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红千千万,为什么我今天偏要吹爆这两个中年男人?

【军武次位面】:TDK

如何避免成为一颗“韭菜”,掌握知识

近段时间,中国网络迎来了两位新的“红人”和一般的“网红”不同,这两位新“网红”不唱歌、不跳舞、不Rap、不打篮球、不演戏、不上综艺也不八卦,全靠讲课来吸引观众。

这两位新晋“网红”就是李永乐老师和罗翔老师。

▲二位老师的B站账号

李、罗二位老师的网课视频不但知识含量丰富而且充满趣味。很多网民都习惯性地将他们的视频当做了闲暇时的必刷项目,并由此衍生出了许多有意思的诸如“法外狂徒张三”、“永乐大帝”、“无中生友”之类的网络梗。

▲由于经常被罗老师举例

“张三”已经成为了一个亚文化现象

除了有趣以外,李罗两位老师的视频还蕴含着一个重要的意义。

看他们的网课视频时间久了不但能涨知识,而且还能规避掉一些现实中的“坑”,避免成为一颗被人忽悠,被人收割的“韭菜”。(对于一些特别优秀的学生而言还能系统性地学到改变命运的知识。)

▲对于面临高考的学生而言,这些视频

就是货真价实的宝藏

1

“韭菜”之困

普通人在步入社会之后,都不得不小心面对各种各样的套路与陷阱,唯恐一不小心就掉进了某个“坑”里,进而赔掉几年甚至一生辛劳积攒的身家。

无论是屡禁不绝的“传销”,还是大规模的“金融产品爆雷事件”亦或是新冠疫情中的各类“中西土味抗疫办法”,都是普通人一脚踏入陷阱而惨遭损失的典型案例。

▲每一条新闻的背后皆是

普通投资者的血泪

那些因各种原因而惨遭坑害的普通人,在一些语境当中被无情的称之为“韭菜”。

▲一茬又一茬,总也割不完

社会中的“韭菜”之所以会被他人的“镰刀”无情收割,无外乎两个原因:

1是缺乏基本的科学素养,看不透一些产品伪科学的本质,自以为买到了优质产品,却不知这些产品实际上纯粹是无良奸商单纯堆砌科学名词用来忽悠人的把戏而已。

比如前段时间“大火”的“量子波动学习法”,假如那些学生家长们但凡看过一点靠谱的“量子”解释,也不至于把钱交给只会误人子弟的“量子培训班”。

▲人类迷惑行为现场

2是缺乏一些必要的法律常识,无法识别一些看似正规的合同或是交易究竟合不合法,有没有风险。

更有甚者,有些人连自己拥有哪些基本权利都搞不清楚,以至于“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合理运用法律武器才能事半功倍

科学素养与法律常识结合在一起,就是护卫一个普通人在社会中安全健康生活的必要知识。

这种知识虽然必要,但是对很多人而言却是难以触及甚至于有机会也学不进去的。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过于枯燥又缺乏良师。

▲抽象的事物,往往很难被传达给天资平庸者

坦白讲,很多的物理定律,化学现象,数学规律,法律条文,如果教课者本人不掌握到一定境界是无法准确地传达给他的学生的。

这一点相信经历过学生时代,尤其是在不同等级的学校里分别上过学的朋友们都会有深刻的体会。

为什么当今中国有那么多家长都想把孩子送进好学校,重点班?为什么学区房那么贵?还不是因为优质的教育资源(优秀的老师+好的学习环境)就那么多。

▲北京的一些小学能在奥运场馆里开运动会

乡村偏远地区的一些学校则连配齐老师都困难

这就是不容忽视的现状

得不到优质教育资源的大部分普通学生不仅只能在平凡中度过一生,无法迈向更高的阶层,而且还会在长大成人后因为某些知识的缺乏而惨遭“镰刀”的无情收割。

2016年的一篇论文《网络诈骗案件涉案人群智能分析》(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作者:蔡霖翔)用智能算法分析总结了中国网络诈骗案受害者的五个主要类型,他们分别是:

