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咖啡停牌!一家只有故事和钱的企业,为何如此疯狂?

冰川思享号特约撰稿 | 关不羽

今年年度大片是哪部?瑞幸咖啡生死记包全年。

6月26日,瑞幸股价暴跌逾50%创历史新低,盘中6次触发熔断,狂泻54%,报收于1.38美元。这是瑞幸最后一支舞曲,跳得如此糟心。

6月27日,瑞幸咖啡发布声明称,公司将于6月29日在纳斯达克停牌,并进行退市备案。但其同时表示,“瑞幸咖啡全国4000多家门店将正常运营”。

▲瑞幸咖啡宣布6月29日在纳斯达克停牌

6月29日,瑞幸在纳斯达克舞台上正式谢幕。

这就到头了?怎么可能?和后面的大场面相比,前面那点折腾就是个大型预告片。

退市后的“续集”看点满满

其实,瑞幸管理层早在一个多月前已经“树倒猢狲散”。

5月12日晚间,瑞幸咖啡(NASDAQ:LK)宣布调整董事会和高级管理层,瑞幸创始人兼CEO钱治亚及COO刘剑被暂停职务。

几乎同一时间,董事长陆正耀则退出了“提名及公司治理委员会”。此后折腾了一个多月,相当于片尾曲,除了6月初的暴涨堪称彩蛋外(后有分析),都是垃圾时间。

预告片结束了,大片正式开播。停牌、退市、中美两国监管机构处罚紧锣密鼓,但那都属于桥段。桥段再热闹也是桥段,本身没有曲折反复的悬念设计。

比如说中美行政机构的严厉处罚,一定会非常高调、非常有力。

美国方面不用多说,纳斯达克都要用通知退市的“非常规手段”强力逼退瑞幸,美方的高度重视是毋庸置疑的。

中方在此事上的定调也很高,“长臂管辖”刚刚立法,瑞幸就撞枪口了。不管是不是这次用上这条,都不可能像过去那样看着太平洋对岸的热闹按兵不动。

中美双方这一次“携手”虽不见得情愿,无奈中概股的纽带作用实在太强。

▲5月19日瑞幸咖啡官网发布收到纳斯达克交易所的退市通知

美国政府和财界对中概股已经满腹狐疑,但是真没有中概股的美国股市也很难称为全球资本市场的扛把子。为今之计,只有杀鸡儆猴、收紧监管,不能再让中概股中的害群之马割了美国韭菜。

处罚是必须的,没有悬念。至于力度究竟如何,还得看两场高潮戏的剧情趋势。

两大高潮不容错过

高潮戏可能有两处:其一,是集体诉讼进程;其二,是陆正耀及神州系大佬的命运。

集体诉讼是个大杀器,天价赔偿可能直接把瑞幸咖啡拖进破产清算。

更重要的是,有这个巨雷埋着,谁敢做接盘侠?

▲6月26日瑞幸咖啡收盘价为1.38美元

据业内人士粗略估计,瑞幸咖啡面临的索赔额度将高达112亿美元,6月26日收盘时瑞幸的市值仅3.47亿美元。这时候冲出来充大侠的,肯定是大脑进水、小脑养鱼的角色。

盘一盘,好像江湖上没有这样的人物。——什么?当年孙宏斌救乐视?呵呵,孙老师都哭了,难道还有如来佛吗?

陆正耀、钱治亚的结局,是第二大高潮悬念。

从2月份浑水做空以来,瑞幸管理层核心的路线是很清楚的,能不认就不认,被实锤了就挤牙膏式的认一点算一点。

4月2日推出了替罪羊COO刘剑,无奈锅太大,一个拿着10年期权的高级打工仔怎么背得起?刘剑背不起,也没人背得起——连钱治亚在“自曝”后也早已迅速淡出。

▲2019年5月17日,瑞幸咖啡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图/网络)

此后瑞幸内部一系列内斗,发生在陆正耀的神州嫡系VS邵孝恒派的外部董事之争,相当曲折。

表面看,老陆嫡系的郭瑾代理CEO还能撑住台面。但是,老陆原计划在7月5日特别股东大会清洗外部股东邵孝恒、董事会大换血的计划受挫。

董事会公告表示将于7月2日召开董事会会议,决定要求陆正耀辞去董事和董事长职务。如果按照这个节奏,神州系实控瑞幸的局面被打破,那么陆正耀和他的人马将会面对非常不利的处境。

你老陆是第一大股东又如何?没有铁杆管理团队的层层保护,这个天大的锅不就得第一大股东来背吗?

