者学”硕士生已经毕业。

上午种田下午研究,还学过少林拳法

这所大学就是三重大学,在日本三重县。目前,它是唯一开设忍者研究中心和招收忍者学研究生的大学。

在三重大学的招生介绍里,忍者学专业属于人文专业,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方向,专业课程由特别研究、三重的文化与社会、忍者文化理论/历史以及日本历史、日本文学等构成。

而已毕业的研究生叫三桥玄一,45岁。三桥玄一从高中开始学习少林拳法以及其他类型的武术,入读三重大学后,他花了两年时间完成忍者研究课程,是同时报名的三位学生中唯一通过的。

据报道,他听说忍者需要有全面的生存能力,就上午当农民,下午研究,还学习武功和忍术,连教授们都感到惊讶。

三桥玄一在接受采访时称,他认为这种综合的生存技巧学习,能让自己更好地了解忍者。“忍者以神秘和隐身著称,要具有全面的生存技能”。而在他之前,还有一位女学生羽贺英美让这个专业颇为出名。

原来,有次教授要求学生们参观忍者博物馆后,每人写一篇论文,根据创意评定学生的分数。拿到作业要求之后,羽贺英美想到了自己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的忍术,决心自己亲自试验一下。于是拿浸泡过的大豆碾碎,然后用布包住将水分挤出,加水稀释后制成了隐形墨水。因为害怕论文被扔掉,她还附上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请加热后阅读。

而教授并没有把这篇文章完全看完就给了满分:“我毫不犹豫地给她打了满分,创意大于内容。”

证明了世人热衷的忍术大多只是传说

电视节目里还特地专访了忍者学专业老师如何教课及考核,装扮忍者,使用忍者武器,训练独门绝技隐身术等,展示的表演让人忍俊不禁。

他们认为,忍者们平时辛勤农耕,一有战争就拿起擅长的武器参战。除了农业以外,有的忍者也以樵夫和修验者为生。日常生活、维持生计的知识、技术都被作为忍术得以利用。而忍者暗器往往是改造自农具、日常用品等。这些武器,大多自行发明铸造,看起来跟一般日用品没什么分别,只有自己深知其用法。比如十字钉(逃走时候撒在身后阻碍人追踪的一种菱形武器),还有凡是凹凸不平,能够刺伤双足的东西,例如天然石头、干燥果实、铁器等,都可以拿来代用。此外,还有狼烟实验,指通过焚烧东西来起烟,让远处也可以看到,以此来传达信息。

三桥玄一的指导教授山田雄司更是专门研究忍者的专家,他对忍者研究极为投入,有时上课都一身忍者装束,还写了大量关于忍者、忍术的著作,并践行忍术技能。例如,忍术之一是跟在进城者的身后,大气不喘,悄悄地混进城去。教授于是反复实践,发现其实无法成功。最后发现,其实很简单,就算前面的人意识不到,守城门的士兵和其他人能看得见。

又比如连射手里剑,教授和研究生们练习用手里剑,花了很大气力,但最后证明瞬间连发多枚手里剑且百发百中是非常困难的。“证明了手里剑使用起来很困难。”教授说。

事实上,山田雄司等教授们证明了世人热衷的所谓忍者、忍术其实大多只是传说。真实的历史、事实与传说、小说毕竟有很大的距离,从学术研究的角度来讲,证伪同样是很重要的科学研究。当然,他们认为,这并不影响忍者作为一种历史加传说混合而成的文化而拥有的魅力。

毕业后从事什么工作

那么,为什么三重大学这么重视忍者呢?原来,提到忍者,日本首先会提到伊贺忍者,或叫忍术伊贺流派。而伊贺以前叫伊贺国,就在现在的三重县境内,忍者们是守护当地和平的功臣。在战国时期,由于尚未出现有权力的大名,自治组织发达,人们相互合作守护着家乡,忍者这一职业被重视起来,之后,忍者也活跃在各地,为大名们效力。现在,当人们漫步在三重县时,仍然能看到依然伫立在山林间的战国时代风貌的城馆,山间还有着作为忍者们修炼场的修验者之地和作为忍者们聚集议事之所而被保留的各村庄供奉着守护神的神社等。2017年春,作为忍者发源地的双璧“伊贺”(三重县伊贺市)和“甲贺”(滋贺县甲贺市)的故事更被认定为日本遗产。

令网友疑惑的是,这个专业毕业后能从事什么工作?

比如三桥玄一,他就读忍者研究课程期间,在伊贺市开设了一间道场,教授忍术及搏斗技巧,2019年又开始经营一家民宿。在入读博士课程后,三桥决定付出努力让忍者成为“地方资源”,利用其经营的民宿帮助振兴当地社区及忍者的相关历史遗址。

不过,对于新鲜出炉的忍者研究生“初代目”,似乎也是墙内开花墙外香。网友夏目表示:“日本的新闻报道还没有看到,但通过看新加坡的新闻知道了(这件事),果然还是外国人喜欢忍者吧。”

潇湘晨报特约通讯员张剑波吴超群东京报道

【来源:潇湘晨报】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