1、年龄在40岁左右,职业为经商或者个体经营,初中文化程度,诈骗类型为钓鱼网站; 2、年龄在20岁左右,从事服务业,高中文化程度,诈骗类型为虚假兼职 ; 3、年龄在48岁左右,职业为工人,小学及以下文化程度,诈骗类型为积分中奖诈骗; 4、年龄在28岁左右,职业为公司职员,大学文化程度,诈骗类型为网络购物; 5、年龄在33岁左右,从事服务业,初中文化程度,诈骗类型为网络购物。

从这个分析不难看出,文化程度低的工薪阶层是我国网络诈骗案的主要受害者。劳动强度大、工作压力大、工作时间长、平均收入低、家底薄、难以获得再教育机会、是他们身上共同的特征。

不幸的是,一些专门“收智商税”的无良商人和诈骗者并没有因为他们身上的这些特征而对他们“网开一面”,反而将他们当做了自己的主要目标群体。

那些读了书用知识壁垒去“割韭菜”的人,才是最狠毒最无情的。

▲电视剧《大染坊》中的

这句台词可谓十分经典了

最近美国有个牧师借助新冠疫情危机的“东风”在互联网上“大火”了一把,他名叫肯尼斯·科普兰(Kenneth·Copeland ),他“火”的原因令人匪夷所思,他在节目当中通过吼叫和吹气的方式“审判了”新型冠状肺炎病毒,并声称自己可以用“神力”消灭病毒。

▲大师发功现场

认真接受完9年义务教育的人,肯定会觉得这人就是个神经病,然而他硬是靠着此类方式圈粉无数,并在多年撒播“福音”的工作中成功积攒下了至少3亿美金的身家。

他的主要收入来自信徒们为教堂所捐献的自己每月十分之一的薪资,从这个意义上讲,他收的可真是“税”。那些将自己的辛苦钱捐献给他的信徒们,大多是美国底层的劳动者。

在收“智商税”方面,肯尼斯·科普兰绝对可以算是“模范”了。

▲虽然“收税”的方式不同,但本质上都是一样的

2

知识铸就盾牌

让普罗大众远离“变为韭菜”的命运,靠行政力量组织宣传显然是一件耗费极大而又收效甚微的事情,因为这种官方宣传往往陷于单调枯燥而令人难以提起兴趣。

▲说实话,很少有人会详细阅读

路边的此类宣传海报

再者,诈骗手段和“智商税”产品的更新速度又必定领先于防骗宣传的迭代速度,令人防不胜防。

让一个人远离“韭菜命运”的最好也是最根本的办法,就是将科学素养与法律知识通过有趣的方式教授给他,让他用知识为自己筑起一道“防火墙”。

而这正是李、罗二位老师的网课视频所具备的重要意义。

前段时间,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提了一个非常令人吃惊的防疫建议“直接对人体使用消毒剂”。虽然这个疯狂的建议一经提出就遭到了很多有识之士的群嘲,但是依然误导了一部分人……

巧合的是,就在唐纳德·川普又一次信口开河之前不久,李永乐老师就做过一期有关消毒剂的教学视频。

相信只要看过李老师那期节目,了解消毒剂运作原理的人都不会干出直接给自己灌消毒水的傻事。

知识“避雷”,这就是典型案例。

▲事实证明,没事多看点科普节目真的有好处

虽然今日的中国也有很多非常不错的短视频和科普文章可以为读者提供相当多的知识,但这些短视频和科普文章所提供的知识都是碎片化的,它们只能提供一个“点”、一个“碎片”,无法像一位真正的老师那样带领读者走完思辨的整个过程。