从周边情况看,老陆的形势也相当不妙。

6月21日,彭博社消息称,瑞士信贷牵头的贷款人赢得一项法庭指令,要求清算陆正耀家族旗下的两家基金,以偿还3.241亿美元债务。

陆正耀的“钱袋子”已经被盯住了。这对一个商人而言,是非常危险的兆头。商战、商战,资金就是子弹。钱没了,退路也没了,自由可能也到头了。这是很现实的问题。

有反转才算高潮

高潮戏和桥段的最大区别就是有反转的可能。在破产清算的大结局出现前,瑞幸还没有走到绝境。

集体诉讼确实是大杀器,可是多数走不到头。获得巨额赔偿的审判结果看上去很爽,但是真能拿到手的寥寥无几。

瑞幸咖啡是典型的轻资产运作,大部分咖啡机是租来的,店面也是租来的,破产清算后连渣都没多少。所以官司打到头,把瑞幸逼破产了,对起诉方也不是最好的结果。

因此,按照过往的经验,此类集体诉讼多以庭外和解告终,而瑞幸咖啡的赔偿方案就是这一高潮戏的“戏眼”。

其实,5月底到6月初的暴涨很可能就是降低诉讼压力的前期铺垫。让一部分潜在的起诉人在股市上出逃,算是一种诚意的展示,也对后期诉讼压力缓解有作用。

▲瑞幸咖啡门店(图/图虫创意)

瑞幸咖啡目前的预案应该是尽量把集体诉讼的和解代价控制到尚能接受的程度,以实现退市后的私有化,引入新的资本方进入收拾残局,继续企业经营,这可能是理论上的“大团圆”结局。

如果说瑞幸咖啡的企业前途还有理论上的“Good end”,那么陆正耀们的前途可能很难乐观。只有糟糕和极糟糕两种可能。先看看瑞幸的“前辈”安然公司的人物结局,那是极糟糕的结果。

2001年因财务造假,“世界500强”的安然公司同样经历了做空、暴跌、监管部门调查,最后退市破产,还把顶级会计事务所的安达信拖死,震动全球。

事发5年之后的2006年,最后一位涉案高管迎来司法刑事审判的终点。美国休斯敦联邦地区法院在10月23日作出判决,安然公司前首席执行官杰弗里·斯基林因犯有欺诈、共谋、内部交易等一系列罪行被判处24年4个月徒刑。

安然公司创始人、前董事长肯尼斯·莱当年7月心脏病死亡,在死神的帮助下逃过了面临最高达165年的监禁。此前已经有一批人因此案入狱,刑事审判把“最好的”留在了最后。

人进去了,钱也没了,斯基林的律师费等司法费用就达到了5400万美元,再加1.4亿美元的罚款,本来有6千万美元身家的斯基林成了名副其实的“负翁”。这就是安然巨头的结局。

▲2006年美国安然公司前CEO和律师一起离开法院(图/网络)

和斯基林、肯尼斯·莱这样美国商界响当当的人物相比,陆正耀、钱治亚算什么?

如果瑞幸咖啡也是以破产清算告终,投资人的损失都成了水漂,那么陆钱等人的结局只会更糟糕。这就是最糟糕的结局。

那么,稍好一点的可能是瑞幸私有化成功,各路苦主能够接受瑞幸的赔偿方案,那么来自美国司法系统压力或许能减轻一些。

但是,陆正耀们全身而退的可能性也不大,毕竟实锤造假很难洗白。就算人能退,资产身价也很难保全。各项司法费用,以及赔偿投资人巨额损失,他们是要大出血的。

所谓陆正耀家族240亿家产、钱治亚的120亿身价,神州系企业股价的水分被挤出后到底有多少干货,也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陆正耀们的人生前途,不大可能阳光灿烂。

结语:前途渺茫,当思来历

瑞幸咖啡的存续、陆正耀们的命运都维系于退市后的私有化成功,简而言之就是要出现新的资本方作为“接盘侠”。这在理论上确实有可能,理论和现实之间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拯救瑞幸的理由是什么?

正因为瑞幸咖啡是轻资产运作,她唯一有价值的就是品牌。瑞幸咖啡的品牌价值源于前期大量投入获客成本的营销行为,以及一系列事件带来的知名度。

两者都很难称得上美誉。连客户数量都可能是虚的——烧钱买来的客户有多少忠诚度呢?

与价值不高的品牌相比,接盘瑞幸咖啡的成本无论如何也不会低。承担它的高额罚款、赔偿,不可能是小数。

有这样的烧钱觉悟,干嘛不去自己打造一个咖啡品牌呢?反正模式是现成的,客户也是现成的,即便想要重复瑞幸咖啡的路径,也没有接盘这家企业的必要。

而且,这是一个被财务造假玷污的品牌,在资本市场上信誉度为负数。如果有心继续瑞幸的发展道路,那么后续大规模融资是必须的。瑞幸咖啡可疑的品牌信誉度显然是无法支撑的。

虽然很同情瑞幸咖啡目前4000多家门店中的3万员工,但是维持瑞幸咖啡未来生存的可能性真的不大。纯粹从经济利益的角度分析,想不出接盘侠会来自何方。唯一的希望是其他因素干预下,出现变数。

▲瑞幸咖啡门店(图/图虫创意)

时至今日,与其问前途,不如问来历。当潮水退去后,露出了贫瘠的沙滩。瑞幸咖啡的底色就是那么单薄,咖啡饮料的传统产业,没有不可复制的核心技术,没有真实的品牌底蕴。

这是一家只有故事和钱的企业,为什么会如此疯狂呢?

成立到IPO不到两年,创造了新的世界纪录。2018年亏损14亿,2019年Q2、Q3经“美化”的数据也分别亏损了7亿、5亿。即便如此,股价还在涨。

即便没有财务造假,狂热的投资者最终也将面对现实的惩罚。这不是为财务造假者辩白,任何情况下经营者财务造假都是重大失信。

当然,真相也不容忽视:瑞幸咖啡这样的企业,是一个畸形的资本时代造就的畸形产物,应该反省的不止是陆正耀和钱治亚。