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电筒被淘汰?人家明明越来越高大上了好不好

■文丨市井财经专栏作家 叶克飞

前几年有篇“智能手机诞生后被淘汰的东西”,闹钟、MP3等都位列其中,但几年过去了,大家都活得还不错,手电筒也不例外。

在偶尔需要照明时,手机自带的手电筒功能确实可以顶上,但它显然不够方便也不够稳妥。人们在使用手电筒时,往往处于困难时刻,比如家里停电、夜晚步行,甚至是野外迷路。如果你需要一边照明一边用手机通话或发消息,就很难兼顾。如果是野外被困或者长期停电,你还要面对手机没电的威胁。相比之下,手电筒更实用也更耐用。

对于户外探险爱好者来说,手电筒是标配。即使不玩户外,仅仅是普通旅行,我都一向建议随身携带一个手电筒,不知啥时候就能用得上。至于安保和警察等行业,都是手电筒的稳定受众。

手电筒要被时代淘汰,还早着呢!

手电筒的历史

人类自古就有移动照明的需求,所以在手电筒发明之前,已经有无数移动照明设备登上历史舞台。

早在原始社会,当人类学会钻木取火后,第一代移动照明工具——火把就出现了,而且一直沿用到近代。古代人除了用于野外或行军等场合的火把,家庭和城镇里夜行往往会使用油灯。油灯所用的油,早期是动物油,后来是植物油,对穷人来说都是稀罕玩意儿,拿来电灯还不如自己吃了,所以“点不起油灯”这个说法还真的不是开玩笑,而是寒门常态。

后来植物油又变成了煤油,更加稳定也更加耐燃,发明者是英国人。早期油灯无灯罩,很容易被风吹熄,后来就加了纸罩,近代出现了玻璃罩。蜡烛也是一种常见的移动照明设备,不过用在室内的时候更多。

1879年,爱迪生发明了电灯,后来,电池也被发明,手电筒的两大最基本要素就此齐备。上世纪初期,手电筒终于出现。它的发明者是移民美国的俄国人康拉德·休伯特,他有一日下班回家,见到朋友拿了一个闪光的花盆来显摆。其实闪光花盆的原理很简单,只是在花盆里装了一节电池和一个小灯泡,电门一开,灯泡就照亮花朵。

休伯特立刻想到,自己有时摸黑走路十分不便,前几天还提着笨重的煤油灯去地下室找东西,如果能用电灯随身照明多好。于是,休伯特将电池和灯泡固定,并在电池外面包裹一层外壳,制造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手电筒。当时的电池蓄电能力很弱,手电筒只能维持短暂光亮,所以休伯特将之命名为“flashlight”,即“短暂的灯”。

手电筒真正步入成熟还是在上世纪60年代后期,碱性电池的出现让手电筒有了长时间照明的底气。

我们在上世纪80年代见到的手电筒,其实就是发明于上世纪60年代后期的碱性电池手电筒。相比以往的手电筒,它当然实现了技术跨越,但比起后来者,它的缺点可见太多了。它采用钨丝白炽灯泡加碱性电池,外面则是电镀铁皮。这种老式手电筒发光效率低,使用寿命短,容易被烧坏。而且大号碱性电池不但占地方,而且蓄电不足。

大概是上世纪90年代,新一代手电筒走入中国人家庭,这种以铝合金为外壳材料,采用氪气灯泡和碱性电池的手电筒,灯泡与电池的寿命都更长,外观也好看得多。同时出现的还有氙气灯泡加锂离子电池,灯泡寿命更长,色温更高。

这几年,手电筒的灯泡广泛使用LED灯泡,可靠性更佳,能耗低,寿命远远高于传统手电筒,而且耐冲击。内置开放式智能控制芯片,可以通过软件自定义发光模式的智能手电,如今也是许多人的宠儿。

中国手电筒行业历史久远

手电筒在美国发明没几年,就已经传入中国。早在民国初年便传入城市,取代了松明等旧日夜间照明工具。1920年,广州诞生了中国第一家手电筒生产商——振文电筒厂,后因经营不善而歇业。1921年,周开帮和周和帮兄弟以200银元为资本,在广州开办长安金属制品厂,生产虎头牌电筒。1923年,广东电器制造厂在广州启动。1931年,广州东洲电筒厂成立。

1965年,这三间工厂合并为广州市电筒总厂,生产老一辈中国人最熟悉的虎头牌手电筒。当时的虎头牌电筒不但走入千家万户,还有稳定的出口量,主要出口到非洲。

有趣的是,电筒不仅仅是日用品,在某些非洲国家或部落甚至还有了附加属性,比如婚嫁时会将之当成迎亲必备之物,因为他们有虎崇拜,认为虎可以驱邪。

1978年底,虎头牌电筒年产达到3900万支,共30多个规格与品种。1996年,广州市电筒工业公司出资组建广州虎辉集团有限公司,专门生产虎头牌手电筒。

除了在中国电筒行业历史最悠久的虎头牌,国内其他地方也有不少手电筒老企业。

不过前些年LED手电筒这个风口刚开始启动时,国内出现了一阵真空期。传统手电筒企业没有涉猎LED,LED灯生产企业则没有进入手电筒市场,或者仅仅以贴牌方式少量生产。这多少跟手电筒的形态已经非常稳定,同时技术难度很低有关,大牌照明企业不可能花费太多精力介入,只需要找中小企业代工就能获得收益。

