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克为何力挺自主研发芯片?原来是延续乔布斯战略

腾讯科技讯 据外媒报道,在苹果2020年全球开发者大会(WWDC)上,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宣布将用自主研发、基于ARM架构Mac芯片取代英特尔芯片,并轻松让人们接受了“用Apple Silicon取代ARM Mac”这一事实。

库克力挺苹果向自主研发芯片的方向转移,与乔布斯2005年宣布转头英特尔芯片的原因几乎相同。库克和乔布斯使用相同的剧本,为他们的Apple Silicon和Intel Mac过渡声明带来了不同的演示风格,但两人都必须达到完全相同的结果。

库克和乔布斯都必须传达一个技术上相当复杂的问题,将向新处理器的过渡比作新表情的发布,这对该公司来说至关重要。这是一个过渡期,硬件销量将会下降一段时间,但这也可能导致开发者彻底放弃Mac。

这些演示必须向我们推销这种转变,必须让我们认为这是必要的,这是为了我们的利益着想,而且它会很容易实现。

在房间的一角,是乔布斯和他著名的舞台表演,以及他的销售技巧。另一边是备受尊敬的库克,他并不是特别以那种引人注目的演讲而闻名。他不是史蒂夫·巴尔默(Steve Balmer),但也不是乔布斯。

从数字上看

2005年6月6日,乔布斯在旧金山莫斯科内中心登上舞台。他在详细介绍了Mac OS X Tiger之后说:“现在,让我们进入一个大话题。”他继续说道:“让我们谈谈过渡吧!到目前为止,Mac在其历史上经历了两次重大转变,对吗?第一次是从68K到PowerPC,这一转变发生在大约10年前的20世纪90年代中期。当时我不在那里,但从我听到的一切来看,团队做得很好。”

这是演讲中的最后一个话题,乔布斯在大约40分钟的时间里带我们了解了有关芯片过渡的消息,以及过渡时间表的细节。这包括将四位嘉宾演讲者带上舞台,其中包括来自微软和Adobe的嘉宾。

时间快进到15年后,在6月22日举行的2020年苹果开发者大会上,库克在苹果园中空荡荡的史蒂夫·乔布斯剧院中录制了一段视频。他说:“今天对Mac来说将是真正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天。今天我们要告诉你们一些非常大的改变,我们将如何将Mac提升到一个全新的水平。”

库克向观众介绍了有关过渡的最新消息,包括揭开了Apple Silicon的神秘面纱,以及显得比较宽泛的时间表细节。在演讲中,库克请来了另外三位演讲者,与乔布斯不同的是,这些人都来自苹果。不过,他们也讲述了微软和Adobe是如何实现这一转变的。

大卖点

令人好奇的是,库克比乔布斯使用了更多的夸张,使用了“历史性的”和“全新水平”这样的短语,而2005年的演讲实际上显得有点儿低调。2005年,演讲者乔布斯想要表明向英特尔芯片过渡是一个必要的举动,苹果将很容易地、从容不迫地对待它。

乔布斯解释了此举对Mac未来的重要性,然后他耍了个小把戏,透露他在整个演示过程中始终在使用的Mac电脑就采用了英特尔处理器。最后,他展示了Rosetta软件,这意味着人们可以使用他们的老款应用程序,并赞扬开发者开始使用新的开发者过渡工具包。

早在2005年,也就是iPhone发布的两年前,Mac对苹果来说比现在更重要。乔布斯希望人们对这一举措感到兴奋,他希望吸引用户重返Mac。但总的来说,他希望这一举动被视为尽可能正常的业务。苹果这么做是因为这是必要的,因为这将给我们带来明显的好处。

2020年,库克似乎更需要激发人们的兴奋之情。如果人们在等待新款Mac电脑的时候停止购买,苹果现在可以承受硬件销售增长停滞带来的打击。但他希望人们等待,然后急切地购买,他不希望人们转向其他电脑。

所以,库克确实为此做了更多的宣传。虽然新冠疫情的封锁意味着这一切都是在视频上而不是在舞台上演示的,这给了它额外的紧迫性和推动力。然而,库克最终必须实现的恰恰是乔布斯需要做的事情。

库克的观点与乔布斯几乎完全相同,他谈到了性能优势,传达了像这样的重大变化对苹果来说是如何的稀松平常。他讲述了为什么迁移到Apple Silicon是如此重要,并赞扬开发者获得新的开发者过渡工具包。只是这一次,克雷格·费德里吉(Craig Federighi)揭开了在主旨演讲中用于演示的Mac使用了Apple Silicon处理器这个噱头。

过渡策略奏效

苹果从PowerPC转向英特尔处理器的举措奏效了,这在从技术到直接营销的任何层面上都是不可否认的。苹果做出了这一重大举措,而且进展非常顺利,我们认为这很容易。但我们还不知道库克向ARM架构处理器的过渡之举是否会取得同样的成功。但对于这两个过渡来说,关键是需要让开发者和客户加入进来。

2005年,乔布斯制定了计划、路线图,并坚持执行,从而做到了这一点。苹果实际上完成过渡的速度比预期快得多,但更快是可以的,更慢可能就会出问题。苹果很清楚这种情况。现在,我们只能知道苹果知道形势的严峻性。我们可能希望库克告诉我们哪款Mac会先采用Apple Silicon,但乔布斯在向英特尔过渡期间也没有具体说明这一点。

看看Apple Silicon的名字就知道了。此前没有人泄露,没有人预料到,但现在每个人都在谈论这个词。库克宣布了这一消息,我们也都立即接受了它。苹果让这种过渡听起来是必要的,也是显而易见的,甚至是毫无痛苦的。我们最终会发现它到底有多无缝,但库克和乔布斯都需要推销这个想法。这两位风格截然不同的首席执行官以非常相似的方式做到了这一点。 (腾讯科技审校/金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