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经典影视里的那份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电影《活着》是张艺谋导演于1994年上映的一部作品,是一部优质但却不那么为人熟知的作品,在他质朴的镜头下我们窥见了一个小人物的一生,在他的不幸命运中又看见了时代的缩影。

电影《活着》改编自余华同名小说,但是与小说相比,电影进行了较大的改动,降低了原本带给读者的沉重感。初读原著,我甚至有种被压到喘不过气的窒息感,每个看过的人都会感叹一句福贵的命运"太苦了,太苦了",作者将所有普通人的不幸都聚集在了福贵身上。

电影是通过福贵的回忆而展开的,电影初始,福贵还是有钱人家的少爷,但是他沉迷于赌博,甚至为了赌输掉了一切家产,父亲也因此被气死。他只得带着一群人靠唱皮影戏谋生,但却又意外被国民党给抓走,时隔几年才逃回家。

这时候母亲已离世,女儿凤霞也因为发烧成了哑巴,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烂赌输掉了家业造成的,但是夺走他家产的龙二却被因为不肯交出房子后烧毁了它,被定为"反革命破坏罪"被处以了枪决。在一定程度上,龙二害了他却又救了他,龙二给了他皮影,使得他可以生存下去。

岁月就这么慢慢流逝,而后福贵的儿子有庆意外被压死,女儿难产大出血死亡。离去的人已经离去,活着的人依旧活着。电影结局的福贵与外孙快乐交谈着,"不,那个时候,日子就越来越好了。馒头要去坐火车,坐飞机。"尽管发生了这么多,但是福贵仍然对未来充满希望。

在电影的最后,张艺谋导演有意向着温暖的方向进行了改编,小说里家珍死了,他的女婿二喜死了,外孙苦根也死了,最后只剩下他和一头老黄牛在夕阳下蹒跚前行。而电影里则减轻了那一份沉重,家珍释怀了有庆的死亡,外孙还小,以后的生活会更好,这种结局虽不像小说里那么沉重但却也符合中国自古以来的大团圆式结局。

人是为了活着本身而活着的,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而活着。电影意图通过主角福贵颠沛流离的一生来展现活着这一悲剧性主题,电影将这一悲剧性命运更多地关注在大时代背景上。小说里人物的死亡更多地是来自于意外,而电影里他们的死亡则与时代联系到了一起。有庆不再是被抽血而死亡的,他是在大炼钢铁这样的时代下,过于劳累在砖墙后面睡着了,而司机也因为疲劳驾驶才酿成了车祸。

凤霞不再是单纯的大出血死亡,电影里更有了一种黑色幽默感,因为文化大革命所有的医生都被关进了牛棚,尽管二喜找来了医生,但受到迫害的医生太久没有进食一下子吃了过多的馒头噎到了无法进行手术。导演巧思的改编,有意无意地将小人物命运与时代背景联系起来,更产生了人生无常的沉重感。

福贵是底层小人物的代表,他这一生都是与苦难为伍,但他同时又有着中国底层人民的特质——坚韧地与苦难作斗争。活着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叫喊,也不是来自于进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无聊和平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