它们无法提供的,李、罗两位老师的视频可以。

罗老师就经常在网课视频中用到这样一个句式:“所以各位同学想一想……”。

▲截图来自罗老师的B站官方账号

《罗翔说刑法》

自己的理性思考多了,慢慢的也就掌握了独立思考一件事情的能力,也就能在生活中告别绝大部分“智商税”的陷阱;民族/国家之中理性思考的人多了,则能规避许多“民粹”与“反智主义”的狂潮。

假如2012年西安街头的那个少年懂得“爱国主义”真正的意涵,懂得如何理性的权衡一件事情的利弊,那他就断然不会在狂热气愤的裹挟下,以“爱国”之名对自己同胞的头颅狠狠地抡起那把U型锁了。

3

没人是圣人

古话说得好“人红是非多”,在李、罗两位老师的视频课程“走红”之后,很多“是非”便如约而至了,前不久在某个网络社区当中就出现了一篇针对罗老师的“黑材料”。

▲罗老师的“黑料”文

在微博平台上大约有6700转

这篇文章所罗织的“黑材料”在很多网友看来其实非常非常的无聊,就是些不小心转发的谣言和一些同“黑材料”作者本人三观不合的观点而已。

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是“圣人”,没有任何人会永远保持正确,公众人物也是一样。

况且有这样一个道理,我们都应该明白:“我和你观点不同,不代表我恨你”。

那些每天拿“放大镜”找别人缺点,企图“以点带面”给别人扣“大帽子”的人,一定不是什么好人。

李永乐李老师是北京大学物理与经济双学士 、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硕士研究生、罗翔罗老师则是北京大学法学博士。这种级别的高学历人才面向普罗大众免费教书,只能说是“天上掉馅饼”一般的好事,可遇而不可求。

用“一丁点”瑕疵就将他们“批倒批臭”,会对整个社会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因为一旦出现那种局面,就没人敢像他们一样对公众分享自己的所学所感了。

希望看到那种现象成真的人,一定是那些企图愚弄大众,“割韭菜”收智商税的人,他们害怕有人将知识传递给自己潜在的受众,他们害怕“韭菜”们走向觉醒,他们害怕自己的把戏被科学戳穿。

4

“网红”不应该是贬义

在过去我们提起“网红”二字,往往会立刻联想到一些比较负面的含义,比如“整容脸”、“哗众取宠”、“无脑”、“绯闻”、“没文化”等等……

但是随着时代的进步,我们渐渐地发现所谓的“网红”即“网络红人”也有非常非常多的正面形象。

而且更为关键的是,决定一个人能否在网络上“走红”的决定性因素,在很大程度上并不是“网红”本人,而是受众。

▲为什么信口开河的川普能当上美国总统

看看这些扛着枪在议会门口集会示威

反对居家隔离的民众就知道了

如果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人民全都沉浸在看艳舞、看有色段子的低级趣味当中,那么这个国家的“网红”一定都是低俗/反智的。

反过来,如果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当中有大量的人民渴望上进,渴望获取知识,那么在这个国家的网络空间当中就一定会有大量的知识分子成为“网红”。

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希望李、罗两位老师这样的知识分子网红越多越好。

刷一天抖音看妹子直播是很快乐,听一天段子也很快乐,看李、罗两位老师的网课还是快乐,但与前两种快乐不同的是,听老师讲课的快乐,是“向上看”的快乐。

在刚刚刷屏的演讲《后浪》当中,有这样一段话:“你们拥有了我们曾经梦寐以求的权利,选择的权利,你所热爱的就是你的生活。”

中国在之前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读书与学习都只是少数人的特权,很多人欲求知识而不得,只能在浑浑噩噩中度过一生。

现在,营养丰富生动有趣的网络课程,知识渊博诙谐幽默的优秀教师与我们只有“轻触几下屏幕/轻点几下鼠标”的距离。

希望当下的中国人都能在闲暇时抽出一些时间选择“向上看”的快乐,不去做一颗人云亦云,每天都沉溺于低级趣味的被人收割的“韭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