但业内很快就发现,LED是电筒行业更新换代的关键。它续航能力久、稳定性强、不易损坏,更适合户外使用。换言之,LED光源在手电筒领域对传统光源的取代,比室内照明领域更快。而且在2008年后,LED行业越来越成熟,产品价格走低,对手电筒行业的渗透率也更高。

不过中间也有过波折,比如2012年开启的LED价格战。无序的市场竞争,加上设备和研发投入,使得LED光源的利润极低,手电筒作为照明设备里的低价产品,受到冲击更大。

不过这几年来,市场趋于稳定。从目前情况来看,国内知名的手电筒厂商除了转型及时的广州虎辉之外,还有广东太格尔、广东久量、阳江纳丽德、厦门雅斯达、深圳朗恒、深圳康铭盛、宁波真和与宁波双童等,除少数企业的部分产品采用氙气灯泡,大多数企业都用上了LED。

太格尔生产的就是雅格系列,除了手电筒还有其他照明,专门从事电光源产品研发。久量是LED光电科技应用的老字号,研发能力不低,出口量大。深圳康铭盛不但做手电筒,电蚊拍也很出名。阳江纳丽德是国内最早开发智能手电筒的企业。

如今的手电筒,偏向多功能化,比如照明功能也会有各种不同亮度和方式。在细分市场方面,除了家庭和车辆备用之外,还有警用,目前国内将强光手电列入单警装备的八件套名录中。

当然,还有一个细分市场非常红,那就是户外。

战术手电怎么选

这几年,户外运动越来越流行,不管是爬山还是随便野个餐,自备照明工具也是常态。如果是更专业的户外运动,如越野、探洞和攀登高峰,都需要手电乃至头灯等设备,这就催生了战术手电概念。

其实战术手电原本顾名思义,是出于战争需要。所以它很强调亮度,需要对敌人的眼睛有强烈视觉抑制,简单点说就是让对方睁不开眼。尤其是突击时,可以通过持续照射或者突然闪亮照射来控制对方。同时色温要高,以便对被照射物的识别率更高,提高搜索效果。另外还要有求救功能。

不过在户外玩家这里,战术手电更多属于一个形容词,但要满足需求也不容易。

从原理上来说,手电筒是一个一出生就成熟的产品,“电灯加电池”的构造非常简单。战术手电和普通手电同样没有原理上的区本质区别,但前者要求更高。比如它要耐高温,要有密封功能确保防水性。还要防腐蚀,电池要在轻便的同时有更充足电量。在亮度方面当然也有更高要求,专业玩家会考虑光斑形状,还要考虑发散角。另外,多档调光是必备功能,还要衍生SOS求救等辅助功能。

另外,一般手电的亮度往往随着电量而变。比如我们小时候用的虎头手电筒,一旦电池不够,亮度也随之降低。但在野外,这就会造成极大浪费,明明电池里还有少部分电量,可却已经无法提供要求的照明。所以,亮度恒定也是一种必备设置。

目前专业玩家最常用的品牌当属美国SUREFIRE,这也是世界上最知名的战术手电生产厂家,不过它虽然质量上佳,但价格较贵,起步价在七八百元以上,售后相对麻烦。在国产品牌方面,广东的FENIX名气不小,出口量很大,创新能力强。另外,在上文提到的手电知名品牌中,纳丽德也有战术手电的专业生产线,而且品类极多,包括氙气系列、大功率LED系列和终极HID系列等,目前在欧洲狩猎市场,它的占有率很高。务优名气不大,但产品涵盖户外、警用、照玉、紫光和潜水多个领域,出口量也相当厉害。深圳神火的户外手电、防爆灯、头灯和自行车专用灯等都相当知名,战术手电强化了野外设计。这些品牌大多是数百元左右,基本型号可以下探到百余元。

另外,因为战术手电相对小众,所以主要服务于玩家群体。因此在论坛和贴吧等玩家讨论区里,会活跃着一批DIY商家,比如鹰眼、毛裤和开拓者等。这些商家实际上就是小工厂,但因为是玩家操作,针对性也强,所以质量稳定,售后较好,价格也低廉,但做工和电路效率肯定比不上大品牌。

手电筒不会消亡,不过很多人已经开始收藏它了

手电筒不是一个特别大的行业,但离消亡还早着呢。虽然智能手机已经普及,但这几年中国手电筒行业销售规模一直处于增长状态。2017年,国内手电筒销售额为60.48亿元,比2016年增长13.62%,2018年又有接近两位数的增长。

而且,手电筒绝不是某些人理解的“9.9元包邮”,廉价手电肯定不是市场的主流选择。从需求上来说,手电筒会变得越来越高大上,也越来越强调细分市场和多元化功能。

当然,我们小时候见到的老式手电筒,确实成为了过去时。不过也有许多收藏爱好者看到了这一点,开始收藏手电。比如前几年媒体报道,福州有人收藏了七百多只手电筒,包括清末的纸质手电筒、民国时期的国产手电筒,文革时期生产的老式手电筒,还有二战时美国的军用手电筒等。

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市井财经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